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出发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16 2020-11-26 23:41:10

  “……”天衡子一时无语,罢了。

  “知观,我想……”清欢纠结的扯着自己的衣角,扭捏的说道:“我想…”

  “你想做什么?”天衡子翻身下床,时辰也差不多了。

  清欢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这种事怎么能让她一个女人先开口呢?显的她有多饥渴似的。

  虽然事实也是她主动多一些。

  “走吧。”

  看着清欢还呆在床上发愣,那个小模样实在令人发笑,天衡子强行按捺住心里的笑意:“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若是再不出发,等我们到清霞镇估计都要明日晚上了。”

  “好吧。”清欢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然后伸了个懒腰。

  唉,这可能就是有苦说不出吧。

  不过算了算了,他们之间呀,来日方长。

  收拾了一番出去的时候,魇神看到他们现在出来了竟还有几分奇怪:“今日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清欢脸红了红:“这不是晚些要出去了吗?还不是为了加快行程我这才起那么早的。”

  魇神虽是天界正神,但如今尚未回到天上,又是瞒着天界留在人间的,一旦离开了自己的地盘,对于法术的使用便有诸多的限制,而且他还不能上祥云,也不能御剑而行,万一叫天界的人看见了只怕就不好收场了。

  其实这事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清欢和天衡子的事注定了只要是他们在的场合,基本就碰不到天界的人。

  虽说凡事都有例外,但就天界的办事能力而言,这种例外发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所以清欢相对还是比较放心的,但凡事毕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要是真碰上了天界那种刚刚飞升,什么都不懂的散仙,无端惹来什么祸端,那确实也是得不偿失。

  魇神听了清欢的话,无奈的耸肩:“可是我们接下来要去的一个城镇…再晚上一个时辰到那边都没事,反正到了那里住一晚上,再出发也是第二日的事了。”

  清欢:“……”

  你他喵的怎么不早说??

  清欢恨恨的看了魇神一眼。

  魇神摸了摸鼻子:你也没问啊…

  “你什么时候换的面具?”清欢眼尖的看到魇神脸上的面具,原先还是一张漆黑的面具,现在换成了一张银白色的,只遮住了一半脸的面具。

  露出的一半脸清欢一时也只能用精致两个字来形容了。

  她实在想不通,这朝歌生的这么好看,怎么杨茉就瞧不上呢?

  虽说陈恒生的也很俊郎,但要真和朝歌比起来,那肯定还是朝歌长的好看啊。

  而且又是天上的正神,这周身的气度就不是凡人能比的。

  魇神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天衡子,朱唇轻启:“就在方才。”

  “我怎么不知道?”清欢嘟哝道。

  原先有个天衡子眼福已经饱了,没想到现在来个魇神也长的这么好看。

  但相比还是天衡子生的更好看一些。

  清欢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

  “你能知道什么?”魇神嘴角勾起一抹笑:“日后就唤我朝歌吧。”

  “行行行,走吧走吧,到了那里再补觉。”清欢本就没什么行囊,到了镇里也没买什么东西,多的还是珠钗和衣服,往乾坤袋里一装就好了。

  “也行。”魇神自然是无所谓的,早出发晚出发对他来说都没事,反正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杨茉。

  天衡子见状嘴角勾了勾:“走吧。”

  清欢紧紧的跟在天衡子后面:“知观,我们要走过去吗?”

  天衡子撇了一眼魇神:“魇神不能出现在天上。”

  那一眼意味深长,魇神被看的一个激灵:“放心,我已经吩咐人去准备马车了。”

  魇神恢复天界的身份之后也没有继续用朝歌的那个身份了,而是捉了几个小妖供自己驱使,然后又另外开了一处洞府住着。

  “马车?”清欢看向魇神:“几辆?”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不要和魇神共坐一辆,免得他打扰自己和天衡子二人世界。

  魇神自然听出了她的意思,没好气的说道:“三辆,一人一辆。”

  清欢也不是那么容易受摆布的,她圈上天衡子的胳膊,十分坚定的说道:“那你一个人坐两辆吧,我反正要和知观一起坐的。”

  “……”魇神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再次装聋作哑。

  马车到了的时候却只有两辆,清欢一猜就知道刚才是魇神故意诓自己来着。

  两辆马车都长的都差不多,清欢选了其中相对好看一点的一辆马车,拉着天衡子就上去了,魇神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径自去另外一辆坐了。

  马车一路上摇摇晃晃的,配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晒的清欢昏昏欲睡。

  天衡子见她困的靠在马车壁上,随着马车的震动小脑袋还时不时的点一点,有时候马车碰到的坡度大了,清欢还能被震醒。

  其实魇神这马车已是极好的了,只是这路的质量着实太差,都是坑坑洼洼的。

  若是以前,清欢早就扑到天衡子身上寻个舒服的姿势睡去了,才不会如此为难自己,只是这次是因为天衡子是马车上打坐,清欢不敢随便打扰他罢了。

  天衡子见清欢如此困怠,心下又想笑又觉得她着实是可怜兮兮的,遂伸手将她抱起。

  清欢本就只是浅眠,睡的不深,一下子被天衡子的动作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看到天衡子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

  阳光细碎的洒在他的身上,一时恍如天神降临。

  “小傻瓜。”天衡子看着清欢不甚清醒的懵懂状态心下又想发笑,然后把清欢拥到怀里:“约莫还要一两个时辰,你再睡会儿吧,到了我会叫你的。”

  清欢困意还没有退,她乖顺的窝在天衡子的怀里点点头,小手紧紧揪着天衡子的衣襟不放,这是她惯有的动作。

  清欢边睡还边嘟哝:“知观,你好香啊……”

  随即,又在天衡子身上蹭了蹭。

  天衡子一时有些后悔,也不知道现在丢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竹上弦

下课以后一觉睡到六点多,爬起来吃了个饭就马不停蹄的开始更新,对不起,我又食言了,但我是爱你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