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偷窥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2 2020-11-29 23:37:14

  “不必了,我在路上用过了。”莫芸摇摇头。

  这里这么破旧,要不是师兄在里面她都不可能踏进来,还让她在里面用膳?

  这里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吗?

  也不知道后面的厨房到底有多脏,蟑螂啊苍蝇啊还有老鼠啊……

  莫芸想想就觉得恶心。

  “唉,我曾听知观提起过你,说你们向来兄妹情深,你这一路找来定然没有少担心知观,怎么可能有心思用膳呢?”清欢宛如一个贤良的妇人,一本正经的劝道。

  莫芸笑了笑:“路上来的时候嬷嬷怕我不吃东西,所以给我准备了不少膳点,我还放在车上没怎么用过呢,浪费了也不好。”

  “原来是这样。”清欢了然的点点头:“那你这一路过来估计这膳点也该凉了,小二,还不快拿了去给这位姑娘热热?”

  “是。”小二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而跟在莫芸身后的侍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天衡子发了话:“莫芸,清欢说的对,饭总该要趁热吃,这家客栈虽然简陋,但还是很干净的。”

  莫芸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师兄。”

  清欢揉了揉手臂:“这里的床特别硬,我睡着都不舒服,昨日要不是知观把马车上的锦被给我抱了下来垫身子,我只怕都睡不着,你我同为女子,你又是知观的小师妹,我自然不能亏待于你,今日我也没带什么东西在身边,这见面礼就下次给你了。”

  清欢顿了顿:“你也是身娇肉贵娇养出来的,也不是我赶人,只是这地方实在不适合你住。”

  现在清欢开始觉得朝歌真的是很有先见之明了。

  莫芸脸上的笑已经快绷不住了:“我自小在上清宫长大,在宫里的待遇同众师兄弟一般无二,只是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并无大碍,我不是那么娇气的人,嫂夫人就放心吧。”

  清欢点点头:“那好吧。”

  莫芸无意间看到了清欢脖子上的吻痕,心里一痛,这个贱女人!早晚有一天她要把她给弄死!

  看她还敢怎么勾引师兄!!

  想到这里,莫芸笑的愈发温婉:“嫂夫人不用为我担心了,芸儿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清欢也不是真的想照顾莫芸,她只是客气客气罢了。

  “那就好。”清欢转过头对着天衡子撒娇:“知观,我的腰好酸呀……”

  天衡子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温柔:“回去我帮你揉揉?”

  清欢迟疑了一下:“可是你师妹初来乍到,定然有很多话想同你说……”

  莫芸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多说:“嫂夫人想多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

  清欢点头:“那我和知观就先上去了,你照顾好自己哦。”

  莫芸还能说什么,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清欢说完就和天衡子上楼了。

  他们的房间已经被小二收拾过了,窗户也被打开了,那股黏腻的气息也已经散了。

  清欢脸顿时红了,她幽怨的看了天衡子一眼:“都怪你。”

  天衡子摸摸鼻子:“嗯,都怪我。”

  “我腰酸,你给我揉揉。”清欢可怜兮兮的看着天衡子:“这里,酸!”

  “你躺好。”天衡子指了指床榻:“我给你揉揉。”

  清欢被天衡子舒适的力道揉的很舒服,她享受的眯起眼睛:“知观…你好厉害呀。”

  门口莫芸手里正端着一盘补品,听到清欢的声音,眼里露出怨毒的神色。

  贱女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敲门:“师兄。”

  天衡子皱起眉:“怎么了?”

  莫芸扯出一个笑:“师兄,嫂夫人,我给你们准备了一点吃的。”

  清欢直起身,拉了拉天衡子的袖子:“知观,我去开门吧。”

  今天的清欢格外的殷勤,天衡子自然知道她为何一下子就如此热切:“好。”

  “那就多谢小师妹了。”清欢接过莫芸手里的吃的:“知观他昨晚有些累了,所以就先休息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哦。”

  看看,多么体贴的女子呀。

  清欢自己都被感动了。

  莫芸面上的笑都要绷不住了:“好。”

  清欢关上门,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想了想又觉得不过瘾,便打开了盖子,直接把一碗汤都倒到了花盆里。

  这汤做的格外精致,一看就知道不是这里能做出来的。

  天衡子看着清欢赌气一般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了?”

  清欢狠狠的瞪了天衡子一眼,气呼呼的说道:“以后你不许吃别的女人的东西,连多看一眼都不行,还有那个莫芸,我不喜欢她,特别特别特别不喜欢她!”

  天衡子失笑:“我也不喜欢她。”

  清欢的心情很奇妙的被天衡子这一句话抚平了。

  她蹭到天衡子身边:“知观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做甚?”

  “那就好。”清欢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是个善茬,心里一定偷偷念着你呢。”

  天衡子看着清欢的眉眼:“你若是不喜欢,我让她回山上可好?”

  清欢本想应一声好,但想想这个女人又是皇帝的干妹妹,又是知观师傅的亲女儿,要是知观真的为了自己得罪了她……

  她倒也不是怕,只是现在他们是在人间,很多事情都要仰仗这位皇帝做事呢。

  也不知道这皇帝和莫芸的关系怎么样,要也是个黑白不分的那就遭了。

  天衡子见清欢这一会儿的纠结,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温柔的大手摸上清欢的小脑袋:“我还不至于连一个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

  清欢鼻子一酸。

  他说自己是他喜欢的人。

  “知观……”清欢将自己埋入天衡子的怀里:“知观,我也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

  天衡子将清欢抱的越发的紧,下巴嗑在她的头上,轻轻的应了一声。

  如此温馨的一幕,落在门外的莫芸眼里却格外的刺眼,于此同时,她的脸色越发的幽暗。

  临走之前她的父亲给了她两张偷窥用的符……这两张符,都用在了看天衡子和清欢身上。

  

竹上弦

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