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4章:醉花香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5 2021-01-02 00:00:00

  “好,好,好一个沈羲和!”萧长赢侧首沉声吩咐,“给本王备马!”

  “殿下您现下不宜骑马……”想要规劝的下属感觉到萧长赢投来的锐利目光,立刻改口道,“郡主才方启程,属下准备马车,定然能够追得上。”

  而沈羲和的马车才刚刚上了官道,她便吩咐莫远:“烈王殿下定然会追上来,纵使他无凭无据,也必然是要借故纠缠不休,你带着人接着往前,让珍珠与墨玉随我绕道,我们在京郊外汇合。”

  “郡主……”

  “莫远,我只要听话的人。”不容莫远反驳,沈羲和便轻轻的扔下一句话。

  莫远立刻乖乖地带着其他人走了。

  “郡主,我们当真是绕小路而行么?”望着不敢反驳沈羲和的莫远带着大队人马走上官道,珍珠觉得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郡主似乎有什么事故意撇下莫远。

  拢了拢披在肩膀上的披风,沈羲和的声音轻柔婉转:“珍珠,你说我这身子骨,能有多少年的活头?”

  “郡主,您莫要胡思乱想,您的身子也就比常人稍弱,婢子听闻京都的贵女们个个娇弱,以之为美。”珍珠急切地安抚沈羲和。

  沈羲和自小多愁善感,便是因为这从娘胎带出来的先天体弱。

  “慌什么,我自个儿的身子我自个儿知晓。”

  这时候恰好竹林一股风吹来,沈羲和的罗裙披风都随风飞舞,就连一头简单挽起的青丝也摇摆出阵阵清香,她看似单薄纤细的身子却站得很稳,如扎根在土里的翠竹,坚韧无比。

  “我们先去洛阳。”沈羲和平缓的吸了一口气,似乎竹林的风中带来的清新之气令她很舒适。

  “为何要去洛阳?”珍珠不解,虽然也顺道,但他们原路是绕开了洛阳,直达京都。

  “去了你便知。”

  沈羲和不欲多言,珍珠也不敢多问,郡主现在不喜欢刨根问底之人。

  沈羲和的身子骨不好,尽管有珍珠照顾,到达洛阳的时候也已经是半月之后。

  到了洛阳府伊阳县,找了间最好的客栈落脚,却没有想到很是巧合,遇上了步疏林。

  “郡主对我所赠,可满意?”步疏林直接走到沈羲和的雅间,自来熟挨着沈羲和坐下。

  沈羲和面无表情起身,她差一点翘了蹬脚,幸好步疏林武艺不俗,稳住了身子。

  看着挪到另一边的沈羲和,步疏林一脚踩上长凳的另一端:“郡主可真是翻脸无情。”

  “若非有我,你只怕难逃谋刺皇子之罪。”

  步疏林说的还情,指的就是萧长赢辛苦得来的证据,步疏林是追着萧长赢到了长沙郡。

  她的目的也是让那份证据不落入萧长赢的手里,至于深意,沈羲和不想深究。

  当日步疏林未带人,贸然现身救萧长赢,她是绝不可能不暴露,当时可是有多方势力参与。

  沈羲和的出现,带了一队西北强兵,才让这些人偃旗息鼓。

  换了步疏林,只有死路一条!

  瞥了惊呆的步疏林一眼,沈羲和慢条斯理道:“故而,不是你还了我恩情,而是我救了你一命,同时帮了你一个忙,如此一算,你欠我两个人情一条命。”

  什么也没做,就欠下两个人情和一条命的步疏林:……

  “喝杯水,压压惊。”沈羲和递了一杯水给步疏林。

  被沈羲和强盗逻辑惊得没有回过神的步疏林端起来一饮而尽。

  “水里有毒。”

  握着空杯子的步疏林:……

  咽了咽口水,步疏林将信将疑:“莫要说笑……”

  沈羲和又倒了一杯水推给她:“解药。”

  步疏林忙不迭端起来喝了,还不等她放下杯子,沈羲和的声音幽幽传来:“杯上有毒。”

  步疏林:……

  心脏有点受不住,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绝美少女,比那狰狞罗刹还要可怖。

  捕捉到步疏林眼底一丝惧意,沈羲和又倒了一杯水:“还是解药。”

  这次步疏林盯着微微晃动的茶水,迟迟未动。

  “只是解药。”

  步疏林盯了沈羲和一瞬,才默默端起杯子,一闭眼喝了!

  待她将杯子重重搁在桌上之后,沈羲和才轻声问:“可有察觉四肢乏力?”

  当下运气的步疏林瞳孔一缩,绵软地抬起手指虚虚指着沈羲和:“……”

  沈羲和的眸子一转,流光生辉,视线落在旁边白烟袅袅的香炉上。

  乳钉纹豆形嵌铜琉璃香炉,亮丽有光,蕴敛精致,这等金贵之物,不可能是客栈提供。

  看着晕乎乎的步疏林,沈羲和声音清婉温柔:“早与你说过,晚玉女儿香,你却偏不改。只当我是早就知晓,那日故弄玄虚?寻常人的确闻不到,可我非寻常人。你靠近我,我便能闻到,越近就越浓,我察觉到你靠近,就为你换了香料。”

  醉花,是一种极美的花,其味道香甜,但活物吸入必然昏昏沉沉。

  她和珍珠身上有其他香囊提神冲克醉花香,自然无事。

  砰地一声,步疏林倒在了桌之上,却并没有闭上眼睛,惺忪而又不甘地盯着沈羲和。

  “珍珠。”沈羲和唤了一声。

  珍珠将腰间的香囊取下放到步疏林鼻息间,又将香炉内的香灭掉。

  清凉的气息从香囊里飘出,步疏林用尽全力去吸,丝丝缕缕冲入大脑,让她渐渐恢复了清明和力道。

  “传闻娇弱纯善的昭宁郡主,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好半晌恢复过来,步疏林立刻坐到沈羲和对面,并且多了一丝警惕。

  “彼此彼此。”沈羲和不欲与她闲话,“说吧,你为何而来。”

  “昭宁郡主可真是伤人。”步疏林捂着心口,作伤心欲绝状,“我可真是捧了一颗真心来寻你。”

  沈羲和黑曜石般的眼珠一转,无波无澜的双瞳锁住步疏林。

  步疏林眉心一跳,连忙抬手:“别别别……我是来送礼,送礼……”

  说完,立刻拍了拍手,窗户被推开,一个人被扔了进来,滚了一圈,散开的发丝下,露出了正脸。

  珍珠眸光一寒:“玲珑!”

锦凰

醉花是一种生长在国外的木菊花,香气清甜却醉活物,和迷药有一拼。   唐朝的时候万邦来贺,大量番邦香料涌入,香道也是在那时候开始高速发展,宋朝达到鼎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