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勾引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34 2020-11-19 22:48:03

  现在天衡子还能感受到墨玉的气息,其实现在追上去也不是来不及…

  “知观,我们还去追吗?”清欢问道。

  天衡子略做迟疑:“去吧。”

  “嗯。”清欢不疑有他,其实她也是很想知道真相的,这个谜底就像是一根小羽毛一样挠在她心上,总勾着她,让她忍不住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说了,早点解决这些事情他们也可以早点出发上路嘛。

  两人虽然都未见过杨三小姐的妹妹,但天衡子却知道她是哪个,这也要得利于她身上带着的墨玉。

  一路跟到了杨家的门口,那杨四小姐杨雪手脚倒是利索,一看就是经常翻墙的那种,直接一脚就蹬了上去翻到了院子里。

  这杨家和陈家不同,四处弥漫着衰败的气息,清欢这还没进去呢,就闻到了一股冲鼻的酸臭味。

  这味道怎么说呢……就像是有很多具放了很久,开始腐烂发臭生蛆的尸体散发出来的臭味。

  清欢有些嫌弃的捂住鼻子:“知观…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天衡子见清欢一副嫌弃的不得了的样子:“你若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在外面等我或者先回去等我也行。”

  这就是一定要进去看看了。

  清欢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知观去哪儿,我自然也是要跟着去哪儿的。”

  古人云:夫唱妇随,清欢琢磨着应该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随后,清欢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两条鲛纱:“知观戴上这个吧,戴上它就闻不到这些臭味了。”

  天衡子接过以后也没什么动作,倒是清欢直接将鲛纱围在了脸上,鲛纱垂下遮住了半张脸,这鲛纱好处多着呢,光是能隔绝外界的气味这一点,就让清欢对其十分满意。

  见天衡子不带,清欢也没说什么,反正臭的是他自己,哼。

  两人进了院子,清欢带了鲛纱已经感受不到什么臭气了,但看到天衡子微微皱起的眉头,清欢就知道估计里面的味道都能熏死人了。

  之前在东海之滨那么多僵尸集体出动,那股臭味方圆百里都能闻的到,但天衡子却像是什么都没有闻到一样面不改色,让清欢实在是佩服。

  只是现在这杨家……他们住在里面的和周围附近的人都是没有嗅觉的吗?

  还是说闻的太多所以已经闻不到了?

  清欢着实是想不明白了,要是让她住在这里,光臭就能把她臭死了好吗……

  天衡子带着清欢熟练的来到了一处庭院之前,清欢有些疑惑的看向天衡子:“知观……你怎么知道这杨雪是住在这儿的?”

  难不成他以前来过这里?

  天衡子咳嗽了一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呛到了:“她身上有我的东西,是我以前丢的,我可以借着这件东西来找到她。”

  “哦。”清欢点点头:“那你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她身上?”

  “我也不知道。”天衡子皱起眉:“这东西我已经丢了很久了,一到陈家我就感受到了它的气息,没想到它居然是在杨四小姐的身上。”

  “那知观之前就没想过来找吗?”

  清欢对女人这方面的事情显的很敏感,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该矫情这些,但心里就是忍不住泛酸水:“若是碰不到她,知观也就不要了?”

  呜呜呜,知观的东西,她都没有戴过,凭什么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就能有?

  清欢似乎忘了自己腕上还带着天衡子给她的玉镯。

  “也不是没有找过,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再加上这东西离我又远,所以一直没有感应到罢了。”天衡子无奈的解释道:“回去再同你说,先把玉珏找回来要紧。”

  “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只是师傅留给我的东西,从小就带在身边的,可以避邪。”

  “哦。”清欢心里又把杨雪恨上了一遍,臭女人,他们家知观的东西都敢碰!

  清欢和天衡子穿门而入,那杨雪正看着一副画发呆,画上的女子正是杨三小姐杨茉!

  杨雪和杨茉长的不能说完全一样,只能说分毫不差,就是双生子都不一定会如此相像。

  清欢突然明白自己方才听到那女音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这杨雪不仅长的和杨茉一样,就连声音都是一样的!

  这就有点奇怪了。

  画上的人巧目盼兮,眉眼盈盈,但杨雪如今的神色却有些哀伤,明明是两个人,却偏生出是同一个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我都变成了你……他还是不喜欢我……他明明说过他最爱的是我啊……”

  “为什么你都灰飞烟灭了还要这般阴魂不散呢?”杨雪抚上画中人的脸庞,随后又将画拢到怀里,把脸贴了上去,喃喃道:“你说过的,我是你的姐姐,你会把最好的东西给我,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不能把陈恒给我呢?我明明是那么爱他……”

  清欢听的头皮发麻,突然感觉到一件事,她可能是疯了。

  一会儿说自己是妹妹的,一会儿说自己是姐姐的……

  突然,天衡子扣住了清欢的手腕,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她不是杨雪。”

  清欢开始迷惑了:“啊……”

  天衡子祭出纯钧剑,凌空一划,周围的环境开始层层破碎,清欢这才发现原来两人是在乱葬岗之中,那恶臭也是乱葬岗里的。

  “不愧是上清宫的知观,这么快就能破了这里的秘境。”

  一个穿着妖艳暴露的女子款款从树林从走了出来,手上戴着赤金的玉镯,脚上也戴着环铃,可奇怪的是,行走间那环铃从未有过响动。

  “你是谁?”天衡子下意识的挡在清欢的面前,清欢见天衡子无意间的动作,心里燃起丝丝缕缕的甜。

  “我?”那女子娇笑着,朝着天衡子抛了一个媚眼:“我就是杨茉啊。”

  “可你身上没有鬼的气息。”清欢沉着脸,她在勾引天衡子!!!

  啊啊啊,她居然敢当着她的面勾引天衡子!!

  她当她是死的吗!

  “这个……你就要问问道长了。”杨茉笑的愈发娇媚:“道长,你说是不是啊。”

竹上弦

姨妈真的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