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6章:或许……是弟弟呢?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20 2021-01-03 00:00:00

  她的嗅觉尤为敏锐,稍有家底之人都免不了附庸风雅一番,没有人不喜欢香,每个人对香的偏重不一样,便是同样的香,不同之人制作,或是不同的人使用,都会因为使用习惯而导致气息不同。

  这话,沈羲和可以对步疏林说,却不会对萧长赢道:“烈王殿下因何寻臣女?”

  随口问了一句,沈羲和转身看了墨玉一眼,墨玉拎着惊恐、绝望的玲珑退下。

  “郡主何必明知故问?”萧长赢抱臂斜靠在窗前,“有些东西,郡主该物归原主。”

  沈羲和似有寒雾缭绕般的溟濛眼眸闪现些许诧异:“臣女何时盗了他人之物?”

  萧长赢肃容道:“郡主,那些东西对你并无用处,若是落在心思不正之人手中,更是会酿成大祸,动摇朝纲。本王希望郡主能够将之归还,郡主的救命之恩,本王来日定会结草衔环。”

  “烈王殿下乃是君,臣女是臣,救殿下是本分,殿下无需挂怀。”只字不提萧长赢索要之物。

  “郡主,你可要三思。”萧长赢冷声道。

  沈羲和依然从容:“烈王殿下当真不用记挂当日臣女的随手而为。”

  时值正午,日头正盛,灼热的阳光从窗户洒落进来,打在萧长赢的背上,却衬得他的脸越发阴寒。

  沈羲和视若无睹,气定神闲,于无声之中透着理直气壮和令人咬牙切齿的有恃无恐。

  她当然有恃无恐,她是西北王的嫡女,轻易没有人敢对她动手,康王府不也是废了一枚苦心经营了十年的棋子,才让她遭了一场难?

  如今人还落在了她的手里,康王府纵使有圣上的偏宠,这一次也是捅了马蜂窝。

  萧长赢忽然唇角一点点舒展:“本王很是好奇。”

  沈羲和目光沉静,面色平淡,静待他的下文。

  “到底是哪位兄长得了郡主青睐?令郡主不顾病体也要奔波绕道而来,从我手中截获那些东西。”

  此刻,萧长赢不得不承认,沈羲和不是冲着他这个人而来,被追杀之时,隐隐察觉有诸多外力推波助澜。

  初见沈羲和,以为是沈岳山给他安排好的美人计,此刻方知,沈羲和的的确确如她所言,看不上他这个人,看上的是他深入扬州半年,折了一半精心养出来的暗卫,差点连命都搭上的证据。

  沈岳山素来不参合朝堂内斗,这份证据绝对不是沈岳山授意,最想要得到的无非是诸位皇子,或是自救或是施恩或是留着做把柄,牵连之广,没有人会不心动。

  他的母妃代理后宫,除了太子殿下,没有人比他更尊贵,追逐他之人犹如过江之鲫,十七年人生,第一次有人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还一再算计他!

  这次他奉皇命追查此事,却什么都没有带回去,必将让父皇大失所望。

  “或许……是弟弟呢?”沈羲和逗趣一句,也是委婉告诉他,东西的确已经拿走,并且送到他某位哥哥弟弟手中,不要再缠着她。

  萧长赢脸瞬间黑了:“郡主,好自为之。”

  言罢,他就纵身一跃,又从窗户消失了。

  “哎,为何这些人,都不爱走正门?”沈羲和幽幽一叹,待到龙脑香飘远,在风中散去。沈羲和眸光微沉,吩咐珍珠,“做好准备,接信王殿下的高招。”

  “郡主,您是说……”珍珠顿时面色一肃。

  “他们兄弟情同手足,也可以说烈王是信王的左膀右臂,烈王所为皆为信王铺路,我今日真正得罪的不是烈王。”沈羲和勾唇,“明着,他们自然不敢对我动手。暗地里……谁又知道呢?”

  自此,她算是和萧长卿两兄弟宣战了。

  尽管祐宁帝绝不会让沈岳山的女婿上位,可没有彻底撕破脸之前,拥有西北王的女儿,就相当于拥有军威,无论沈羲和嫁给谁,只要有心皇位,都会是萧长卿莫大的威胁。

  这样一来,早些抓住任何机会,将她除去才是上策。

  “莫远传回消息,信王殿下自信王妃被范家毒害之后,就去了法华寺为信王妃祈福三月。”珍珠思忖,“郡主是怀疑,信王殿下这只是个借口,人并不在法华寺?”

  沈羲和微愣,眨了眨眼:“不会,他一定在法华寺,要动手不需要他亲自来。”

  萧长卿这个人,沈羲和也不知该如何评价,但他对顾青栀的心是真的,端看他明知顾青栀是自杀,也顺着顾青栀铺的路,不惜违逆祐宁帝,也要范家陪葬就能窥出一二。

  ……

  京都,法华寺。

  佛香缭绕,诵经声长。

  萧长卿跪在蒲团上,血丝交织的眼瞳有些失神地盯着前方供奉的灵牌,灵牌上金色的字体肃穆而又周正:先室顾氏之位。

  他痴痴地看着,一身素缟,青茬短浅,看起来憔悴而又哀伤。

  没多久一抹笔挺的身影跪在他身后:“主子,九爷追到洛阳,无功而返。”

  萧长卿的双眸渐渐聚焦,他的声音黯哑粗糙仿佛许久未说过话:“杀。”

  “诺。”这抹身影悄无声息离开。

  萧长卿从袖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轻轻掀开,里面是个两指宽半指长的小灵牌,上面簪花小楷写着四个字:亡妻青青。

  灵牌上方穿了一根黑色的锦绳,他将灵牌握在掌心,小心而又温柔:“你说在你母亲闭上眼的那一刻,你的心就随她而去;你可知,你在我怀里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也带走了我的心?”

  说着,他的眼眶也有水光闪动:“我知晓,你不信我,不信我会为你违背父命,不信我会为你抵抗圣意。你从不曾给我机会,去证明……”

  一滴泪跌出眼眶,他缓缓绽出一抹苦涩自嘲的笑:“你想我活着,想我撕碎冰冷的皇权,想我搅得所有人不得安宁。既然这是你最后的期望,我定会让你得偿所愿,以安你在天之灵。”

  擦去泪痕,收敛情绪,萧长卿眼底似乌云浓浓翻滚,将盒中的灵牌取出,郑重地挂在了脖子上,让它垂在自己的心口。

锦凰

萧长卿黑化了,我第一次写这种有些变态的男配,嗷嗷嗷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