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世外桃源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20 2020-11-12 21:08:01

  天衡子顿了顿:“不会。”

  “那就好。”清欢松了一口气,但是想想还是有点气愤:“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打打不到,摸摸不着,伤人却是一个比一个准,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向来都是她追着别人打,哪里有她被追着跑的时候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那里封印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妖怪,而是一个魔。”

  “魔?”清欢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

  现在的那些魔不还被关在妖魔道里没有出来吗?等他们出来至少还要等两千多年啊……

  “可那些气息分明就是魔障之气。”天衡子叹了一口气:“能有这么强的气息,怎么也该是魔族的大人物。”

  清欢心里突突直跳,如何真的是魔族的人,那她……还能帮天衡子渡过这个劫吗……

  天帝在她来之前就同她说了,天界是不可能插手他们的事的,如果没有天界的相助,他们怎么和成千上万的魔军缠斗?

  她倒不是怂,只是现在她少了那层龙鳞,根本抵抗不住魔的气息。

  而且现在光是魔的气息就已经可怕如斯了,要是那个魔头出世了他们该如何是好?

  再者说,如果是魔族的大人物,那他的出世也一定会引起魔族的关注,亦或者,魔族已经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了。

  而这一切,如果做的足够隐晦,是完全可以不引起天界的注意的。

  清欢尚还记得断魔崖上那一战,数万的魔兵气势磅礴,仿佛能倾吞天地一般,这世上,也只有止辞能与那魔尊一战了。

  可现在的止辞还是天衡子…他不过是个凡胎肉体,如何能与魔尊相比?

  清欢心里越发的担心。

  “那日你引来天雷,我毁掉那塔时就发现那是当初魔尊阡陌大战时用的浮生塔。”天衡子瞥了一眼清欢:“若真是魔族,那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清欢对几千年的世界是真的不了解,再加上现在的世界和当初的世界也有一些出入,清欢唯一知道的消息在这里根本一点都用不上。

  而且这又是人间,她明明应该是在这些人里最聪明知道的最多的一个,但实际上她却是最不清楚这里一切的人。

  清欢有些沮丧。

  “那鬼城的传闻我并非没有听过,只是版本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天衡子笑着摇头:“但我听到的最多的一个却是如此……”

  清欢赶紧往天衡子旁边凑了凑,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她最喜欢听故事了。

  “约莫在一千年前,有一个城里的城主为人纯正,爱民如子,在城里有口皆碑,城里的百姓也很爱戴他,直到有一天,他爱上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在城里的名声也很好,也是高官子弟,而且她也爱慕城主很久了,人人都赞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他们成婚了,婚后还育有一子一女。”

  “就在众人以为他们会幸福快乐的过下去的时候,悲哀的事却发生了。”

  清欢心里动了动:“什么事?”

  “有一个女子心里也暗暗的爱慕城主,最后设计害死了那两个孩子,还杀死了那个女子。”

  “城主因为接连失去了孩子和妻子,逐渐变的阴暗,最后竟成了魔。”天衡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为此感到了可惜:“后来他就设计拿他的百姓祭天,许给他们永生不死的期盼,他们深信自己爱戴的城主,只等着他们的城主再次复活,重新统治他们的生活。”

  “只是他们不知道,那城主只是想利用他们换回自己妻子的命。”

  清欢听完,心里感慨万分:“他们相信自己的城主,所以将自己的命交给了他,可是他们的城主却将他们当作了祭品。”

  “这不过是个传说罢了,若是全部是真的,也就不是传说了。”天衡子看了一眼窝在自己身边的清欢,眼里的温柔都要溢出来了。

  “那倒也是。”清欢瘪嘴:“知观我好累啊。”

  清欢已经一晚上没睡了,路上又消耗了大量的灵力,还一直担惊受怕,早就累的不行了。

  整个房子只有一张床,说床也不能算,比塌大一点,比床小一点,就是天衡子身下的这一张床。

  “睡吧。”天衡子从床上下来:“我先去外面看看。”

  “可是你的身体……”清欢还是有点担忧,她拉着天衡子的袖子,美目盈盈:“你受了那么重的伤。”

  去外面看什么?看风景吗?

  还不就是想躲着她。

  哼。

  “知观,你就陪陪人家嘛。”清欢拉着天衡子的袖子轻轻的摇晃:“人家一个人会害怕的。”

  天衡子犹豫了一下:“好吧。”

  清欢如今是越敢来越敢在天衡子面前撒野了,自从她确定天衡子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之后。

  “知观睡这里。”清欢往里面挪了挪,然后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床位:“我怕冷,虽然这里没有灰尘,但是这里的被子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发霉啊长虫啊什么的,我皮肤那么嫩,万一被伤了怎么办?”

  清欢认真的说道:“知观还是陪着我吧,我冻着了最后不还是你照顾我吗?”

  见清欢说的一脸真诚,天衡子无奈的摇摇头:“罢了。”

  天衡子愿意陪她,清欢眼角眉梢都挂上了喜意,她乖俏的蹭着天衡子的手臂,朝着他撒娇,甜甜的喊上了一声:“知观~我好喜欢你呀~”

  天衡子嘴角微微勾了勾,但很快又消下去了。

  他的心里扑通扑通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破土发芽。

  “快睡吧。”天衡子笔直的躺在清欢的身边,身体有些僵硬,清欢也不在意,这只是第一步,很快天衡子就会习惯她的。

  清欢往天衡子身边靠了靠,闻着独属于他的味道,一阵安心,很快就投入了梦乡。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是?

  不用担心会不会有人打扰他们,也不用担心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两个人就这样在这里恬静的过下去。

  天衡子看着清欢的睡颜,目光逐渐幽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