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虎毒不食子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9 2020-11-18 23:51:27

  清欢一下子对这陈恒的印象就差了起来,这人表面上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原来背地里还做过这种事情?

  现在看来,这杨三小姐的死和陈恒估计也脱不了干系,难说还是他一手促成的呢。

  “你说说,我该是唤你一声姐夫好呢?还是喊你一句郎君呢?”那女子语气越发凌厉,就在清欢以为她又要爆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真相的时候,她突然来哀哀的了一句:“你不是说过最爱我的吗?为什么现在又不爱我了呢?”

  清欢翻了个白眼,你方才一副要吃了他的气势去哪里了??

  女人最不能输的就是气势!

  陈恒沉默了一会儿:“我爱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茉儿。”

  ???

  清欢心里又开始脑补大剧了。

  杨三小姐的妹妹喜欢自己的姐夫,而且还和他有过感情上的纠葛!

  这两个家庭的关系想想还挺刺激的。

  那女子语气森冷:“可她现在已经死了,你忘了吗?她是被火活活烧死的,就在断头台上,木架子被堆的高高的,她一步一步走上去,没有一个人怜悯她,所有人都觉得她该死,包括你!”

  陈恒闻言激动的说道,语气几乎都有些癫狂:“都是你们!都是你们骗了我!是你们害死了茉儿!是你们杀的她!”

  清欢自然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杨三小姐的死怎么看怎么奇怪。

  “不,是她自己愿意死的。”那女子的声音越发的清晰,应该是在靠近陈恒:“我们家可没人逼她死,是她自己找了爹爹说要死的。”

  陈恒咳的越发厉害,清欢觉着他若是再这般咳下去只怕连肺都要咳出来了:“知观,我们不如去看看吧。”

  杨三小姐下面只有一个妹妹,芳龄十八却还未有婚配,一开始清欢还以为众人是因为杨三小姐的缘故,如今看来她自己怕也是不愿的。

  “也好。”

  只是这女子也不是什么鬼魅,原因无他,天衡子的符咒对她不起作用。

  若是真是有什么鬼怪闯进来了,天衡子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到。

  但有些呼之欲出的真相,天衡子还是很想知道的。

  以及,为什么墨玉会在这个女子的身上。

  这墨玉本就是他的东西,只是在他轮回转世的时候丢了而已,而墨玉能压制他身上的邪性,如今他已经彻底占领了天衡子的意识,若是没有这块墨玉只怕他也很难回去上清宫。

  可要是回不去上清宫,那很多事情就很难办了呢。

  他绝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的时间,若是能早点拿回墨玉,自然省得夜长梦多。

  至于帮他们解决这里的事……要不是清欢看上去很有兴趣,自己又碍着这个身份不能直接走,他早就动身前往鬼城了。

  一路上那小东西还在给两人传递消息,天衡子掐了个决,将两人的影子留在了房中代替两人,又将一抹神念留在了那里以备不时之需,自己则和清欢掐了个隐身决前往陈恒那里了。

  只要那道符在,陈恒不管是到天涯海角天衡子都能找的到他。

  不过接下来他们就没说什么特别惊人的话了,清欢还有点失望,怎么就不多说一点呢?她还想听呢。

  严刑逼供什么的可她其实也不擅长的。

  她一般喜欢直接杀人。

  鬼魂还是比人好拿捏的。

  而且她现在也没有龙身,天雷就算劈下来了对她也没什么伤害,最多被电几下而已。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到那边,路上就碰到了陈大河手里正拿着一根鞭子,脚边还放了一桶水,清欢盲猜那是一桶盐水。

  因为陈成现在正背对着跪在陈大河的面前,赤裸着上身,陈大河拿着鞭子狠狠的抽打着他的身体,每抽一鞭就要往水里浸一下。

  如果是清水的话那未免也太多此一举了吧。

  她的视力好,所以她还看见了那鞭子上细小的倒刺,上面还勾了肉。

  那盐水早就是血红一片了,清欢看的心里发毛,不用想也知道陈成的背现在定然是血肉模糊的一片,这未免也太狠心了一点……

  陈大河拢共就两个儿子,大儿子卧病在床,而且按他现在这个身体状况,随时都可能死掉,陈成却是个健康的人,万一陈恒死了,难不成他连这个儿子都不要了?

  “若是不想看,就别看。”天衡子眉目不动,比这些更痛苦的苦他都受过,只是被鞭打,实在太小儿科了。

  不过那陈成倒也是个有点骨气的,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能忍住一声不吭,着实厉害。

  平日里清欢就是割开一点手都要喊着让止辞给她看看,她曾经也是做过一点刺绣的,只是因为被针扎了手,就放弃了。

  呜呜呜,疼啊。

  “知观,他真的好惨啊。”清欢倒也不是心疼,只是觉得这个惩罚确实有些重了,大不了用藤鞭打上几鞭,或者杖责啊什么的,这世上的刑法还是很多的,偏生挑了这么狠的一种,好歹也是自己儿子不是?

  这陈大河看上去憨憨的,没想到背地里下手居然这么狠。

  他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养了你这么多年居然养出了一个白眼狼,居然对自己的大哥存有这么龌蹉的心思!”

  “你这个畜生!”陈大河又是一鞭下去:“若是今天不是道长在,你知道你要给我们陈家惹来多少祸端吗?”

  陈成没有说话。

  “你还敢不说话!”陈大河越来越气了,下手的动作也越发凌厉:“看我不打死你!”

  清欢知道他是疼的说不出话。

  最后一鞭下去,陈成直接昏倒在了陈大河面前,清欢这才看到了陈成的背,背上自然是没有一块好肉了,尤其是中间的地方,森白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我们走吧。”清欢别过头。

  她也上过战场,看到过无数的死人,不知为何,自从来了这儿,她的心……就特别容易软。

  不过这是他们的家事,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只是因为这一番耽搁,赶到陈恒那里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