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恶龙害羞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10 2020-11-07 23:50:03

  清欢努力回想点石成金术的咒语,然后将手一伸,“唰”的一下,方才那个小二送上来的簪子就变成了金子做的。

  清欢拿起簪子很满意的看了看,不错,不错。

  等她沐浴完以后就换上了那套衣服,尺寸也和身,雪白的裙裾上还绣了一朵淡雅的小花。

  清欢不认识这种花,觉得好看也就没有管它,脱了上衣就钻进了被窝,美美的和周公会面去了。

  而天衡子感受到了清欢洞府的异动,猜到了很有可能是清欢回去了,虽然他也猜到了清欢应该已经走了,但还是带着弟子去看了一下。

  凡事只怕万一。

  等他赶到的时候,地上果真只剩下了几个箱子。

  “去镇上看看。”

  天衡子实在摸不清这条龙到底要做什么,但按照她这几日在观里的表现来看,她是极爱凑热闹的。

  离这里最近的小镇过几日会有灯会,也许她会去那里看看也难说。

  “是,师傅。”容丰也有些担心清欢,你说她没心机吧,毕竟能养成如此庞大的龙身怎么也得上千岁了,不该是个单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可你要说她有心机吧……

  容丰怎么看都不像啊。

  她虽然调皮,但她做的很多事只是因为她不懂,她不懂这么做的后果,她只是想做,就这么做了。

  若是她落到人间,说不定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呢。

  容丰有些担忧。

  天衡子何尝不知清欢的秉性,也正因如此他才匆匆带着弟子下山了,此事因他而起,他自然是要对清欢负责的。

  至少……也要看着她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自己才能放心。

  等天衡子赶到附近的小镇上时,天已经全黑了下来,深更半夜的也没有客栈开门了,天衡子决定先带着弟子在外面将就一宿,第二日一早再进城。

  他们修道之人自然不会在乎住宿简陋与否,平日里下山除妖风餐露宿的时候也不少,几个弟子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当即就找了一块空地,从乾坤袋中拿出了帐篷支了起来。

  只有天衡子看着眼前的小镇若有所思。

  “师傅,怎么了?”容丰蹭到天衡子身边问道。

  天衡子眼里有一丝担忧:“这清霞镇只怕是些不太平。”

  方才他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漂浮在清霞镇的上方,但走近了又消失不见了。

  其实清霞镇有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就是上清宫脚下都会有一些小妖精,只是这些小妖精从不害人,要么是一心修道,要么就是单纯的在人间游戏,他们既无害人之心,上清宫自然也不会对他们下手。

  其他地方的亦是如此。

  如今早就不是那个见妖就杀的年代了。

  “可是……这里没有什么妖气啊?”容丰是天衡子的大徒弟,也算是有点道行的。

  “你看到那团幽火了吗?那是鬼气留下来的。”天衡子指了指不远处漂浮着的若隐若现的火焰。

  “您是说……这里是闹鬼?”

  “嗯。”天衡子迟疑了很久才回答容丰的问题,就在容丰以为天衡子只打算回他一个“嗯”的时候,天衡子面上快速的掠过一丝异色:“而且还是和妖怪为伍的厉鬼。”

  “啊?”

  这妖和鬼是不同世界的,作妖的向来瞧不起当鬼的,当鬼的也一直不喜欢作妖的,这两个怎么可能搞到一起去?

  “那清欢姑娘……她在里面会有危险吗?”容丰看了一眼天衡子的脸色,然后问道。

  “她是苍龙,这里面的东西还伤不到她,只是有些难缠罢了。”天衡子转身走到火架前:“夜里都警觉一些,他们虽然不敢过来,但我们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是,师傅。”

  清欢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自己和止辞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在蓬莱的日子。

  她和止辞在一起,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虽然偶尔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止辞总是能很快的就让她开心起来。

  她梦到了自己还是一条小龙的时候,还学不会完全化型,就像之前在上清宫里一样,总是半人半龙的样子。

  她喜欢拖着尾巴到处溜达,蓬莱的小妖看到她就溜,谁知道下一刻她的尾巴会甩到谁的身上。

  那天晚上,她看见止辞的屋里来了一个女仙,长的比她好看,腿也是人腿,就连啵啵都比她大。

  清欢有些不高兴,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很危险,她很有可能会抢走止辞!!

  这是清欢绝对不允许的。

  于是她强迫了两个小妖为她卖命,威胁他们要是不帮自己的忙,就要把他们的根都拔了当柴烧火。

  一众小妖毕竟还是打不过她,最后都屈服了。

  清欢知道平日里要是有客人来了,止辞都会让人上茶,于是她故意在茶里放了很多盐巴,让那个小妖呈上去的时候把那个有盐的茶水给女仙,没盐的给止辞。

  还有一个小妖就负责给她做证明,要是止辞问起来了就说他们两个在探讨法术,清欢甚至连练的是什么都已经串好口供了。

  那小妖不负清欢之望,把加了盐的那杯茶水递给了女仙。

  但当清欢听到那女仙同止辞说的话的时候,只觉得那杯茶水里放的东西还不够多。

  “止辞上神,您就甘心一直留在这里吗?你是天界的战神,本该是这世上最荣耀的人。”那女仙明显有些激动:“可为何偏偏甘愿留在这方寸之地,去照顾一条连化形都不会的龙!”

  清欢有些沮丧,她一直知道自己是止辞的累赘。

  “这天界有多少女仙倾慕于您,为何您却不愿给予她们一眼?”女仙看着止辞眼里满是心痛和可惜。

  “与你何干?”止辞原本还没什么,但当他听到她说清欢的时候,眉眼都锋利了几分,说话也就开始不留情面。

  女仙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何偏偏只喜欢她一个……”

  再多的,清欢耳朵就进不去了,因为她听到了“喜欢”两个字。

  止辞……喜欢自己?

  清欢的耳朵尖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