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自作多情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03 2020-11-19 23:54:58

  天衡子眉目未动,冷声道:“隐匿气息的办法有很多种,可你偏偏选了最蠢的一种。”

  “哦。”杨茉点点头,然后状似无意的拨弄了一下头发,一阵风恰时拂过,扬动了她的衣角,衣袂漂浮间露出了欺霜赛雪的肌肤,眼波流转时的风情万种,此等媚意,只怕寻常男子见了都要腿软:“那道长可以教教我吗?我可是听说道门之中有一种名唤‘双修’的道术呢……”

  杨茉冲着天衡子盈盈一笑,声音又娇又媚,阑珊的红衣下时不时露出修长的玉腿,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一步一步靠近天衡子:“道长……教教奴家可好?”

  天衡子话还没出口,清欢已经气的先出手了。

  这世上,能打的过清欢的鬼还没几个。

  不消几招,杨茉身上就已经负了伤,伤口处流下绿色的脓口。

  清欢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绿色的血?如此低级的鬼还真是少见,怪不得见着一个男人就要上赶着给人家上。”

  天衡子闻言不知怎的竟有些想要发笑。

  “你如此野蛮,如何能照顾的好道长?”杨茉素手捂着伤口,轻轻喘着气,眼眶里含着泪望向天衡子,那样子,是个男人见了只怕都得心疼的不行:“可怜小女子被人冤死,在这乱葬岗无依无靠,好不容易借着一口气修炼到了如今,能碰到道长这般风光霁月之人实乃茉儿之福……”

  “你可闭嘴吧。”清欢皱起眉:“我看你死的时候还有点人样,死了以后是去给其他鬼做小老婆去了?穿的如此暴露,怕是整日就想着如何勾引男人,去了那烟花勾栏之地学的这套吧。”

  天衡子闻言皱起眉,她何时学会的如此粗鄙之言?

  清欢也是被气的有些口不择言了,有些心虚的看了天衡子一眼,这些日子她在人间其他的没学会,有关于“销魂窟”的事情倒是知道了不少。

  “你!”杨茉被气的手都开始抖了:“你一个姑娘家……怎可……怎可说出这般的话!”

  清欢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什么真相了,谁爱死谁死,关她什么事?

  “我说你怎么了?若要真问起岁数来,我当你姑姑姑奶奶都是绰绰有余的。”清欢不欲浪费口舌:“知观,你的东西可在她的身上?”

  天衡子心下明了,大手一挥,杨茉胸下垂吊着的一块黑漆漆的玉就落到了天衡子的手里。

  清欢见状心里愈发生气,她居然敢!!

  敢放在那种地方!!

  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衡子默默退出了战场,清欢和杨茉打,胜负实在没有悬念。

  只是这杨茉绝不是有那个实力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动手的人。

  不远处升起的幽幽鬼火预示着今夜绝非平静的夜。

  就在杨茉快要灰飞烟灭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发出一声哀嚎声,像极了那日在清霞镇也就是鬼城里的哀嚎。

  天衡子暗叫不好,随手拿出一个葫芦,直接将杨茉收了进去,然后冲着清欢说道:“我们先走。”

  “啊?”清欢有些不甘心,就差一点了,就差那么一点她完全可以杀了杨茉的!

  只是方才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止她,不然杨茉早就灰飞烟灭了。

  “她现在还不能死。”天衡子默念咒语,两人往前跨去,明明是很正常的步子,但跨出的土地就是要比平时大。

  “缩地成寸?”清欢看了天衡子一眼,她们家知观就是厉害。

  这法术其实还是很消耗道术的,从这里到陈家少说也有上百里路,他们走到陈家却只花了不到一刻的时辰。

  到了厢房之后,两人刚刚脱衣躺下,门外就出现了两个神秘兮兮的人影。

  天衡子示意清欢不要出声,先将计就计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老爷,应该已经睡熟了,我加了不少迷药呢。”一个贼兮兮的声音说道:“那迷药是我特地从外地买过来的,绝对有用。”

  清欢心里冷笑,可惜啊,你的迷药对我们没有用。

  想想也真是蠢,明明知道他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居然还敢对他们用迷药。

  那鲛纱贴到清欢脸上的那刻就消失了,再加上质地滑软,薄如蝉翼,所以清欢一时忘记将它取了下来,而天衡子的脸上方才也被清欢强行带上了鲛纱。

  原因无它,她就是气天衡子这身好皮囊,女鬼见了都要心动。

  她可是没有错过杨茉脸上的淫念。

  那杨茉不只是想调戏天衡子,她是真的看上了他。

  清欢越想越觉得天衡子这张脸颇有“红颜祸水”之锅,所以要天衡子带上那鲛纱,完全忘了鲛纱还有自动隐身的功能。

  也正是因为他们忘记取下这鲛纱,陈大河和那个人的计谋才没有成功。

  “老爷,现在只要把这个东西丢进去,保证就是大罗金仙也醒不过来。”那人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用口水沾破了一点窗纸,将那东西丢进了房里,然后用讨好的语气说道:“不消片刻就能生效了。”

  清欢正乖顺的窝在天衡子的怀里,突然感觉有什么硬硬的东西在一下一下的撞着自己,她和止辞是夫妻,她自然也不是不通人事的。

  她涨红着脸轻轻戳了戳天衡子的腰,哎呀,你怎么现在那啥……真讨厌!

  天衡子不解的看着清欢,清欢抬头见他一副无辜的样子,伸手就想去捏他的脸,可碍着外面有人也不好直接做出来,毕竟现在他们还是装睡不是?这人真真是讨厌!

  于是她拉过天衡子宽厚的手,用食指在上面写道:“外面还有人呢,晚点给你可好?”

  幸好夜色已浓,她的脸又埋在了天衡子的胸膛之上,叫天衡子看不见她涨红的脸色,不然她许是要原地自杀的。

  只是天衡子还是不解。

  就在清欢憋不住想要说出来的时候,“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那个东西撞的也越发激烈了。

  清欢突然意识到,那东西撞的是她的腰……可她明明是正对着天衡子的,若真是天衡子…怎么可能撞的到她的腰?

  清欢后背一凉。

  那她后面那个是什么东西?

  

竹上弦

超车警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