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分身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6 2020-11-24 23:40:50

  天衡子的额角跳了跳:“是吗?”

  “嗯!”清欢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真的觉得他对知观你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天衡子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同清欢解释:“许是他觉得我可以帮他救回杨茉吧。”

  “是吗?”清欢有些狐疑的打量了一眼天衡子,不过他也从未骗过自己:“好吧,知观说什么就是什么。”

  “走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有其他东西要准备呢。”

  两人一路走,清欢就一路缠着天衡子闲聊,一会儿说说这个,一会儿说说那个:“知观,你为什么要准备那么多张符呀?”

  虽然是假的,但也足以乱真了,她拿着原版对比了好久才看出来的,若是一般人乍一看是绝对看不出来有什么端倪的。

  “一张用来引杨雪,剩下的几张自然是要将她在这里的族人引出来了。”

  “族人?”清欢惊讶的说道:“她的族人也在这里?”

  “没错。”天衡子点点头:“而且她之所以能成功的和杨茉的魂魄并在一起,也离不开她族人的功劳。”

  因为魇神在,所以杨茉真正能出来活动的时间并不长,很多时候都是有人在暗地里为她推波助澜,而这些人就是她的族人。

  “所以知观是想用这些运劫符去把所有人都引出来吗?”

  “你忘了这符我动过手脚吗?”天衡子微微一笑:“它看上去虽像运劫符,但实际上它却是跟踪束缚所用,一旦被这符缠上,就是上天入地也逃不过我的手段。”

  “听起来好厉害。”清欢咽了咽口水,这符她要是用在天衡子身上……那他岂不是这辈子都甩不掉自己了?

  “你放心,这符是我自己创的,用在我身上是无用的。”天衡子看着清欢:“不过我可以给你用一张。”

  “不了不了,这符一共只有五张,我就不浪费它了,等下要是让贼人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清欢认怂的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

  天衡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里觉得好笑。

  就是我不给你用这符,你也逃不掉的。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天衡子弄晕了杨雪和杨茉的魂魄,将她们丢在了广场中央,天衡子手里拿着拂尘,一身正气的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她们两个悠悠醒转,天衡子高声道:“杨氏女雪,作恶多端,杀人如麻,不孝不亲不友,至今不知悔过,所犯之罪罄竹难书,今贫道奉元始之名,将杨氏女雪就地诛灭,还无辜百姓一个公道!维护天下苍生之和平!”

  依旧还是一身白衣,在夜幕中却闪的发亮,就是空中的星星同他比起来都要逊色几分,清欢的眼里落满了天衡子。

  这世上为何会有这般美好的男子?就是呼吸举动都是那么绝世?

  清欢一边感叹,一边看着天衡子冷静的施术,金色的光圈一圈一圈的在他身边打转,俊逸白皙的脸庞此刻亦是被金光照的细腻,清欢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堪当绝色两字。

  “我没有杀人,我不是杨雪!”杨茉看着天衡子,急的眼中都留下了血泪:“朝歌,朝歌你在哪里!你救我啊!!”

  杨茉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女子,否则当初她也不会选择以死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了,但她却又是最坚强的女子,若是她可以,完全可以躲在杨老爷的荫蔽下苟活,但她没有。

  “魇神助纣为虐,肆意下到地狱抢夺生灵,已经被天界下旨处决了。”天衡子拂尘一指:“如今,也轮到你了。”

  清欢甚少看到天衡子用拂尘的样子,平日他都是用剑比较多。

  “不…不要杀我……爹爹的仇我还没有报……”杨雪身上的法术已被禁锢,如今的她丝毫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她一边往后退一边惊恐的看着天衡子:“不要杀我…我求你了,不要杀我!”

  天衡子冷漠的说道:“贫道不过是顺应天道,匡扶正义。”

  话音未落,手中拂尘一甩,一道白色的光如箭一般直冲向杨茉,许是不小心,天衡子袖子里的运劫符不小心露出了一角。

  杨雪知道这天衡子这次可能真的是要杀杨茉,又无意间撇到了天衡子“不小心”露出来的运劫符,她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若是能拿到运劫符,自己不仅可以摆脱杨茉,还能逆天改命获得重生,永远和陈恒在一起了。

  于是她心里一急,直接就从杨茉的身体里挣扎出了一半,但她们纠缠在一起太久了,魂魄早就密不可分了,清欢见状连忙掏出一张天衡子画的符贴在了杨雪身上,让她不能动弹。

  如今杨茉的样子很奇怪,杨雪只挣脱出了一半,再多的就不能了,如今她们是上半身已经分离,但下半身依旧纠缠在一起。

  还好有当归可以将两人彻底分开。

  清欢松了一口气,魇神这个时候应该也已经找到其余的族人了吧……

  运劫符是个难得多好东西,他们来到这里无非也就是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若是能有一张运劫符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事半功倍的利处,所以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来抢这张运劫符。

  其实若是他们能走正路,天衡子也不会对他们出手,只是因为他们自己杀人在先,助纣为虐在后,如今是实在容不得他们罢了。

  “你!你是故意的!”杨雪目眦欲裂:“啊啊!我要杀了你们!!”

  清欢朝着她投去了同情的一眼:“你现在能管的好你自己就不错了,还想杀我们。”

  现在还不能杀她,杀了她,杨茉也会死。

  “你们如此大费周章不就是想把我们分开吗?我告诉你们,我就是死也一定要拉着她当垫背,你们休想将我们分开!”

  清欢打了个哈欠:“你也太聒噪了,知观,我听说有一种法术可以把人的嘴缝上,她是鬼……鬼可以缝吗?”

  天衡子迟疑了一下:“这个倒还没试过,应该可以的,只是如此一来,灵体里的伤就永远不可能好了。”

  就是日后投胎转世,都要带着这个印记。

竹上弦

嗷,发现了虫,捉了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