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5章:宫中来使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5 2020-12-29 00:00:00

  沈羲和在临湘县休养了半个月,这期间听闻她落江的祐宁帝,派来了内侍慰问。

  “郡主,那人又作妖了。”紫玉气呼呼跑进来,规规矩矩行了礼,开口就告状。

  沈羲和正在观赏这株仙人绦,这半个月来,她每日都要观赏片刻,对仙人绦的气息格外迷恋,但却没有妄动此物。

  此物记载不过寥寥几笔,产地、形状、颜色。

  除此以外,再无人知晓,许多人恐怕听都不曾听闻过此物。

  沈羲和用玉匣子放置了半个月,也不见它有丝毫枯萎之态,依然翠绿欲滴。

  紫玉话音刚落,珍珠带着碧玉和红玉也跟着进来,齐齐向沈羲和行了礼。

  抬眼,看着四个丫鬟,珍珠一袭白裙,紫玉等人穿着与她们名字相同的颜色裙裾,身上绣着同样的兰花,或秀美或娇俏或清秀,各具特色,看着也叫人赏心悦目。

  经过这段时间的仔细考察,这几个丫鬟都是真心向着她。

  “他又做了何事儿?”沈羲和平声随口一问。

  紫玉口中的那人是指祐宁帝派来的内侍,在内侍省还是正经的五品,是有脸面的宦官。

  来了这里已经五日,除了第一日带着口谕来问候沈羲和,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请安过,倒是每日派人崔一道沈羲和启程。

  他自个儿这几日过得极其滋润,每日应酬临湘县官员富商,收的钱财只怕都超过了他一辈子的积蓄。

  “婢子见他拽着一个姑娘回院子。”紫玉一脸愤恨,“一个阉人,还想糟蹋姑娘,他……”

  “紫玉。”珍珠及时出声打断她,这等腌臜话也能当着郡主的面说?

  这宦官是奉皇命来问候郡主,而后亲自护送郡主入京都,拿着鸡毛当令箭,自以为自己是钦差,偏生这里就是无人敢动他。

  “去看看。”沈羲和面色平淡。

  金丝勾勒宝相花纹孔雀蓝十二仙裙高束,身形修长,体态婀娜。

  晕染水点桃花水蓝罗纱披帛侧搭于肩,随风而动,飘逸洒脱。

  腰间珠玉佩环,行则有声,悦耳动听。

  珍珠等人跟在沈羲和身后,紫玉早已露出了痴迷的目光。

  自从郡主被救回来之后,当真是仪态万千,行动间自然如行云流水,随时可以定格入画,美得像她梦中的仙女儿。

  这等神仙妃子般的人物,立在黄得贵面前,饶是他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也忍不住醉了眼。

  “奴婢请郡主安,郡主有吩咐着人传奴婢便是,劳动郡主,奴婢该死。”黄得贵假模假样打了两下自己的脸。

  沈羲和淡淡扫了一眼,躬身在自己面前的内侍,衣衫不整,目光越过他看到他身后打开的房门,一个脸上挂着泪痕,紧抓着衣衫,从门扉后探出半边脸的清秀姑娘。

  一看就是良家女子。

  她的眼神微起波澜,玉珠相击般清脆婉转的声音淡淡响起:“黄中寺,你可知……上一个让我亲自去寻的下人,现在何处?”

  “郡主……”黄得贵眉心一跳,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他是奉命来护送沈羲和,是陛下的使臣,沈羲和不敢动他,语气散漫,“郡主息怒,是奴婢怠慢,待回了京都,奴婢定会向陛下请罪。”

  “墨玉。”沈羲和轻轻唤了一声。

  黄得贵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黑影一闪,他只觉得胸口一疼,就仰头栽倒在地,还不等他反应,就被踢了一脚翻过身,双手瞬间被束缚。

  这时候他随行的两个小太监从外面冲进来,眼见着一个黑衣劲装的姑娘押着黄得贵跪在地上,对上云淡风轻立在院子里的沈羲和,在沈羲和视线淡淡扫过来之时,鬼使神差垂下头。

  “郡主,奴婢是陛下派来的随使,便是有不妥,郡主也……”

  “聒噪。”

  沈羲和话一落,冷着脸的墨玉就一把卸了他的下颚。

  耳边清静了,沈羲和才吩咐:“碧玉,将这姑娘送走,该敲打的人好好敲打;珍珠,吩咐莫远启程;红玉,把这两人和黄中寺一起绑了。”

  次日一早,沈羲和启程离开临湘县,这次改走陆路。

  “喀喀喀……”沈羲和身体实在是太弱,将养了半个月,才行半日路,就受不住开始气喘咳嗽。

  “郡主,他不肯进食,还说……”紫玉给黄得贵送了干粮,回来又气了,“还说,郡主今日的赏赐,他定然铭记于心。”

  躺在马车最里面,靠在珍珠怀里的沈羲和,闭着眼睛喝完了药,才睁开眼。

  她的眼灵透得像沐浴着仙灵之气的黑曜石,泛着水晶般剔透的光泽,又似飘着一缕从山峦弥漫的薄雾,让清澈的眸子变得看不透。

  只是轻轻一转,珍珠就会意,掀开了车帘子。

  四方的小窗透出外面些许景物,沈羲和就道:“这不是官道。”

  “什么?”紫玉几人皆是一惊。

  她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沈羲和身边,大部分时间在西北,也就这一次陪着沈羲和去了一趟舅家,领路的是沈岳山特意派给沈羲和的亲兵莫远,莫远一家老小都在西北。

  便是出了玲珑的事情,她们也没有怀疑过莫远。

  “我去找他问清楚,放着平坦的官道不走,非要走这崎岖的山路,这不是故意折腾郡主?”紫玉完全把黄得贵的事情先丢在一边,转身就要下马车。

  却被碧玉一把拽住:“平日里让你长点脑子,你总是不听,莫远现在是郡主的人,能够让他越过郡主,命令他的只有王爷。”

  “王爷怎么舍得折腾郡主?”在他们眼里,郡主就是王爷的眼珠子。

  “阿爹,自有阿爹的安排。”沈羲和微微坐起身,“扶我下去走走。”

  沈羲和刚刚下了马车,前面巡视的莫远就大步而来,对沈羲和躬身道:“郡主,前面有个小村庄,郡主大病未愈,不宜再行路,今日便在村子里歇息一宿,明日再出发可否?”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属下已经着人打听,村子有富户所建的庄子,这便派人去交涉。”

锦凰

太监和奴仆在古代都是自称“奴婢”,“奴才”一词是清朝才有,而且是满人大臣才能对皇族这样称呼,汉臣还没有这个资格。   “中寺”是对宦官使臣的一种称呼,如果这个宦官权力比较大则称为“中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