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脸红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22 2020-11-17 21:48:14

  “道长…这…”陈大河的脸色十分难堪,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衡子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成一眼:“他已经死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恐怕不止有他一个人知道。”

  在众人逐渐变化的眼神中,天衡子就拉了清欢的手走到那人的尸体旁边:“无量天尊,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及早放手对你才是最好的。”

  说完,天衡子就开始施法,一团白色的光晕温温柔柔的罩在了那人的尸体上,随着光晕的消失,那人的尸体也只剩下了一摊灰。

  “他已经变成了厉鬼,按照如今你们这里浓厚的阴气,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尸变了。”天衡子收回手,淡淡的说道:“将他的尸体焚化了才是最好的办法。”

  “多谢道长大恩大德!”陈大河狗腿的说道。

  围观的人群也发表了自己对天衡子的称赞,有一说一,这个天衡子确实厉害。

  天衡子面上波澜不惊,清欢也清楚,他此刻心里定然也是波澜不惊的。

  陈大河心里越发骄傲,虽然也不知道他这骄傲从何而来,他心想,这上清宫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和那些弄虚作假骗钱的江湖道士简直就是天囊之别!

  天衡子宠辱不惊的说道:“将他葬了吧,找个空旷一点的地方。”

  “是,是,是。”那两个把他打死的小厮吓的汗都出来了,听到天衡子的话忙不迭的准备去找扫把和簸箕,想要将他的骨灰扫起来。

  清欢看出了他们的意图:“等等,你们是不是要去找簸箕?”

  那小厮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惊艳,随后便点了点头。

  清欢原本只是随口问一句,但在她看到他们的眼神的时候心里却不爽起来,都吓成这个鬼样子了还能想着美色?

  “这可不能用簸箕扫哦。”清欢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这东西怨气可重了,你别看他现在没了,但邪性还在哦。”

  清欢说的一本正经,把一群人唬的一愣一愣的:“首先,这簸箕里装的是什么?都是地上的垃圾,别人不要的东西,他对你们本就有恨,你再用装垃圾的东西装他的尸体,不就是惹的他更恨你吗?”

  那小厮额头又开始冒冷汗了:“那依照夫人所说,我们应该……应该……”

  “要用手捧。”清欢说道:“男人的阳气是最盛的,尤其是你们这种年轻力壮的男丁,阳气极盛,就是那些个妖怪都喜欢专门找你们的阳气吸。”

  “用你们的阳气镇压他的阴气,对你们来说是最有利的哦。”

  天衡子也不揭穿清欢的谎言,反正也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她喜欢就让她去吧。

  “啊……是……”小厮苦着脸,这可是骨灰啊……

  “怎么?不信我?”清欢挑了挑眉。

  那群人不是把她传的很神乎吗?按照她现在的名声,压压几个小厮总没什么问题吧。

  “信,信,当然信!”小厮脸色越发难堪。

  清欢满意的点头:“我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嘛。”

  “走吧。”天衡子拉起清欢的手。

  他很不喜欢别人看清欢的眼神。

  若只是惊艳也就罢了,最恶心的就是那些淫.邪的目光。

  而他却是最见不得这种东西了。

  “嗯。”清欢心里“扑通扑通”的,知观可是第一次牵她的手哎…

  清欢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不舒服?”天衡子知她为何脸红,低下头故意问她。

  清欢顺势把头靠在了天衡子的肩上蹭了蹭:“嗯。”

  天衡子眼里露出担忧,抬头对陈大河说道:“内子如今怀有身孕,不便一直在外面奔波……”

  话说到一半,该懂的人自然懂了。

  “好,好。”陈大河连忙说道:“都快让开,没看见夫人身体不舒服吗?”

  众人见状都散开了,眼底除了可惜还有羡慕,其中也不乏有真的为他们感到开心的。

  就在众人都开始忙活起来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陈成眼里的阴郁。

  马车在陈府的门口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天衡子小心翼翼的扶着清欢下了马车。

  这陈府果然是气派非常。

  清欢感叹道。

  “道长,夫人,我已经派人给你们准备好厢房了,夫人要么先去休息一会儿?”陈大河说道:“方才来的路上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大夫很快就要到了。”

  清欢缩在天衡子的臂弯里翻了个白眼:“我是龙,你找大夫有什么用?”

  陈大河这辈子出的汗都没现在这么多:“对不起夫人,是我想差了,是我想差了…”

  清欢摆手:“好了好了,你快去让人把大夫叫回去吧,免得人家白跑一趟。”

  “是,是,是。”陈大河的态度只可以用卑躬屈膝四个字来形容。

  清欢满意的说道:“先进去吧,去看你的宝贝儿子要紧。”

  陈大河一脸喜色,只要天衡子肯出手,那他儿子就一定有救:“多谢道长,多谢夫人!”

  清欢对陈大河和其他人的态度倍感郁卒,明明她是龙哎,就是这皇帝还称自己是“真龙天子”呢,为什么众人对天衡子好像更尊重一点呢?

  “带路带路。”清欢挥挥手,算了,谁叫那个人是天衡子,她的亲亲夫君呢?

  这陈府的阴气果然很重,若是说这地是块阴地都不会有人不信。

  越靠近那陈恒的房间阴气就越重,别说是病人了,就是正常人都受不了,长期在这种地方待下去想不出问题都难。

  清欢咳嗽了一下:“他平时出门吗?”

  陈大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谁?”

  “你儿子。”

  “哦哦。”陈大河说道:“小儿身体不好,早些时候还能出去走走,现在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养病,乘着天气好的日子也会由婢子陪着散散心。”

  那就是基本不出门了。

  清欢虽然不懂风水这种东西,但直觉还是告诉她,这地方一定有什么问题,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重的阴气。

  而天衡子一踏进这里就感觉到了一股迎面而来的熟悉。

  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竹上弦

为了不被河蟹也是很努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