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情敌将至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45 2020-11-04 23:53:31

  清欢对上清宫的伙食十分的满意,就是当着天衡子的面她也不再有所顾忌。

  她已经想通了,与其畏首畏尾的假装自己端庄优雅,倒不如就大大方方缠着天衡子,装什么矜持,装矜持能有夫君吗?没有。

  “知观,这个好好吃,你也吃一点嘛。”清欢看着满满一桌的菜心里很满足,最重要的还是桌上居然有烤鸭!!

  清欢看到烤鸭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道观,是不能沾荤腥的,肯定是天衡子知道自己喜欢吃肉特地吩咐下去的,不然谁敢上荤菜?

  她还没开心多久呢,天衡子的脸就已经板下来了:“这是谁做的烤鸭?”

  明素正在后厨做菜呢,突然就被叫了出去,他一脸懵的拿着勺子走到天衡子面前,还未等他发话,天衡子就已经准备开始劈头盖脸的开始训话了:“是谁让你做的荤菜?”

  明素愣了一下:“是我特地从山下买来的……”

  天衡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原因。”

  明素看到天衡子沉的快要滴水的脸色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是……是因为……因为师娘。”

  “我?”清欢正吃的不亦乐乎呢,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师娘,师娘是谁?难不成这天衡子背着她还另外有人??

  随即她把目光投向明素,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喊的就是自己。

  这个称呼清欢很满意。

  可明素还当她是生气了:“不是,师娘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弟子以为您是非出道之人,又是真龙,再加上重伤刚愈,便想着定然吃不惯观中的素菜……”

  清欢听到这里简直对这个明素是十万个满意,这上清宫的弟子一个个的简直太可爱啦,比天衡子还要可爱。

  于是她手一挥,笑眯眯的说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我很喜欢。”

  “荒唐!”天衡子眉头紧锁:“你乃是修道之人,难不成连规矩都忘了?投机取巧,阿谀奉承……”

  清欢听不得天衡子这么批评他,多乖的一个小道童啊!而且还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这样的宝藏小道童天衡子居然也是狠的下心骂他!

  “知观莫不是觉得他不该对我好?”清欢打断了天衡子的话:“我同你关系……虽不一般,但我终究不是修道之人,我可以喝酒吃肉,他尊重我就像尊重你一样怎么了?”

  天衡子不欲和清欢争辩,同女人做争辩,向来是最愚蠢的事。

  “自行去领罚,莫要让本座再说第二遍。”

  清欢眼睛一瞪:“等等,我来这上清宫了两次,知观都处置了人,事情也皆因我而起,知观想赶的其实是我吧,又何苦连累其他人为我受罚?”

  清欢敢如此嚣张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吃定了天衡子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对她怎么样,从众人的反应中来看,知道她和天衡子真实关系的人不多,再加上她又顶着天衡子救命恩人的名头,天衡子是绝对不会给她难堪的。

  只是这个明素真的不能罚了嘛。

  清欢想着自己也不能一点台阶都不给天衡子,于是努力挤出了几滴眼泪:“若是他们皆因我而受罚,且不说人家日后还敢不敢对我好,就是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知观若是真的气了,要罚便罚我,我替他们受这个过。”

  天衡子沉默了一会儿:“下不为例。”

  明素心里一喜,这就是成了!

  无量寿佛,阴阳调和,果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下面看热闹的几个小弟子皆都憋着笑,啧啧啧,这有了师娘就是不一样,仙玉一般的人物都有了七情六欲,普善之心。

  清欢吸了戏鼻子:“我吃饱了,知观同我一道回去吧。”

  说完,还伸手扯了扯天衡子的袖子。

  天衡子最后还是跟她一起回去了。

  等天衡子走了以后,几个小弟子终于憋不住笑了,没想到他们风光霁月的知观也有这么一天。

  事情还未到第二日就已经传开了,法不责众,天衡子也没有什么惩治他们的办法,只是默默的给他们加重了练习。

  每日早晨的早课倒是也没变,但是不知为何,这几日观里的落叶特别多,风也特别大,稍有不慎,刚刚堆起的落叶就被风吹散了。

  一众弟子也只当是天公作恶。

  天衡子就住在厢房的偏房里,清欢也丝毫没有让位置给天衡子的打算,容丰虽然看着心里不太舒坦,但经过几日和清欢的相处,他越发觉得清欢是个……可爱的姑娘,其实给自己当师娘也是不错的。

  师傅一个人太冷清了,有个女子陪陪他也是不错的。

  只是想必用不了几日,师姑就要回来了吧……

  想到莫芸,容丰心里就止不住的为清欢发愁。

  这莫芸虽然看上去温柔善良,对任何人都是温言软语,好生相待,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不喜欢莫芸,总感觉她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

  要是清欢和莫芸比起来,容丰也不觉得清欢会输,只是清欢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莫芸要是使点什么诡计只怕清欢应付不过来啊。

  容丰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还会有这方面的担忧。

  “你干什么呢。”清欢手里拿着随手在路上采的小花,看到容丰一脸忧愁的望着天空。

  当时天衡子将她带回来的时候确实存着几分扣押的心思,也没想到有一天他和清欢的关系会闹得如此沸沸扬扬,所以只把事情告诉了清欢身边伺候的几个人,没想到如今却是弄的他骑虎难下,说自己和她没有关系不是,说自己和她没有关系也不是。

  容丰刚刚上完早课,就在刚才他接到了师姑的信,才把东西递给师傅呢,清欢就出来了。

  “没事。”容丰和别人不一样,他和清欢之间的关系其实更像是……朋友。

  其实清欢一天里还是有很多时间是和他相处的,天衡子事务繁忙,不可能一直和清欢待在一起,再加上他又有意躲着清欢,所以清欢每次去找他,接待最多的还是容丰。

  所以这一来二去,她反倒和容丰的关系是突飞猛进。

  “真的没事?”

  

竹上弦

妈妈的好大鹅,你会后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