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传说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49 2020-11-03 23:35:02

  清欢回到上清宫的时候意识还未清醒,她好像看见了止辞嘴巴一张一合的在同她说话,只是清欢一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眼看着他就要走了,清欢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夫君,夫君你不要走,清欢一个人害怕……”清欢努力的去拉止辞的手,但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最后止辞消失了,清欢一个人坐在雪地里抱着膝盖无助的哭泣。

  画面一转,止辞又出现在了一棵巨大的桃树之下,清欢就窝在他的怀里,止辞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清欢的头发,像是抚摸幼兽一般,清欢被他摸的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突然,清欢大大的打了个喷嚏,随后就开始抱怨天衡子对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不停的碎碎念,而止辞则是一脸纵容的看着她,等她说完以后看着她温柔的笑道:“那我帮你欺负回来好不好?”

  清欢点了点头,随后迟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她把脸埋进止辞的怀里闷闷的说道:“还是算了吧,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你欺负他不就是在欺负你自己嘛,我舍不得。”

  止辞微微一笑,没有继续答话。

  清欢靠在他的怀里没过多久就睡着了,临睡前还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句:“人家真的好想你啊……”

  一觉睡醒时候自己又回到了天衡子的厢房,清欢一时有些懵圈,自己方才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那些事。

  想来也是自己方才做的梦吧。

  清欢掀开被子下了床,止辞现在还被天帝放在天界的养心池里泡着呢,怎么可能出来找她呢?

  而且…止辞的元神不就在这里吗?

  清欢甩了甩头,把那些莫须有的想法都甩了出去,她肯定是太想止辞了才会这样的。

  天衡子将她带回来以后就把她带去了他闭关的地方疗伤,那伤她的箭上淬了毒,和浊气一混合才会导致清欢这样的。

  只是天衡子实在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清欢化成龙身的时候会没有实体,你说她不是龙吧,她确实是龙,还是一条实力强大的龙,但你要说她是吧,她又化不出实体来。

  天衡子一时不知道如何处置清欢为好。

  那日东海之滨上演的那么一出,她的身份是绝对瞒不了了,现在不知有多少人对她虎视眈眈呢。

  想起这几日突然鼎盛的香火,天衡子顿时感到了几分头疼。

  莫芸远在京城自然也听到了这个传言,急的连行囊都没有收拾完就要启程回上清宫。

  传说之所以成为传说,首先是要有人将它散播出去,不然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那还叫什么传说?

  每次做完好事,总得有人负责记录不是?

  这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到莫芸的耳中已经是这样的一个版本了:

  天衡子带着他的道侣和其他道观的一众真人去降妖除魔,匡扶正义,济天下和平,两人那是恩爱非常,形影不离,天衡子为了保护他的道侣故意将她关在了上清宫里,但是她却不顾拦阻执意要去找天衡子,穿过了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天衡子。

  最后为了救天衡子,也为了这天底下的黎民百姓,她舍身取义,化成龙身引来了天雷,铲除妖孽之后,天衡子在东海整整找了她三天三夜才找到了她。

  此等爱情故事真的是可歌可泣之。

  其实那些人传开的时候也并没有对两人的爱情故事发挥太多的想象力,毕竟莫芸喜欢天衡子一事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要是说的太过火难保不会惹的她发怒。

  虽然莫芸百姓的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温婉可人的样子,但是到底是涉及了感情的事,女人的心思总是说不好的。

  清欢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呢,她的思绪还沉浸在那天晚上,她浑身像是被火灼伤的痛苦之中。

  其实说起来,那道天雷还算是帮了她一把,若不是那道天雷,她失去的半数法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了?

  也正是因为那半数法力,清欢才能平安的活下来。

  想到这里,清欢还有些庆幸。

  和外面心事重重的天衡子不一样,对于清欢来说,她的责任就是帮天衡子铲除一切有可能伤害到他的障碍,阴谋阳谋什么的,不适合她。

  照例守在门口的还是明汜,这次他算是长记性了,不该做的绝对不能让清欢做。

  在清欢打开门的时候,他激动的眼泪水都要流出来了:“师傅,师傅,清欢姑娘醒了。”

  天衡子手里正拿着一卷书翻看,闻言不由得蹙眉,这明汜怎么越来越冲动了?

  清欢上次出来的时候也没怎么仔细观察过天衡子的住处,主要还是想听他们到底在谈什么话,这次也算是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了。

  厢房的前面是一块深不见底的湖,上面架了一座曲廊,这个清欢之前就看见过了,还问容丰为何不直接架一座桥,这样还来的方便,容丰则是一本正经的告诉她,桥是不能对着大门而建的,不然会犯煞,使之成为鬼道……

  后面容丰还给她解释了一堆,但是清欢已经没有心思听了。

  对她来说其实很简单,有桥会挡着视线,没有桥不会。

  湖片种着一片竹林,正是清欢之前看到的那一处。

  厢房后面还有一处房子,清欢正想着要不要去看一眼,天衡子已经缓步走了出来:“可舒服些了?”

  清欢下意识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天衡子有些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但就是不一样。

  总感觉……莫名和止辞有些像了。

  不对,他本来就是止辞,何谈像不像的呢?只有爱不爱这一说。

  “那日你中的箭弩是特制的,应该是有人已经知道你的是龙,所以才特地造了那箭来对付你。”

  要是换在天界的时候,这些东西对清欢来说根本就是不入流的东西,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结不出实体,也就意味着她的龙鳞不能再同往常一样保护她了。

  原来还好一些,但这次被箭射过,被天雷劈过,这层虚无的龙鳞真的彻底虚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