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真相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53 2020-11-21 21:56:39

  朝歌还是第一次被人关心,他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我…我没……事。”

  他已经太久没有和人讲话了,那些字一个一个被压在喉咙底,如今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杨茉黛眉微蹙:“可是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

  不知怎的,面对如此美好的女子,朝歌竟有些无地自容。

  “我没事。”朝歌扭头就要走。

  杨茉有些着急的跟上去:“我看你好像不太舒服……”

  …………

  魇神直接给他们造了一个梦境看,毕竟没有东西能比亲眼所见更具有共情的能力了。

  正看到这处的时候,清欢突然打岔,扯着旁边天衡子的衣袖附耳说道:“我看这杨茉和你装进葫芦里的那个不太像啊……”

  岂止是不太像,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好不好。

  当然清欢指的不是外貌长相,而是她的性情。

  魇神听到了清欢的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织造着这个幻境。

  其实他对清欢和天衡子也不是没有忌惮,他也是天上的正神,自然能一眼看出两人的身份,若是他真的弄死了两个人,或者说将他们困在幻境里不让他们出去,只怕这天罚也要降到他的身上。

  接下来的故事进展很快,清欢看着两人相遇相知相识,魇神爱上了杨茉,可杨茉却早就和陈恒定了亲。

  杨茉的妹妹杨雪也喜欢陈恒,当时陈恒还不知道自己对杨茉的感情,面对杨雪的主动一时心里很是受用,甚至一度觉得杨雪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那个人。

  毫无疑问,杨雪是疯狂的。

  她狂热的爱上了陈恒,日日缠着他,万事都以他为先,不管什么事都听他的…

  这对还有些年少轻狂的陈恒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试问有几个人能拒绝一个美女的讨好和热情呢?尤其是那个女子还是自己未婚妻的亲妹妹…这种禁忌的感觉只会给一个男人更多隐秘的情绪。

  真的是疯狂又上头。

  因为杨茉和陈恒定了亲,她就将矛头转向了杨茉。

  对她来说,只要杨茉死了,陈恒就是她的了。

  尤其是当陈恒说出爱她一词的时候,她深深的以为陈恒真的喜欢她。

  于是她设了一场计,一场从头到尾都拿杨茉当祭品的计。

  和清欢之前猜的很像,但主角换了一下。

  杨雪早就知道在城外有几个地痞流氓对杨茉有意思,于是她故意放出杨茉要出门礼佛的消息,然后又在杨茉的马车上动了手脚,让她行到半路出了差错。

  果然如她所料,那些流氓一听到杨茉要出城的消息兴冲冲的也跟着一起去了。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杨茉被朝歌给救了,许是真的受了惊吓,她回来之后常有恍惚的症状。

  此计不成她又生一计,想趁着杨茉这次短时间的失踪做花头。

  她先是找来了一种可以让人失去控制的药下在杨茉的饭菜中,等她逐渐开始有了疯癫的样子,便故意买通了一帮江湖术士,让他们说杨茉是被鬼给附身了,必须杀了她才能救的了所有人。

  她的娘亲是苗疆的女子,是会巫术的,而她也学过一点。

  但那群江湖术士实在是一帮酒囊饭袋,说到最后居然编出了一个什么被僵尸咬的蹩脚理由,杨老爷自然是不信的,但奈何百姓愚昧,对他们又奉若上宾,再加上杨茉也确实弄伤了不少人,总算是有一帮百姓相信了。

  为了增加真实性,杨雪便在那些被杨茉弄伤的人的饭菜里也下了一样的药,让他们逢人就咬,这样一来,不相信的人就很少了。

  怕杨老爷去告官,她便暗中找人帮自己去给官老爷送钱,让他们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眼,这种时本就难处理,帮了杨家就要惹的百姓不高兴,帮了百姓又要寒杨家的心,毕竟这些年杨家给官府纳的税送的钱也不少,一时看到有人给自己送上了大枕头,简直不要太开心。

  杨老爷最后还是没有保住自己的女儿。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何杨茉突然会选择以死来成全杨家,杨老爷将她保护的很好,她根本不知道外界对她所有的抗拒和厌恶…以及想要她的死。

  只有杨雪知道。

  她故意将陈恒邀到家里,诱他说出爱自己的话,彼时的陈恒实在太过年少,虽然他顶住了陈大河给他的压力,始终不肯跟杨茉退婚,但他却没有胜过自己的骄傲,没有胜过对鬼神的畏惧,他更不知道,当自己说出那番话时杨茉就在门后看着他们。

  在杨茉的心里,杨雪一直是她天真可爱的小妹妹,而陈恒对她虽然冷漠了些许,但也并非那顽固不化的坚冰。

  如今这一幕,对她的冲击是无比的大。

  其实就是杨雪也没有想到杨茉会这么主动的放弃。

  当陈恒知道杨茉要上刑架的时候,一度想要去救下她,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直到有一天,他知道杨雪杀了那几个江湖术士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杨雪做的。

  从此以后他便躺在床上一病不起,杨雪每日夜里都来看他,他也知道杨雪会巫术的事,只是也不知她是如何避开众人的,每次都能找到他,想来同她的巫术有关。

  他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件事,于是他故意没有告诉天衡子杨雪的事。

  其实他完全可以将这件事的真相公之于众,可他还有他的家,杨雪杀人已经杀上瘾了,她威胁陈恒绝对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否则跟着杨茉一起陪葬的就是他们陈家了。

  死,也要弄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看到这里,清欢一阵唏嘘,其实这件事归根结底结底还是因陈恒而起,若是他当初没有那么优柔寡断、年轻气盛,直接拒绝杨雪,事情可能还不至于到这一步。

  再说这杨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清欢用胳膊肘撞了撞天衡子,小声说道:“知观,你说我们抓的到底是杨茉还是杨雪啊。”

  这杨茉怎么看都不是这么不正经的人啊,反倒是那个杨雪挺像的。

竹上弦

来了来了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