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铜钱惹出的“血案”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60 2020-11-06 22:44:44

  这件事结束以后,清欢再也不敢随便把尾巴伸下去了,直到很多年以后她再度回想起这件事都不禁感叹,她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天衡子在旁边看着她,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是不是该告诉她,那湖里根本没有鱼……

  当时他们没有同清欢说,只是想给她找点事情做,免得又去祸害人家,现在没有同清欢说,是因为不敢说,若是让她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生气呢。

  清欢在上清宫惹的祸自然不止这么几桩,有一次,她趁着天衡子下了早课,偷偷溜过去指点那些弟子武功。

  有一说一,清欢确实会点功夫,好歹也是止辞带出来的人不是?

  再加上都是些经过止辞优化过的招数,一下子众人都觉得自己是真的占了便宜。

  只是清欢学的和他们学的毕竟不太一样,最后众弟子武功学是学了,只是学的颇为不伦不类,还白白浪费了他们不少时辰。

  容丰总结了一下清欢对他们的帮助,发现总体还是错大于功的。

  每一次都是天衡子给清欢收拾残局,连他们几个徒弟都要看不下去了,可天衡子不说,他们也就装不知道。

  清欢这个时候已经在山下了,她虽然很少来人间,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比如说她就知道,在人间,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得有钱。

  等她赶到洞府的时候,洞府的周围已经被天衡子设下了结界,如果她强行闯入,天衡子一定会知道她的行踪。

  清欢看着眼前的结界气的牙痒痒,该死的天衡子!

  不过算算时辰天衡子这个时候应该都还没发现她不在了,钱和命之间清欢果断的选择了钱。

  下一秒,清欢就祭出了自己的剑“哐”的一下把结界劈开了一个口子。

  她动作麻利的钻了进去,看到眼前的狼籍心里哪叫一个痛啊。

  畜生!

  打伤她就算了,居然还偷她的钱,要是让她再碰到那些人,一定饶不了他们!

  清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是这么想的了。

  然鹅她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根本没有看见过哪些劫匪。

  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天衡子的厢房里了。

  清欢眼泪汪汪的拿去乾坤袋,把自己为数不多的财宝都收了进去,然后干脆利落的就转身离开。

  总有一天,她还会有钱的!!

  “这位姑娘,要不要吃点什么啊?”茶摊上的老板平日里看惯了南来北往的人,貌美如花的也不在少数,只是甚少看到如此美貌的女子。

  清欢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她的钱!!

  那老板一眼就看出了清欢一闪而过的窘迫,若是能和这般好看的女子春风一度……

  就是让他把茶摊拱手相让他都愿意。

  清欢自然也看到了老板眼里的猥琐:“这位大哥……我……我同我的爹娘失散了,就在昨日……”

  清欢咬了咬嘴唇,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现在……没有钱。”

  老板见此心都软了,这么大一个美人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这换谁谁顶的住?

  “姑娘莫要担心,今日这茶钱,我出了,你就放心吃吧。”老板拍了拍胸膛,正义凛然的说道:“我虽不如上清宫的道长们能在人间行侠仗义,但我也平日也是处处以他们为榜样的!”

  清欢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个老板一看就很没有文化。

  “那就多谢老板了。”

  老板却还在沾沾自喜,她一个小姑娘能吃多少东西?再加上现在天色渐晚,他随便在饭菜里给她下点什么东西,她能吃出来什么?

  最后不还是要任他施为?

  若清欢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只怕是真的会中招,但清欢是条龙啊。

  老板见四下无人,偷偷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包用纸包着的迷药,倒入了清欢的茶水之中。

  他摆了这么多年的茶摊,这些东西自然是随身携带的。

  除了迷药,他的腰间其实还暗暗的别了一把匕首,这里的人鱼龙混杂,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没想到如今却是给他用上了。

  老板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见清欢吃的开心,老板心里更开心了。

  只是当清欢吃了一碗面、一盘糖醋排骨、一盘糖醋里脊、一盘红烧肉、一盘炒青菜的时候,老板的笑终于维持不住了。

  好在清欢终于停下了,在老板快要滴血的眼神里,清欢有些意犹未尽的摸了摸肚子:“没想到这个小茶摊里面还有这么多菜,不错,不错。”

  虽然还没吃饱,但是填填底还算可以了。

  老板有些欲哭无泪,茶摊里的菜自然是没那么多花样的,他可是把自己家里的菜都给赔上了啊。

  今天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这个女子给拿下!

  不然真的白亏那么多钱了。

  只是为什么她的迷药还没有发作?

  老板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清欢,又回想了一遍方才自己的动作,清欢确实是吃了那迷药无疑的!

  可能是她吃的东西太多,所以现在还没有发作吧。

  老板自我安慰道。

  清欢吃完自然就要上路了,她想了想还是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文钱,这是她刚才在路上捡的:“老板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这文钱是上清宫的天衡子道长之前给我的,说若是有事便让我拿着这枚铜钱去找他。”

  清欢吃出了菜里的不对,但现在也不是太过纠缠的时候,这里离上清宫不远,天衡子随时都可能追上来,她自然是能走多快走多快的。

  老板闻言有些犹豫,这人可是和天衡子有关啊……但万一她是骗自己的呢……

  清欢心里暗笑,面上却愈发的悲哀:“如今道长身边已有了其他人…我自然是不好再去找道长救命的。”

  “姑娘多虑了,天衡子道长以慈悲为怀,若是知道姑娘的悲惨身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老板想了想,喜欢天衡子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就是男人都有不少,若是这只是她随便扯的谎,那自己岂不是亏了?

  清欢坚定的摇摇头:“女儿家还是清白重要,老板大可以拿着这枚铜钱去找天衡子道长,他见到这枚铜钱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