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运劫符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6 2020-11-23 23:49:00

  “没什么。”清欢郁郁的说道,刚想故作深沉一下,突然想起来陈大河还在她的乾坤袋中:“完了完了,陈大河还没放出来…!”

  天衡子也着实把他给忘记了:“乾坤袋里灵气充足…普通人饿上几天……应该没事吧……”

  清欢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真的吗?”

  其实天衡子自己也不敢确定:“你先放他出来看看吧。”

  是死是活到时候再说。

  清欢从乾坤袋里将陈大河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晕过去了:“还有气,还有气!”

  “那就好了。”天衡子招了招手,又将他放回了乾坤袋中。

  “知观你干嘛呀!”清欢急了,这人不是还没死吗?

  天衡子说道:“这陈大河失踪了这么多日,府中上下定然是人仰马翻,到处在找他,我们去蓬莱一事朝歌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给我们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但要是我们和陈大河一起出现……难免会引起怀疑。”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呀?”清欢想想也是,现在这个时候确实要处处小心。

  “他这样子,再饿上一天也不成问题。”天衡子淡淡的说道:“将他丢到乱葬岗附近,这里的是朝歌的地盘,我们同朝歌说一声,不会有什么鬼怪伤害他的。”

  提起朝歌,清欢又觉得有些拉不下面子,但是想想也就算了,自己大人有大量,不同他们一般计较。

  说来这个朝歌也挺惨了,喜欢一个人喜欢当连神都不当了,就准备再这么小一个地方过完漫长的余生。

  这杨茉要是会喜欢他就好了,可她见杨茉的样子,对朝歌最多只能算感动,爱不上的。

  说起这个,清欢就觉得朝歌没有先见之明,他要是投身到大一些的地方,或者说有钱人的家庭中去,不就没有这么多破事儿了吗?

  这要是换了她,就算是圈地方,也要把男人带去自己喜欢的地方圈起来。

  自己当大王自己养男人,想想就很舒服。

  天衡子不知怎的,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清欢连忙上前关心:“知观你是不是着凉了?”

  天衡子摇摇头:“无事。”

  “好吧。”清欢丝毫没有任何的自觉:“那我们先去把陈大河丢掉吧。”

  这陈大河对他们心里有愧,自然是不敢将实情说出去的。

  换句话说,就是这件事真的传了出去,也只会对他自己不利,是他先对清欢和天衡子下的手,他们接下来不管做什么都是属于正当的防卫,外人说不得什么的。

  “嗯。”天衡子摸摸鼻子,感觉有些奇怪。

  这天也不冷啊……

  匆匆来到乱葬岗,正好碰到了魇神。

  “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清欢白了魇神一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吓龙的?”

  魇神不理她:“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将当归炼化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清欢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们,她怎么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等到子时,我们会来这里,你将她的魂魄带出来。”天衡子顿了顿:“若是在当初她死的地方做法,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

  “这事简单,我这就去安排。”魇神对天衡子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了,听的清欢都有些发愣,这魇神……这么乖的吗?

  “好。”天衡子看了一眼地上的陈大河:“这人也交给你处理了,我和清欢去准备一些要用到的东西。”

  “多谢。”

  清欢终于听到了“谢”这个字,虽然也不知道是对天衡子说的还是对她说的,不过她就当是对她说的了。

  呜呜呜。

  “我们先去买点朱砂。”通过魇神织就的幻境,天衡子已经对这镇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了,见他像是回了上清宫一般,极其自然的带着清欢七拐八弯的绕进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店的时候清欢就越发觉得天衡子实在是聪明。

  她看了这么久,还不知道陈家怎么走呢,天衡子却已经基本上将镇上的每一个角落都给计了下来。

  这人和龙的差距就这么大的吗?

  清欢再次郁卒。

  朱砂是要陈年的旧朱砂,沾染的阴气足一些,用来炼制阴符是最好不过的了。

  随后天衡子又去买了毛笔什么的,清欢一看他的架势就知道是要炼制符箓了。

  她以前也是学过符箓的,止辞还夸过她在这上面很天分,其实这对她来说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可别人学起来不知怎么的就是这么难。

  照着画还不会画吗?

  以前清欢不知道自己在画符上的优势,直到她在上清宫看到那帮弟子画的跟鬼画符似的符箓的时候,她才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画符的天分。

  她喜欢偷懒,在画符上也是。

  画符讲究的是一笔呵成,她不仅能一笔呵成,而且还能在原有的基础上偷工减料,让整张符看起来简单又明了,威力还是有增无减。

  当时带着这帮弟子训练的掌教看了清欢画的符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直接将位置让给了清欢坐,清欢其实也不懂理论上的知识,她做这一切全靠本能。

  于是她就帮他们改了几道比较重要的符,其他的便没有多教了。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如果这帮弟子的符画的太简单的话,日后要是下山除妖给凡人看到了,就容易少了那层朦胧的感觉。

  你说说,你拿出一张画的龙飞凤舞的符和一张加起来不超过另外一张三分之一的符,仍谁都会觉得前面一张可能会实用一点。

  有时候画符,也得迎合一下大众的口味。

  “知观,你要画什么符呀?”清欢是看过止辞画符的,他画符的时候动作那叫一个赏心悦目,优雅流畅。

  “运劫符。”天衡子在笔中注入了灵力,他所落下的每一笔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这符清欢也甚少炼制,因为需要消耗的灵力太大了。

  “啊?”清欢皱起眉:“知观要练几张啊?”

  “三张。”

  “三张?!”

  那个杨茉何德何能,有此殊荣?

  竟能让知观连画三张运劫符!

竹上弦

嗷,明天见,票票留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