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秀色可餐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8 2020-11-26 11:01:04

  对于这个,清欢的兴趣还是很足的:“那你同我说说,我应该怎么办才能抓住知观的心?”

  魇神盯着她看了几秒:“他的心现在就在你那边。”

  “你怎么知道?”清欢上下打量了魇神一眼,这个男人有点问题。

  “若是不喜欢你,怎么会允许你离他这么近呢?”

  “算你有眼光。”清欢被哄的心花怒放:“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和知观是不可能在这里呆上三个月的。”

  魇神目光灼灼:“我和你们一起去。”

  “什么?”清欢惊的站起身:“你和我们一起去?”

  “也不用开心成这样吧。”

  清欢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打扮成这样,从头到脚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谁知道你是谁啊,万一我们还没到清霞镇,你倒是先被当成贼子给抓起来了。”

  “我会换一套衣服的。”魇神说罢,转身就打算离去:“天衡子今日就会回来,你也去收拾一番,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去清霞镇。”

  “一早?”

  一早是不可能的,她起不来。

  夜已经深了,清欢打了个哈欠,知观怎么还不回来啊……

  而此刻,正在乱葬岗的陈成缓缓睁开眼,眼底一片猩红。

  等天衡子回来以后,清欢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嘴角还流着晶莹的口水。

  天衡子见状无奈的将她抱了起来,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床上,然后除去她的鞋袜和外衣,又仔细的替她掖好了被角,这才转身出了门。

  “来了?”

  天衡子到的时候魇神正在泡茶:“坐吧。”

  “你同她说了什么?”天衡子顺势坐下,状似无意的问道。

  魇神耸肩:“我能说什么,我就是说要多给你一点私人的空间,这样才能让你对她多几分新鲜感。”

  天衡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魇神和清欢有时候很像,都是不靠谱的。

  “你就打算带着这张面具出去吗?”

  此刻魇神穿了一件淡青色的外衣,和之前浑身黑衣不同,比之从前整个人多了几分随意的气息,看起来给人的压迫感没有那么强……如果除去他脸上那个能吓哭小孩的面具的话。

  魇神有些为难:“可我没有其他面具了呀……”

  天衡子也难得的愣了一下:“我去帮你看看。”

  大街上面具那么多,总有一张是合适他的。

  “那我就先多谢知观了。”魇神喜上眉梢:“难得知观如此关心我,我是不是也该为知观做些什么?”

  “不必了,你能照顾好清欢对我来说便是最大的好处了。”天衡子看了一眼他齐备的茶具:“你当真决定留在这凡间不走了?”

  魇神苦笑:“我如今这个样子,还能回天上吗?”

  “其实只要你想,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要回天上的办法并非没有,什么洗髓丹、瑶池圣水,都是可以洗涤魂魄的,只是他自己愿不愿意罢了。

  “算了,我在这里很好……”魇神慢慢的把头转向窗外,眼里是看不见的深情:“我终于明白为何当初你甘愿为清欢去死了…若是换了我,让我为茉儿去死,我也是愿意的。”

  “可惜杨茉不喜欢你。”天衡子给他泼冷水:“若只是一厢情愿,那才是最痛苦的。”

  “但这世间的感情…不大多都是一厢情愿吗?”魇神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哀伤:“两厢情愿的爱…太少了。”

  天衡子摇摇头:“只是你自己没有碰到罢了。”

  魇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你先回去吧,清欢还在等你。”

  天衡子的目光透露着担忧,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好。”

  第二日清欢睡醒的时候还算比较早,天衡子难得的起晚了,以至于清欢睡醒的时候天衡子还在她旁边睡觉。

  之前一般都是清欢睡着了天衡子还未睡,或者是天衡子起床了清欢还未醒,清欢很少有这种机会仔细看天衡子的睡颜。

  清欢难得有此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正午的阳光已经有些灼热了,透过薄薄的窗纸和床帘打到了天衡子的侧脸上突显的有几分温柔,他的睫毛长且卷,清欢对此一直很嫉妒,一个男人,生那么好看的睫毛作甚?

  天衡子的鼻子也是笔挺的,看着他的鼻子清欢下意识的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像没有他的挺……

  清欢顿时有些沮丧。

  他的嘴唇也是薄薄的,清欢知道,亲起来很舒服。

  软软的热热的。

  不过她已经好久没有亲过这张嘴了。

  顺着他修长的脖颈往下看,饶是他睡姿再好,被清欢夜里一通胡搅衣襟也有些乱了,露出了白皙结实的胸膛。

  清欢咽了咽口水,如此便是秀色可餐了吧。

  他们如今虽然睡在一起,但天衡子从来都是循规蹈矩,手都不会乱放。

  清欢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一点魅力都没有了,天衡子对她始终都是坐怀不乱,能亲亲她的额头都是难得的事了。

  男人最冲动的时候就是早上……

  清欢咬了咬嘴唇。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肉就在嘴边,要是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她自己都得扇自己一巴掌。

  天时,时间还早,按照她平时起来的时间怎么还得再花上一个时辰。

  地利,知天衡子喜爱清静,所以这里地处偏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来,她要是做点坏事谁都不知道。

  人合,这天衡子都摆在自己眼前了,人都躺这儿了!这还不上?非人哉!

  清欢眼里射绿油油的狼光,一边搓爪子一边猥琐的笑道:“知观啊知观,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说完,就把爪子伸到了天衡子的衣襟之上,刚准备解开他的衣服,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你在做什么?”

  清欢心虚的收回手,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个…我怕你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想给你松松领口。”

  天衡子将自己的衣襟整理好:“平日里怎的不见你如此勤快。”

  清欢“嘿嘿”一笑:“也是没有机会。”

竹上弦

今天早不早!晚上要过生日,先给你们更一章,嘿嘿,那个什么,票也留一下好吗?爱你们,清欢什么时间睡了知观,就看你们票啊评论啊什么的多不多了[狗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