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狠心的女人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53 2020-11-13 23:57:00

  最后天衡子也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不过答案到底是什么清欢心里也清楚。

  心想着反正天衡子也是个别扭的人,能说出这番话已是她的惊喜之外了。

  “知观,我也好喜欢你啊。”清欢蹭着天衡子的胸膛,心里满满的欢喜。

  你看,止辞总归最喜欢的人还是她吧?

  不管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最爱的人永远只有一个清欢。

  “早些睡吧。”天衡子对清欢这般亲近还显得有些不自然,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抗拒的神色,这般的表现对于清欢来说已是莫大的进步了。

  “知观陪我吗?”清欢无辜的看着天衡子。

  天衡子没有接话,只是径自坐到了床边,好半晌才说道:“过几日……我们就要走了。”

  “去哪里?”

  “鬼城。”

  那里还有他的东西,总归……是要拿回来的。

  天衡子的脸上快速的掠过一丝阴霾。

  “好。”清欢顺从的说道:“知观说去哪里我就陪知观去哪里。”

  可清欢隐约觉得,这不是天衡子注定的那场生死劫。

  不过如今是或不是也没有那么重要了,只要能和天衡子在一起,总会碰到的。

  两人又在这个小树林里住了两天,期间天衡子只靠狼妖找来的蓬灵果果腹,好在他修为深厚,又有清欢从旁协助,不仅伤全好了,连修为都再次精进了不少,而清欢的日常除了是缠着天衡子,再多的,就是让那只狼妖给她到处打猎了。

  在她不懈的调教下,那只狼妖做饭已经是做的一把好手了,偶尔挖点野菜过来煮煮还能让天衡子都动上筷子。

  狼妖作妖不久,世事懵懂,可作为妖的天性告诉他,天衡子是个很不好惹的人物,而且他好像也很不喜欢它,于是它从不曾主动去接近天衡子。

  尤其是当它和清欢稍稍有些亲密的时候,总会感受到一股杀人般的注视,让它寒毛直竖,连带着离清欢都远了几分。

  “对了,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清欢吃完饭以后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若是可以,以后她也要和止辞一起来过这样的生活。

  狼妖有些疑惑的说道:“名字?什么是名字?”

  清欢迟疑了一下:“就是一个称呼,打个比方,我的名字是清欢,以后别人一喊清欢,我就知道他是在喊我了。”

  “哦……”狼妖一知半解的点点头:“我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我给你取一个吧。”清欢低头思衬了半晌:“日后你就叫夙篱吧。”

  “夙篱?”狼妖得了个名字显的很兴奋:“多谢仙姑赐名!”

  等他回去了,一定要给其他狼妖显摆一下,嘿嘿,他现在是有名字的狼了!

  清欢见他喜欢,心里很是满意,正准备说点什么话夸一下自己呢,夙篱的额头突然亮了亮,一滴血红的东西从他的眉心钻了出来,直接飞到了清欢的手上,清欢只觉得手臂一烫,随后那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一龙一妖正奇怪着呢,天衡子突然从屋子里走出来,若是除去他极差的脸色,清欢早就已经扑上去了。

  “知观……你……你怎么了?”清欢到底还是有些怕天衡子的。

  这也源于止辞在她的心里积压已深,只要天衡子一拉下脸,她就会条件反射的害怕。

  “你给他取名了?”天衡子压住内心翻腾的怒气,语气冷冰冰的问道。

  清欢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怂巴巴的“嗯”了一声。

  天衡子深吸了一口气:“它不懂就罢了,难不成你还不懂吗?”

  你是龙族,怎么可能不懂这些东西?

  清欢还有些迷茫,她不就取了个名字吗,知观这是怎么了?

  眼看着天衡子怒气冲冲的走了,清欢连忙追了上去:“知观,知观你怎么了呀?我不就是给他取了个名字吗……?”

  天衡子怒极反笑:“你作为苍龙一族,难道不知取名的含义吗?”

  清欢哑然,她其实只是一条不学无术的龙。

  两人僵持了好久,看着她一副心虚且茫然的样子,天衡子终是长叹了一口气:“在妖族,每只妖一生下来就会有名字,这是天道赐的,而没有名字的,一般是自己修炼成精的妖,这种妖不在妖道之中,若是碰到道士被收了,也不会有妖族的大妖上去找麻烦。”

  “还有一种没有名字的妖,就是被天道赐予姻缘的妖,若是你给他取了名字,而且被他所接受了,那他将会一生跟随你,而你的姻缘簿也会跟他绑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能解。”

  说道这里的时候,天衡子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杀意。

  妖也分四六九等,大部分的妖都是妖与妖结合生下来的,这种妖是受妖族庇护的妖,还有一部分靠自己修炼成为妖的妖,对妖族来说虽也是妖,但非同族之人,除非实力已经强大可以让妖族正视你了,否则不管是谁杀了你,都不会有妖族去追究。

  可这狼妖,偏偏属于天道姻缘的那一筹。

  这也难怪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只妖来找过它,就是为了让它能够碰到自己的另一半。

  天衡子一开始还当它只是因为吃了蓬灵果而修炼出了妖身,如今看来还是自己大意了。

  清欢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闯下了这般大的祸端,回想自己出世的时候,“清欢”这个名字好像就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她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自己要叫清欢。

  她哭丧着脸抱住天衡子的胳膊:“呜呜呜,知观我怎么办?我只想嫁给你啊啊啊!!”

  哎等等,她的姻缘簿不是早就和止辞的绑在一起了吗?

  难不成这狼妖还能后来居上当小三?

  这时夙篱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方才的话它也听见了,它不敢太靠近两人,天衡子身上毫不收敛的杀气让它胆战心惊,它哆哆嗦嗦的说道:“知观…知观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缠着仙姑的,我…我这就滚!”

  “赤狼族族长之子?”天衡子看到夙篱额头上的印记,心里突然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