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坐怀不乱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22 2020-11-28 22:36:01

  此地风景确实不错,清欢看了也甚是满意。

  两人逛了半天就准备回去了,只是清欢下午睡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因此这个时候她的精力还是十分充足的。

  “知观,清霞镇里的那些到底都是什么东西啊,你就一定非去不可吗?”清欢有些不解,那些黑气就是连她都打不过……

  若是她龙身尚在的时候到还不用害怕这些,可现在这个时候毕竟不是她真正生活的年代,哪怕她的灵力都已经恢复了,但要是真打起来还是会有一定的限制的。

  况且之前他们出来的时候本就比较艰难,而且还折掉了一个小童,这次虽然有了朝歌,但朝歌也不可能动用太大的灵力,若是为此惊动了天界,那他自己的好日子都到头了。

  天衡子自然不可能告诉清欢自己是去找自己丢失的另一半记忆的:“如今那镇里尚有封印在,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有一天那封印没有了呢?现在那封印已经有些松动了,只是溜出来的一部分就已经恐怖如斯,谁知道那下面到底还藏了什么东西。”

  那里的东西确实难弄,就是他自己也不一定有十全十的把握拿回自己的记忆……

  与其就这么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到还有可能搏上一搏。

  反正有朝歌在,至少命是一定能保住的。

  而他此去的结果只有两个,拿回记忆,和清欢在一起,拿不回记忆,很有可能失去清欢。

  “我不想让知观去冒这个风险。”清欢还以为天衡子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解救这天下的苍生。

  天衡子摇摇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作为上清宫的知观,济世救人本就是我的本份,若事事都纠结值不值得……”

  话说到此,该懂的自然都懂。

  清欢低低的应了一声。

  其实她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她只希望天衡子能平平安安的和她在一起,她不想他去做什么大英雄,大救主,可他不能。

  在天界,他是战神止辞,挥万军之师,退百万之敌,护一方安宁。

  在人间,他是上清宫的知观天衡子,潜修道术,济世救人,护天下百姓。

  可在她面前,他可以什么都不用是,他只要是他自己…那就好了。

  “那好吧。”清欢最后还是妥协了。

  她不想拖住天衡子的脚步。

  她也不能做那个阻挡他的女人,他若是想做什么,她自然也是要全力支持的。

  天衡子在心里轻轻的说了一声抱歉:“我们先回去吧,明日一早还要出发。”

  下一个城镇离这里很远,所以明日他们天一亮就要出发,除非清欢愿意露宿在山林里,不然她就只能选择早起。

  还好接下来的路都是大路,路上没有那么多坑坑洼洼的陷阱,清欢一路上倒也睡的安稳,在加上车上有吃的东西,清欢心里还是蛮开心的。

  如果除去她对天衡子的担忧的话。

  “可算是到了。”

  这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了,朝歌一路上还暗暗的施法加快了脚程,生怕到的晚了。

  “这就是你准备的客栈吗?”清欢坐了一天的马车有些累了,看着眼前这家比清霞镇还要简陋的客栈咂舌。

  朝歌摸了摸鼻子:“这里很穷,能有这样的客栈住已经不错了,总比你连睡的地方都没有好,而且反正明日就出发去清霞镇了,你凑合凑合睡吧。”

  清欢看着这个破的连门都有点缺角漏风的客栈略有些迟疑…这朝歌……不会是没钱了吧!

  没钱的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让清欢出钱是不可能的,虽然她刚刚在陈家敲了一笔巨款。

  说到这个,清欢后来后悔了很久。

  她对人间毕竟不熟悉,因此也不知道人间还有“报酬”这个东西,她只知道买东西、住客栈、吃饭要花钱,但却不知道这钱从何来,甚至不知道这江湖上还有专门收钱杀人的杀手、收钱去降妖除魔的大师、路上骗钱的算命先生。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能有多赚钱。

  要是她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一早就在当初陈大河找上门来的时候一口答应,然后狠狠的敲上一笔钱了。

  反正除妖啊什么的她也不害怕。

  更何况她还有天衡子在。

  唉,可惜往事不能重来啊。

  后来还是那个陈大河自己良心发现,觉得对不起天衡子和清欢,所以主动给了他们一笔巨额的赔款。

  但尽管如此,清欢还是觉得自己亏了。

  你看这个陈大河这么有钱,这么一点赔款对他来说能算什么呢?

  唉。

  清欢虽然很嫌弃这个客栈,但最后还是住了下来。

  幸好这个客栈看上去不大,而且还很破,但里面收拾的还挺干净,这给清欢的印象稍微好了点。

  “热水准备好了吗?”

  朝歌也是第一次赶这么久的路,所以他一早就让随从独自骑着马快马加鞭赶来了这家客栈,让他们先把热水和饭菜都准备好,他们一到就可以洗漱用膳了。

  天衡子和朝歌比这里简陋的地方都住过,所以面对客栈的硬板床自然是无所谓的。

  可清欢到底是个女子,又养的娇,鞋子稍微硬一点都能把她的脚给硌红,更遑论这里的床了。

  最后天衡子都睡着了,清欢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被子也是粗布做的,略有些粗糙,再加上这硬硬的床板,清欢是怎么睡都怎么不舒服。

  清欢和天衡子睡在一处,她睡不着,天衡子自然也被她吵着了。

  毕竟是坐了一天的马车,连午膳都是在马车上吃的,天衡子如今又还是肉体凡胎,自然是有些累的。

  被清欢这么一吵,索性就翻了个身一把将她抱到怀里,然后附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道:“怎么了?”

  天衡子的声音还有几分沙哑,温热的气息打在清欢的耳朵旁边,清欢听的脸都红了,这个男人怎么能连声音都这么性感?

  “嗯?”

  见清欢没有反应,天衡子又问道。

  你居然勾引我!!!

  清欢咬牙,不行,今天不适合,她一定要坐怀不乱,坐怀不乱。

  

竹上弦

对不起,又没有加更,我今天睡了一个下午哈哈哈哈哈,主要还是太忙了,然后又没人催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