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睡觉误事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90 2020-11-05 20:41:55

  容丰的嘴唇嗫嚅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她。

  他左右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便小心翼翼的凑到她的耳边:“我师姑要回来了。”

  清欢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回来你那么发愁干嘛?她是母夜叉啊。”

  容丰气的牙痒痒,我是在担心你好不好。

  “她喜欢我师傅。”容丰又把声音压了压。

  清欢的耳朵实在是太灵光了。

  “什么!”清欢脑中“噔”的一声,是情敌!

  容丰看到清欢终于有几分危险的意识了,眼里甚是宽慰:“她和我师傅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喜欢师傅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了。”

  要是在以前,清欢对这些可能会成为她情敌的人还都是不屑一顾的,但现在不一样了,她连天衡子的心都摸不透,更别提情敌了。

  于是清欢把容丰拉到一边:“你倒是同我说说,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容丰一开始是不愿意的,毕竟那人也是自己的师姑,要是让师傅知道自己在背地里讲师姑的坏话,还不知道师傅要怎么罚自己呢。

  但清欢才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呢,威胁人她最有一套了。

  “你要是不跟我说,我就告诉天衡子……说你偷吃肉!”清欢恶狠狠的说道:“吃的是明素给我买的肉!”

  “……”容丰第一次觉得,这只龙的脑子可能不太好。

  “你们在做什么?”天衡子推门出来,正好看到两人蹲在地上说悄悄话。

  清欢有些郁闷,她本以为上次那道天雷就是天衡子命中的劫数,连自己身上的伤都顾不得就冲上去去救天衡子,谁想到都这么久过去了,天界还是给出半点动静。

  没有动静,也就是说这个劫还没渡完。

  清欢听到天衡子的声音,下意识的朝他看去,他披了一件烟青色的披风,站在门口,颇有几分浊世佳公子的感觉。

  这还是清欢第一次看到他穿其他颜色的衣服。

  难不成是因为他的小师妹要回来了所有才这么打扮的?

  清欢心里有些烦躁。

  这几日天气逐渐回暖,清欢经常露出龙身去晒太阳,因为之前在东海那次,她的龙鳞被逆着捋了一遍,所以现在龙鳞脆弱的很,这段时间她出门基本都是上半身人身下半身龙身,多把龙鳞露出来会好的快一点。

  天衡子住的地方灵气又足,清欢很是喜欢。

  但此刻她却又气又急,尤其是看到天衡子和往常不同的表现的时候,清欢很不耐烦的用尾巴拍了拍地面,然后撅嘴转身离开。

  看起来高傲极了。

  天衡子看着清欢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就将容丰叫了进去:“这封信你去交给掌教师尊。”

  “是。”容丰小心翼翼的接过信,偷偷看了一眼天衡子的脸色,嗯,没什么异样。

  “还有事吗?”天衡子已经拿出了一本书继续看了,见容丰还没有动,遂出声问道。

  容丰摇摇头:“没事……只是……师傅打算如何处置清欢姑娘?”

  如何处置清欢……这确实是个问题。

  想到就快回到山上的莫芸天衡子就有些头疼,莫芸在信上说自己约莫还有五日的样子就要到了,算算她启程的时间,定然是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之前清欢虽然替自己承受了天雷的一击,但不知为何,他最近总是心绪不宁,而且极容易恍惚,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尤其是在清欢昏迷的那段时间,他还莫名梦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画面……还都是同清欢有关的。

  他很确定他此前从未见过清欢,可那些梦境又作何解释呢?

  “先让她在我的厢房里住着吧。”天衡子摆摆手。

  现在还不是公开他们两个关系的时候。

  容丰本想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师傅做事一定有他的用意,容丰遂也不再多说什么,拿着信就出去了。

  天衡子见容丰走了,保持原来的动作愣了很久,连手都发酸了才缓缓的放下书卷,看着窗户外的景色缓缓叹了口气。

  清欢回了天衡子的厢房,气的想要把他的厢房给掀了,这个臭男人,居然和他的师妹勾搭在一起!!

  简直不能忍!

  他师妹能有自己长的好看吗?能有自己腿长吗?能有自己……啵啵大吗?!

  肯定没有!!

  就算有她也不承认!

  想起天衡子对自己一直不冷不淡的态度,清欢心里顿生出一种挫败感。

  虽然天衡子一直避着她,但也不妨碍她缠着他,一天里她总能有时间碰到天衡子的。

  约莫是四五天以前吧,她知道天衡子讲完早课以后一定会回书房,她就偷偷的躲在天衡子书房的桌子底下等着天衡子回来。

  结果天衡子还没有等到,她自己倒是先睡过去了。

  当时明汜见她一直不出来,便想着给她把早饭端进去,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有反应,平日里听到什么动静清欢早就出声了,于是他默念了一声得罪了就闯了进去,最后果真看到了空空如也的厢房。

  一开始他还以为清欢只是出去散心了,但一直到了晌午都没有看到清欢的动静这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清欢的特殊身份,上清宫上上下下都将她看的极重,明汜问了好几个道童都说没有看见过她,到后来整个上清宫都知道了这件事,就连天衡子都被惊动了。

  一行人将上清宫上下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有看到清欢,就在众人以为她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准备下山找她,天衡子回了趟书房拿东西,结果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他心里明白了几分,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就看到被雪白的狐裘裹的只露出一个脑袋的清欢,正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窝在他的书桌底下睡觉,小脑袋还一点一点的,嘴角挂着一串亮晶晶的东西。

  天衡子:“……”

  这场闹剧是以众人看见了清欢被天衡子抱在怀里送回了厢房为终结的。

  其实这也不是天衡子的原意,只是他实在是叫不醒清欢……

  说她睡在自己的书房里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如今找到她了也不能真的让她继续睡在书房的桌子下面,书房里更没有睡觉的地方,无奈之下只能将她送了回去。

  只是好像众人对他们的误解更深了……

  

竹上弦

天衡子:龙的本质是只猪   清欢: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天衡子:那刚才是谁睡在我的书桌底下,一睡就是一整天的?   清欢:我是冬眠!冬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