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护法的重要性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5 2020-11-11 23:05:02

  “这……”众弟子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惊讶:“您居然能招来云雾!”

  “嗯。”清欢点点头:“小意思。”

  “好了,你们先上去吧。”清欢见天衡子的脸色不是很好,连忙先将那些弟子招了上去:“这祥云会把你们送回上清宫的。”

  “那师娘,您和师傅怎么办……?”其中有一个弟子担忧的问道:“如今外面这么危险……”

  清欢一脸正色道:“你师傅乃是上清宫的知观,我是他的夫人,如今正是天下危难之际,知观毅然挺身而出,我又岂能退缩,将黎民百姓之于水火中去呢?”

  众弟子听闻此言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浓浓的敬佩:“是我等狭隘了。”

  “好了,你们快回去吧。”清欢招招手:“上了这祥云,一般的邪物是不敢惹你们的。”

  就算真的有不长眼的东西撞上来,他们好歹也是天衡子的徒弟,怎么也不该差到哪里去。

  “多谢师傅、师娘。”

  等众人走了,天衡子一口血喷了出来,被他血沾到的一棵树立即就焦了一半,其他树见状不由得沙沙作响。

  清欢暗骂了一声:“这破地方怎么连树都成精了?”

  “我们先走。”天衡子擦掉嘴角的血迹:“是我拖累你了。”

  “瞎说什么呢。”清欢心里一动,随后拿起天衡子的纯钧剑,摸了摸它锋利的剑身,亲昵的说道:“我们现在就靠你了。”

  纯钧剑“嗡”了一声,像是在应和清欢的话。

  清欢很满意的看着纯钧剑,不错,不愧是神剑。

  说完,清欢就将纯钧剑丢了出去。

  没错,就是用丢的。

  还好纯钧剑有灵,自己浮在了半空之中,清欢扶着天衡子上了纯钧剑,纯钧剑见两人站稳以后便稳当的浮了起来。

  “知观,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天衡子如今受了伤,他又不想让弟子知道,自然是不能回上清宫的。

  “去我曾在人间住过的一处小屋吧。”天衡子迟疑了一下,随后开始用灵力引路。

  清欢虽然心疼,但也没有办法。

  她本就对这里不熟悉,再加上她的方向感又极差,因此一时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好在天衡子早就和纯钧剑心意相通了,他也无需耗费太多的灵力就能给纯钧剑引路。

  清欢一路上还在想,是不是这一劫就是天衡子的大劫?

  这上天没有给过两人任何预警,还真是让人头大啊。

  清欢还没有想到的是,天衡子原先住的屋子只是一间再简单不过的竹屋。

  两人落地之后,天衡子收起了纯钧剑,清欢继续扶着他。

  “咦?为什么这里没有灰尘啊?”

  既然是天衡子的地方,那就应该没有其他人会来吧……

  “这里有一处结界,是我当初设下的,许是因为结界的缘故,所以里面没有灰尘。”天衡子说着还咳嗽了几下,一副虚弱的快要晕过去的样子。

  清欢几曾看见过天衡子这样子,他现在这个样子让清欢想起了当时的止辞,他那时都已经虚弱的连同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见清欢有些出神,天衡子的眼神暗了暗,不过清欢都还没有看见他的眼神,就很快的被他掩饰过去了。

  “你先把我扶到塌上吧,我去打坐一会儿。”天衡子的气息已经很弱了,清欢抹去心里的恐慌:“好。”

  她是真的害怕,她害怕她连止辞存留在这天地之间最后一抹气息她都保不住。

  她明明是要来帮他渡劫的……怎么偏偏却成了他救她呢?

  不行,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清欢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只是如今她连那黑雾的来历都搞不清,天衡子受了什么伤都不清楚,如何对症下药呢?

  若是这世上有后悔药,清欢一定要给自己买上一堆,在自己去那座鬼城之前就拦住自己。

  片刻过后,天衡子已经理好了自己体内的气息,睁眼看到清欢正睁着她那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心里又心疼又好笑:“怎么了?”

  清欢像只受伤的幼兽,在天衡子的身边蹭了蹭,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责:“如果不是我耍性子,知观就不会受伤了。”

  天衡子安慰道:“其实这件事是一定会发生的,那座城我早就有耳闻了,只是因为事务繁忙,再加上那里又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大乱子,所以没有去看,如今我倒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闯了进去,我还不一定会发现这么多事情。”

  “真的?”清欢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天衡子点点头:“我骗你作甚?容尘之死,也自是他的定数,你无需太过自责。”

  “哦。”清欢闷闷的说。

  容尘……好像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来着。

  虽然不能和知观相比,但也算是生的唇红齿白的小生了。

  真的太可惜了……

  天衡子知道一时半会儿也是解不了清欢的愁的,索性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清欢一向都看的开,过上几日她就不会一直纠结于此了。

  只是她心里一直想着其他的男人,那可真难受啊。

  天衡子的深吸了一口气,要忍,千万不能把她给吓跑了。

  “知观你现在舒服一些了吗?”清欢又想起天衡子身上的伤:“让我看看好吗?”

  天衡子的手顿了一下:“不用了,这些伤我自己就可以治好,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清欢却不依:“知观,你就让我帮你吧。”

  “你若是真心想帮我,那就帮我护法吧,你我修炼的法门不同,还是不要强行搅合了。”

  清欢何尝听不出来天衡子敷衍的态度,若真的只是因为修炼的法门不同,当初她受伤的时候不都是天衡子给她疗的伤吗?

  怎么现在换到他的身上就同修炼扯上关系了?

  “好吧。”清欢想了想护法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既然知观都这么说了,那她还是乖一点吧。

  清欢叹了口气,自己真的是太懂事太贴心了。

  “对了知观,那些黑雾不会跑出来吗?”清欢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