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冥界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74 2020-11-25 21:50:40

  清欢摆摆手:“都魂飞魄散了,那里来的转世?”

  说来倒也奇怪,杨雪明明都已经是鬼了,脸还能白上几分。

  清欢这番不轻不重的威胁让杨雪闭上了嘴,魇神到了以后,只看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杨茉。

  “这个是当归。”魇神只是看了一眼很快眼神就撇了过去:“我都清理干净了。”

  “好。”天衡子收下当归,随后转向了清欢:“你来替我护法。”

  清欢点点头。

  杨雪眼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她已经大致猜出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了。

  只是可惜,现在已经太晚了。

  “不要…朝歌……你要是杀了我,杨茉也会死的!”杨雪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她不能死,她不要死!

  “你以为你说了就算了?”清欢冷笑:“知观,动手吧。”

  天衡子也是想早些解决这些事,然后早些去清霞镇。

  “不要!”杨雪凄厉的喊叫。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周围的居民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估计也是魇神动过手脚了。

  而在天衡子面前,杨雪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很快,她的魂魄就被分了出来,直接被天衡子收到了乾坤袋中。

  “她杀人如麻,已不可能善了了。”天衡子拿着乾坤袋:“我去一趟冥界,这边就交给你们处理了。”

  清欢本想跟着天衡子一起去的,但却被魇神阻止了:“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跟着他?像个跟屁虫一样,知不知道一直黏着男人会让男人逐渐对你失去兴趣的?”

  最后一句他是贴着清欢的耳朵说的。

  清欢耳朵一红,想想也是,但是还是有点小纠结。

  总要给天衡子一些距离感嘛,毕竟距离产生新鲜感,有了新鲜感,感情才会长久,可这地府漂亮的女鬼还是很多的……

  不对,知观可是道士,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女鬼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清欢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

  “那好吧,知观,我留在上面帮你处理后面的事。”清欢看了天衡子一眼:“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处理魂魄的。”

  “好。”天衡子也放心清欢:“我去去就回。”

  天衡子是道士,又是正神转世,去趟地府就跟回趟上清宫一样,清欢是一万个放心的。

  “那知观路上小心。”清欢冲着天衡子挥挥手。

  等天衡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阴暗处缓缓出现了一个人影,眼底的阴郁浓郁的都快要溢出来了,他缓缓的说道:“终于没人和我抢大哥了。”

  清欢耳朵动了动:“谁在那边?”

  若是说以前天衡子在的时候清欢可能还会装一下柔弱,可现在天衡子不在身边,她也就没必要装了。

  魇神看着清欢如一阵风一般一掠而过,转眼间就已经将躲在暗处的陈成拽出来了。

  陈成身上的伤还没好,清欢也不留情,直接将他狠狠的甩到了地上,冷冷的说道:“说,你在哪里干嘛。”

  陈成一时半会儿没有缓过来,他伤的本就重,虽在床上躺了几日,但伤口毕竟还未完全愈合,这么一摔,半条命又归天了。

  “装什么死?”清欢用脚尖踢了踢陈成。

  能悄无声息的躲在这里而且不被他们发现,这人果然不简单……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了多少。

  想到这里,清欢眼底一寒:“说,你到底是谁?你来这里要干什么?”

  陈成被摔的头晕眼花的,好不容易稍微缓了一点,被清欢看似轻轻的一踢,又踢的他口吐鲜血。

  清欢还未意识到自己的力道有多大,而魇神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他嘴角抽了抽:“你若是再折磨下去,他恐怕就死了。”

  这里如今是魇神的地盘,他对这里的一切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他确实是凡人。”魇神走到陈成的旁边:“现在滚的话,我还能饶你一命。”

  陈成背后的伤口被牵动,五脏六腑也受了伤,此刻正是痛不欲生的时候,哪里听的到魇神的话。

  魇神无奈的摊了摊手:“这可是你自己要寻死的,也怪不了我。”

  清欢见状眼角亦是抽了抽,这人…可真是不要脸啊……

  下一刻,魇神已经举起了手里的剑气,寒冷的剑气冻的清欢一个哆嗦。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魇神撇了她一眼:“你做什么?”

  清欢哆哆嗦嗦的说:“你不是答应过知观……不会杀人的吗?”

  “对哦。”魇神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随后懒懒的将刀收了回去:“那把他丢掉乱葬岗总行了吧。”

  清欢感叹,这还不如杀了他呢。

  乱葬岗人烟荒芜,等有人发现陈成了,估计他尸体都已经直了。

  就算他侥幸逃过一劫,重伤如此又去了阴气重的地方,日后即使这伤好了,估计也这寿命也要短上一节,而且每年碰到恶劣的天气估计这伤口也能痛到他原地打滚。

  不过清欢也不是一个随便管闲事的人,而且这人和自己又无亲无故的:“随你呗。”

  只是她有点奇怪,这魇神看起来不像是戾气太重的人,可他为何……会对这陈成这么厌恶?这可是比死还痛苦的折磨。

  难不成就因为他是断袖?

  那也不该吧,虽然这个陈成看起来也不像是好人。

  清欢至今还忘不掉那个活生生被打死的小乞丐,还挺可怜:“对了朝歌,你知道当初那个被当街打死的小乞丐去哪里了吗?”

  “被我收走了。”魇神看了一眼清欢:“本是不想让你们插手这些事的。”

  “哦。”

  既然是魇神做的,清欢也就不说什么了。

  “只是我确实挺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清欢略有些八卦的看着魇神。

  魇神一开始是不想说的,可是如今杨茉的魂魄还在清欢手里……

  因为她的魂魄如今太弱了,随时都有可能魂飞魄散,而清欢手里有锁魂玉,索性就将她放在青玉镯中温养了。

  罢了,这清欢真的是个祖宗。

  魇神有些头疼的想道。

  止辞摊上了她也不知是三生修来的不幸呢还是不幸呢?

  “他确实喜欢陈恒。”魇神带着清欢回了自己的洞府,一边给清欢讲当初的那些事,一边在心里盼着天衡子快点回来。

  

竹上弦

怕你们忘记了,青玉镯就是锁魂玉打造的哦,最后……想要票票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