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陈家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7 2020-11-15 23:08:47

  就在两人准备静静听女鬼开始讲故事的时候,一只箭矢突然从窗外射了进来,竟是直接穿破了天衡子的结界,将那女鬼打的灰飞烟灭。

  清欢正想去追,却被天衡子拦住了:“方才射出的这只是灭灵箭,如今天上地下只有两支,对方一出手就是灭灵箭,看来来头不小,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知观说的是。”清欢点点头:“那还有一支灭灵箭呐?知观知道吗?”

  清欢自然是听说过灭灵箭的威名的,这种箭自上古时代就已经出现了,一支就可灭掉一个神,威力巨大但数量也极其稀少,到了清欢那个时候,已经一支都不剩了。

  清欢至今还记得身边那群消息闭塞的神仙知道灭灵箭已经没有了之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不过想想也是,这灭灵箭对他们来说就是悬在脖子上的一把刀,要是有敌人来了他们还能打上一打,可要是面对这灭灵箭那他们真的是半点法子都没有了。

  天衡子淡定的说道:“还有一支在我这里。”

  至于为什么会在他这里,天衡子却是半句都不愿再说了。

  清欢撅了撅嘴,哼。

  不说就不说,她还不乐意听呢。

  “那知观,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呀?”清欢觉得有时候自己还是要主动一点的,女人嘛,还是一直怕没面子那哪能追的到夫君啊。

  “幕后主使今天肯定不会再来了,我们先睡吧。”

  天衡子这样子,像极了之前他们刚刚碰到的时候。

  清欢心里有些委屈。

  殊不知现在天衡子还沉浸在自己的梦中,他梦到自己亲手杀了清欢…

  可他怎么会伤害清欢呢…那可是他的清欢啊…

  “知观,你是不是不高兴啊…”清欢看天衡子的脸色不太好,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想想夙篱的事…可那件事也已经过去了呀,知观要生气也不该是这个时候生气呀……

  天衡子叹了一口气,他该怎么告诉她自己只是因为一个梦境所以才会如此呢?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只是有些累了。”天衡子轻轻将清欢拥到怀里,把下巴磕到清欢的头上,嗓音轻柔的说道:“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不知怎的,清欢鼻头一酸:“知观…”

  天衡子心里的雾霾被这轻柔的一声“知观”给驱散了,他轻轻的在清欢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嗯。”

  清欢感受到软软的、湿湿的东西贴在了她的额头上,还有独属于天衡子柔软的气息,眼眶都湿了。

  她用力的回拥住天衡子的腰:“知观,我喜欢你。”

  “我知道。”

  多好呀,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第二天一早,清欢和天衡子一起下楼,掌柜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眼里的情绪不明,像是惊讶,又像是意料之中。

  “道长、夫人,昨夜……”

  昨夜那个女鬼不是杨三小姐,清欢后来突然想起来,如果那个女鬼是杨三小姐,那她看到的场景不应该是杨三小姐被火烧的场面,而是杨三小姐眼里的世界。

  那些冷眼相对的人,和无耻嘴脸的道士。

  “昨夜我们睡的很好,这里的床铺很软很大,我们很喜欢。”

  尤其还是不要钱的。

  掌柜讪笑:“那就好,那就好。”

  清欢伸了个懒腰:“对了,今日的早膳是什么?”

  “有粥和小菜,还有包子啊馒头什么的,面食也有,只是不知道夫人想吃什么。”

  清欢略一思考,昨日那掌柜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后不仅热情相待,连他们住宿吃饭的钱都不算他们,这种便宜清欢自然是不占白不占的。

  “那就随便给我来一点吧。”清欢寻思了一下,她好像都挺喜欢吃的。

  “好嘞。”

  说完,掌柜就去准备吩咐下人准备吃食了。

  清欢就撑着下巴看着天衡子,哎呀,他们家知观真是怎么看怎么帅呐。

  这时,门口突然一阵喧闹,清欢正要凑头过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个肥胖的身体突然冲了进来。

  用清欢的话来说,这就是一坨球。

  那坨球看到天衡子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他本想去拉天衡子的手的,但却被天衡子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他倒也不介意:“道长,你能来简直太好了,呜呜呜。”

  一个大男人呜呜的哭,这场面实在不忍直视。

  “何事?”清欢见他一进来就缠着天衡子,目露几分不悦。

  那坨球这才注意到了清欢:“这位想必就是夫人了吧,果然是花容月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同道长真真是一对壁人。”

  这话若是换了从前清欢还是很受用的,但现在看到这么一坨球清欢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你有什么事吗?”

  那坨球抹了把眼泪:“我昨日就听闻有一位仙风道骨的道长和一位姑娘来了镇里,想着昨日太晚了不便打扰二位,今日一早便赶了过来……”

  “说重点。”清欢其实很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她不是道士,没什么普济众生的善心,她愿意留在这里也只是因为天衡子,要是天衡子也不想管这里的事,她早就离开了。

  而且这里背后的主使看来也不想招惹他们,否则昨天那支灭灵箭射的就不是那个女鬼了。

  无论是清欢还是天衡子,一旦中了灭灵箭,都是在劫难逃。

  “我求求二位能发发慈悲救救我儿子!”那坨球又哭了起来:“我乃是城东陈家的家主陈大河,我的儿子本和那杨家的三女定了亲,谁知那杨家三女最后竟落的了如此下场……”

  陈大河掩面:“后来她死后,总是阴魂不散来纠缠我儿子,我们请了不知多少法师道士来驱鬼了,但总是没有用,如今我的儿子就快要死了……”

  接着外面围观的人群也开始了:“道长,您可是天衡子啊,除了您没有人能救我们了,求求您就救救我们镇吧,我们就真的只能靠您了!”

  清欢皱起眉,把目光转向了掌柜:“是不是你透露了我们的行踪?”

  掌柜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