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决定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8 2020-11-30 22:45:44

  朝歌这么一说,清欢才想起来,这莫芸来的时候阵仗可不小啊。

  外面的马车都堆了好几辆了,这小镇拢共就那么点地方,一有点什么事早就传开了。

  她有些无奈的说道:“原来还想低调点的呢。”

  天衡子摸了摸鼻子:“无事,明日我们也就走了。”

  清欢点点头:“那知观要同你师妹去说一下吗?”

  “好。”天衡子知道清欢指的是什么事,略微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

  “那知观快去快回吧。”清欢冲着天衡子眨眨眼睛,这是连饭都不让他吃就直接先去找莫芸了。

  天衡子有些无奈的站起身:“那好吧。”

  最后莫芸做的那些素菜都被清欢丢掉了,她不吃,天衡子也不许吃。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斤斤计较。

  “芸儿,是我。”天衡子叩开莫芸的房门。

  此刻莫芸正在房间里想着如何整清欢呢,没想到倒是先迎来了天衡子。

  她惊喜的打开门:“师兄,你怎么来了?”

  天衡子也不打算进去同她说,清欢的醋劲还是很大的。

  若是让她知道自己和莫芸又共处一室了,表面上不说,心里还指不定有多生气呢。

  而他……不想让清欢生气。

  莫芸显然没有领会到这一层:“师兄,快进来坐吧。”

  天衡子摇摇头:“我还有事,我只是来问你一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莫芸咬咬嘴唇:“我上了山以后,听说清……嫂夫人同师兄置气,独自跑下了山,师兄担心嫂夫人的安危便带着弟子下去找她,没想到路遇一鬼城,不仅伤了师兄,而且还有小弟子为此牺牲了。”

  “我担心师兄的安危,便一路打听找了过来。”说到这里,莫芸顿了顿,怕天衡子不高兴,还解释道:“至于那些侍卫,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不会拖累我们的行程的,皇帝哥哥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才给我派了这些侍卫守着我,我本也是不想带他们来的。”

  天衡子对莫芸同皇帝的亲昵显的并不意外,只是他本意也不想同皇室有太多的牵扯的。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那皇帝之所以对莫芸百般宠溺也绝非喜欢她这么简单。

  上清宫在一众道观中本就有非同凡响的号召力,如今又出了清欢的事,众人都巴不得同上清宫交好呢。

  莫芸是天衡子的小师妹,更是天衡子师尊的女儿,一度是所有人心里最佳的道侣人选。

  可皇帝也定然是想接着上清宫的势力巩固自己的政权,所以其实对天衡子来说,有没有莫芸,都是无法撼动他在朝廷之中的地位的。

  只是有了莫芸,一切都会变的更加顺理成章罢了。

  天衡子点头:“如今你已是大人了,很多事确实可以自己做主,但我还是你的师兄,有些事,我还是能说得的。”

  莫芸不知道天衡子要做什么:“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天衡子眉眼沉沉:“明日你就回一趟上清宫,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师尊,你必须亲手交给他,除了你,我不放心其他人。”

  天衡子这句话可算是说到莫芸的心坎上去了,对于莫芸来说,天衡子的肯定就是于她最好的良药。

  “可是师兄……我还是……”莫芸欲言又止的看着天衡子:“不知师兄的伤如何了?”

  天衡子摇摇头:“本就不是什么大伤,调息了两日已经好了。”

  莫芸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她不知道天衡子接下来的计划,所以天衡子还是很好打发她的。

  “可是师兄,我不想走。”

  莫芸出乎意料的坚定:“你定然是要去清霞镇的对不对?”

  天衡子有些头疼:“你要做什么?”

  莫芸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吗?人间有难你定会前去支援,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而且这里是离清霞镇最近的一个小镇了,师兄你会选择在这里落脚,定然也存了几分心思在里面的。”

  这话可是冤枉天衡子了,所有的行程都是朝歌安排的,天衡子还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师兄,不要抛下芸儿好不好?芸儿不会给师兄添乱的。”莫芸实在是有着一把好演技。

  看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是个男人都难以把持的住。

  可天衡子偏偏不是个一般的男人。

  想想清欢的眼神,天衡子就越发觉得不能让莫芸跟着他们。

  “长兄如父,我虽非你亲生兄长,但也是你的师兄,有些事你自然是要听我的,我不让你跟,你就不能跟。”天衡子放冷了语气,颇有几分上清宫那个严肃刻板的知观的样子。

  莫芸向来是最怕这样的天衡子的。

  “师兄,我知道你是怕我受伤,但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就连我爹都夸我道术有进步。”莫芸连忙将她父亲搬了出来,从小到大,只要天衡子不依她的事,搬出她的父亲来基本都能成。

  “而且这次也是我爹答应让我出来的。”莫芸着急的说道:“我爹定然是觉得我可以了,才会让我下山的。”

  天衡子不欲同她多做纠缠:“明日一早你就走吧,清欢睡的晚,你莫要来敲门,免的扰了她睡意。”

  这话落到了莫芸的耳朵里无疑是一锤重击。

  她的师兄……何时这么关心过一个人了?

  不过是个妖女罢了,凭什么让她师兄如此上心?

  一时间,嫉妒和仇恨占据了莫芸的心。

  “你若是跟着我,我也自然有办法将你们送回去。”

  再不济还有朝歌在呢,随便布一个幻境他们就动弹不得了。

  天衡子说完就走了,徒留莫芸一个人留在原地咬碎了银牙。

  总有一天,她要杀了清欢,以泄心头之恨。

  清欢一开始还想着天衡子可能还要再花上些时间,刚准备和朝歌一起动筷天衡子就下来了。

  “知观,你怎么这么快就解决了呀。”清欢一个箭步冲到天衡子身边,圈上他的手臂:“芸儿她怎么说了?”

  天衡子安抚道:“她自然是愿意的。”

  

竹上弦

恭喜天衡子、朝歌、掌柜达成一级鉴茶达人称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