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巫术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06 2020-11-24 23:06:15

  清欢气呼呼的想道。

  天衡子见清欢这样子,不禁笑道:“这运劫符不是给他们用的。”

  “啊?”清欢有些迷惑:“什么?”

  “这…是假的。”天衡子将一旁已经干了的符拿起来:“虽我用了一些灵力在其中,但你仔细看看,这符和其他的符有什么差别?”

  清欢很久没有画运劫符了,一时间还真有些分辨不出来,于是她从囊中拿了一道有些破旧的运劫符出来同天衡子这张对比:“还好这张我没有丢。”

  天衡子继续又画了两张运劫符才将笔放了下来,见清欢还在仔细的对比,笑道:“还没看出来吗?”

  清欢迟疑了一下,犹豫的指着上面的一处:“这处……好像有些短了?”

  “嗯。”天衡子点点头:“对,有些东西虽差之毫厘,但却是失之千里。”

  “可是我也经常偷工减料呀……”清欢偷看了天衡子一眼,见他脸色未异:“为什么我画出来的符就可以用啊?”

  “这符本就是人创出来的,说白了不过是将法阵融合了进去,每一笔都是一处法阵,但却又不同于法阵,能正确的将它画出来是其一,能将它画出来,画它的时候需要注入多大的灵力才是关键。”天衡子给清欢解释道:“你往日能如此轻松的将符画出来,而威力有增无减,是因为你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动,你注入的灵力和改动后的符是相对称的,所以这符才能用。”

  “哦~”清欢点点头。

  天衡子看着清欢骄傲的样子:“这世上能做到这点的人可不多,你轻轻松松就能改符,确实是极为罕见的天分了。”

  清欢一时不知道天衡子是在夸她还是损她。

  其实何止是罕见啊,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

  “那知观,你画这么多假的符干嘛?”清欢奇怪的问道。

  “用来将杨雪引出来。”

  是杨雪附在了杨茉的身上,所以若是要将两人分别开来,必须先要将杨雪从杨茉身上引出来,运劫符这东西是个好东西,可改天换命,只要你能承受的起改命的代价,乞丐都能当皇帝。

  “她会知道这种东西?”清欢怀疑的看向天衡子:“她不就是会点巫术吗?”

  天衡子见她是真的不懂,看着她略有些迷茫的样子,遂将真相缓缓道来:“其实数百年前,道术和巫术还是一体的。”

  “这巫术是道术中最阴暗的一部分,元始天尊觉得这些法术太过血腥,遂想要将这种法术销毁掉,不让它再流传于世。”

  清欢点头,她学的是法术,道术对她来讲还是有些陌生的,尤其是道界发展的历史,对她来说更是一窍不通。

  只是元始天尊她也曾是见过的,一个胡子发白的老头,看上去很严肃认真,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很好相处的老头。

  “当时元始天尊座下有一个弟子,名唤‘姜巫’,他坚决不同意元始天尊这么做,和元始天尊争执许久无果,眼看着元始天尊就要毁掉那些法术了,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把修炼这个法术的书给偷了出来?”清欢猜道。

  毁掉一种法术不是说说就可以毁掉的,那些书上的字都是用灵力刻上去的,若是要毁掉那些书,首先要用天池上的圣水将书泡上七七四十九日,然后再用红莲业火将那书焚烧至净,这一切的过程都要有人监督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没错。”天衡子的点点头:“他将那书偷出之后便赴往了苗疆,以他的名字来命名了这种道术,也就是现在的‘巫术’。”

  “原来如此。”清欢点点头:“怪不得这巫术能发展到现在,原来和道术是同宗同源的,只是……元始天尊知道以后就什么都没说吗?”

  这也太放纵他们了吧。

  天衡子将符收好:“他本是想派人去追来的,但夜里他算了一卦,发现天命如此,也便没有再追究了,巫术也好道术也罢,本就是一把双刃之刀,主要是看你如何使用,就是再正派的法术,一旦走错了路,最后所行的也是恶的,可你即使用走的是邪路,心善,又有何不可?”

  他本不是什么悲悯众生泽被天下的人,只是天衡子是,他应该是,也必须是。

  清欢深以为然。

  “所以就放任他这般做下去了是吗?”

  “对。”天衡子点点头:“一开始的时候元始天尊还会派人盯着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行恶的举动,但他们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一直都是在用巫术行好事,那姜巫也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不仅自己在原有的基础上开拓了更多的法术,甚至还招聚了不少信徒来崇拜自己,对于这事,元始天尊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这么纵容他吗?”清欢不解:“有了信徒,就说明他是真的决定要将巫术一派发扬光大了,他若是有庞大的操控体系倒还好,若是一不小心踏错一步,那结局真的是不可控制的。”

  这毕竟是要去掉的糟粕啊。

  “修炼巫蛊的人最后要么是长命百岁但被病痛永生折磨,要么就是年轻夭折享不得人间安宁,所以一开始修炼此道的人也不多,后来那姜巫无奈之下只能将道术又融合了进去,又严格规定了修炼巫蛊之人的体质,所以你看如今能修炼巫蛊的,基本都是一脉之承,而且出手又像极了道士,却又没有那般正气。”

  “原来如此。”清欢了然,随后又崇拜的看向天衡子:“知观你懂的好多哦。”

  天衡子摸摸鼻子:“不过是些从小就开始学的东西罢了。”

  “哦对,知观是道士。”清欢喜滋滋的挽上天衡子的手臂:“还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道士。”

  天衡子未置可否,只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那知观,我们先去找魇神吧。”清欢想起魇神对天衡子的态度:“只是知观…他好像很喜欢你哎……”

竹上弦

好困,救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