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你来了!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35 2020-11-08 22:38:56

  就在清欢以为止辞会否认的时候,小妖突然出现的打断了她的偷听。

  它颤颤巍巍的看着清欢:“我……我都弄好了。”

  清欢恶狠狠的瞪了它一眼:“我知道了!”

  再多的,清欢就没有梦下去了。

  因为她被吵醒了。

  清欢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好像有什么冰冰凉凉滑滑腻腻的东西滴上去了。

  就在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了房梁上横着一个人,脸正对着自己,那张脸已经腐烂了一大半,一个眼珠子还吊在眼眶上一晃一晃的,而方才落到清欢脸上的液体正是从他身上滴下来的血。

  清欢像是没看见一样又闭上了眼睛。

  等等!

  清欢猛的弹起身,鬼啊!!

  清欢此刻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是个神仙。

  她直接从床上跳到地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要开始往外面跑,那僵尸自己也没有想到清欢会是这个反应。

  一般不都是被吓到尖叫然后缩在被子里不敢动吗?

  怎么这个人好像有点不一样?

  清欢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就是神仙,怕他什么??

  于是她壮着胆子:“你是谁?居然敢来我这里撒野,也不看看你姑奶奶是谁?”

  那僵尸冲着清欢龇牙,面目越发狰狞,像是下一刻就要冲着清欢扑过来一样。

  清欢闻着令人作呕的酸臭味,胃里一阵翻腾。

  这东西,怎么那么恶心?

  这僵尸虽然有了灵智,但论道行是怎么都比不过清欢的,所以两人对招还不过两招,它就被清欢困在了阵法里面。

  清欢也不管它,反正它现在被自己困着也什么都做不了。

  随手化出了一盆清水,对着客栈里的铜镜开始细细的擦去脸上的黏液,清欢越看越生气,越看越觉得恶心,尤其是一想到刚才这个丑东西就在上面看着自己睡觉的时候,清欢心里就无比的膈应。

  万一方才自己洗澡的时候它也在场呢?

  那自己岂不是被它看光了??

  清欢瞬间浑身上下就起了鸡皮疙瘩。

  太恶心了!!

  好不容易洗完脸上的东西,那僵尸还在阵法里咆哮,清欢就坐在椅子上沉思,自己到底是把它用火烧死还是用水淹死会比较残忍一点。

  这种东西没有痛觉,但要是用红莲业火去烧,那烧的可不值是他们的尸体,还有他们的灵智。

  清欢不是没有看见过红莲业火烧尽僵尸,只是那场面着实有些不堪入目,像她这种处处追求美丽的仙子肯定不喜欢这种场景。

  至于用水淹……这个清欢还没有试过,更没有看见过被水淹死的僵尸,不如今天试试?

  清欢被吵醒已经很不舒服了,现在又碰到让她不舒服的人和东西,她心情就更差了,于是她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出气。

  现在睡觉也不可能了,她已经被恶心的睡不着了,算了,就好好折磨折磨这个东西吧。

  清欢冷笑着看它在阵法里横冲直撞,看样子虽然是开了灵智,但智商……也不是很高啊。

  清欢看到客栈房间的一角放了一把桃木剑,眼睛眯了眯,她之前倒是没有注意到,能在房间里放桃木剑,看来这家店的老板娘也知道这里有异常。

  想起她去房间的时候老板娘嘱咐她的话,让她夜里不要出门,原因是这城里盗匪居多,她生的这般好看很容易被人盯上。

  当时清欢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挺欢喜,都有人夸她好看了,如今看来这其中估计也另有文章。

  于是她随手拿起了方才那只金钗凌空一划,阵法的内部就出现了一个破口,无数咆哮着的火舌争先恐后的奔向那只僵尸。

  原先还耀武扬威嚣张至极的僵尸此刻顿时失了气焰,被火舌舔舐的惨叫连连。

  这种类似动物的嚎叫在夜里其实是很诡异的,尤其是在客栈中发出的声音,怎么听都怎么觉得恐怕。

  清欢觉得有些奇怪,她并没有施法屏蔽这个僵尸的叫声啊…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这么安静,都没有一点动静的,难不成都是因为太害怕所以都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这里的人胆子也太小了吧。

  清欢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个僵尸显然还没有到会开口说话的地步,所以清欢也不指望从它口中问出什么东西来,若是这种折磨能引来它背后的人倒是还可以。

  清欢一脸善意的看着眼前的这只僵尸:“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但是如果你愿意带我去见你的幕后主使……”

  说到这里,清欢觉得它可能听不懂,于是尽量用比较通俗的语言去解释:“就是只要你把我带回……你家,你的老巢,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这火杀不死它,顶多就是让它感受到无比的痛苦罢了。

  那僵尸没有搭理清欢,而是继续在阵法里挣扎。

  清欢的眼睛暗了暗,她都闻到烧焦的味道了,它怎么还能这么倔强?

  就在她准备加大火力的时候,门突然被踢开了。

  她还以为是僵尸的同伙来了,正要拿起剑往上冲的时候,脚步突然顿住了。

  她有些发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就在众人以为她又要跑的时候,清欢直接一头扎进了眼前人的怀里,连剑都不要了,随手就给扔在了怀里。

  如果僵尸懂得什么叫演技的话,估计眼前这位清欢都可以去拿个最佳演技奖了。

  清欢在天衡子的怀里拼命的挤泪水:“呜呜呜,知观,它欺负我……”

  说着,清欢用手指了指那只僵尸,声泪俱下的控诉:“他偷看我洗澡,偷看我睡觉,还想吃了我!要不是知观你来的及时,我可能……我可能……呜呜呜……”

  跟在天衡子身后的几个弟子面面相觑,尤其是看到那只只剩下一口气的僵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确定真的不是你在单方面吊打这只僵尸吗小师娘?

  容丰已经有些无力吐槽了。

  可天衡子却一反常态,不仅温柔的拍了拍清欢的脑袋,还安慰道:“我这就替你出气。”

  清欢抬起脸,眼角还挂着几颗装模作样的泪珠,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知观……”

竹上弦

啦啦啦知观又回来了啦~最近有点事,所以更的比较晚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