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叙真相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46 2020-11-15 20:13:57

  “那知观打算怎么做?”清欢看着天衡子,眼里满是信任。

  “若是按照掌柜所说,我们不必自己出手,那凶手自然就会找上我们。”

  尤其是他们白天还如此招摇过市,想必早就已经引起注意了。

  “既然这样,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清欢说着还打了一个哈欠:“那知观我先睡会儿,那妖孽想必没有那么快就会找上来,知观也睡会儿吧,布个结界就好了。”

  天衡子依言布了一个结界,拥着她在床上沉沉睡去。

  不知怎的,他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入魔,大开杀戒…甚至连清欢都……

  梦做到一半戛然而止,天衡子猛的从床上坐起身,清欢还当是那妖孽来了,睡眼惺忪的先虚张声势,大喝了一声:“妖孽!”

  门口有一个黑影快速的掠了过去,清欢没有注意到,但却入了天衡子的眼。

  “谁?”天衡子翻身下床,清欢也紧跟其后。

  等两人推开门出去以后,外面确实一片寂静,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方才那道黑影……天衡子很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知观……”清欢拉了拉天衡子的衣袖,觉得背后有些凉飕飕的。

  天衡子看也不看直接一个转身就将手中的剑往后刺去,这纯钧剑早就和他化为一体了,是以清欢都没有看见天衡子是何时拿出的剑。

  清欢转过身,好家伙,怪不得方才她觉得凉飕飕的,和着她身后跟了一个女鬼!

  那女鬼穿了一件血红色的衣袍,惨白的脸上真真是没有一点血丝,眼眶里还渗着血,嘴角像是被什么扎过一样,全是丑陋不堪的疤痕。

  清欢往后退了几步,好丑。

  “你就是杨三小姐?”天衡子冷着声音问道。

  “杨三小姐?”那女鬼的声音格外渗人,像是生锈的锯齿嘎吱作响:“你是道士,你就该死!”

  说完,她就原地暴起,长长的指甲眼看就要划到天衡子的面前,可天衡子却动也未动,眼前凝出了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仅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女鬼困在了结界之中动弹不得。

  清欢叹了口气,一脸好意:“杨三小姐,你明明知道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你这又是何苦呢?”

  那女鬼闻言身上的煞气更重了,但是却依旧近他们半点不得。

  门一关,两人将女鬼捉到了房中,清欢先给天衡子倒了杯茶,然后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她惬意的抿了一口茶:“说吧,为什么要杀我们。”

  女鬼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但还是在结界中不断挣扎,奈何实力悬殊太大,天衡子只消一个小法术就能将她碾倒。

  “哎,你这鬼,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清欢将杯子放到桌子上,围着女鬼转圈:“嗯,我这个人呢,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到处去玩,以前有幸去过冥府的十八层地狱参观,那里其他的没有,折磨鬼的东西倒是有不少。”

  “最有名的就是刀山火海了,这个你应该也知道吧。”清欢慢悠悠的说道:“听说你是被火烧死的,那你最怕的应该就是火喽?”

  “那几个道士徒有虚名,搞不来真的三昧真火,不过我就不一样了,去的时候顺道‘借’了点火种过来。”

  说完,清欢的指尖就燃起了一丝小火焰,那团小火焰不停的跳动着,映入女鬼的眼帘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这可是真正的三昧真火哦。”清欢调皮一笑,指尖一点那团火焰就朝着女鬼扑了过去。

  就在三昧真火进入结界的那一刹,瞬间变成了熊熊燃烧的大火,火舌席卷着女鬼残破的身躯,清欢看着女鬼哀叫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你说说你,那么执着干嘛,我只是问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又没问你其他的。”

  那女鬼咬着牙说道:“他是道士,就该杀!”

  “那之前住客栈的那些人呢?他们也都是道士吗?”清欢蹲在地上,用手沾水画了一个圈圈:“其实比起从你嘴里问出下落来,我更喜欢直接用看的。”

  说完,那些水珠就瞬间凝结成了一个圈漂浮在空中,中间逐渐出现了一副画面,正是那日女鬼被烧的场景。

  她赤着脚一步步的走上刑架,周围观看的人心里又惊怕但又觉得她活该,各种各样的情绪交融在一起,唯独没有一个人对她产生一丝同情。

  看着众人冷漠的脸,她心里终于失去了最后一点希望:“我杨茉在此指天发誓,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死后化成厉鬼也要将你们赶尽杀绝,剥皮抽筋,剔骨剜肉,让你们永堕阿鼻,受永世疾苦!”

  “啧啧啧,这火一看就是凡间的火。”清欢看了半天,最后发出了这么一句感叹。

  天衡子一时无语,只是看到清欢这法术还是生出了几分迟疑:“你这法术……”

  清欢知道天衡子的意思,于是她眼巴巴的看着天衡子:“知观你放心,这法术对你是没有用的,只对鬼有用,不过她的意志力太强了,所以这个法术有点限制,只能看到她临死前的景况。”

  说完清欢还觉得有些可惜:“一般都是能把人家生前的点滴看的一清二楚呢。”

  听到这话,那女鬼肩膀缩了缩。

  “不过你放心哦,你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我在这三昧真火上动了手脚,它只会慢慢的把你烧死呢。”清欢笑的一脸天真,但说出来的话却让鬼胆寒:“它会先烧你的尸体,从脚上开始,等把你下半部分的尸体烧光以后就会开始烧你的神魂,我估计了一下,大概烧上一天一夜你才会神形俱灭吧。”

  那女鬼在听到清欢的话后终于腿一软:“我说…我都说……”

  清欢满意的点点头:“那就从头说起吧,从……从你那个什么去礼佛摔了一跤开始说。”

  女鬼闻言冷哼一声:“摔跤?”

  清欢和天衡子对视一眼,果然有问题。

  “不过是这群徒有虚表的人瞎编胡造的东西罢了。”

  提到当初的事,女鬼的眼里居然开始流出血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