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引天雷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32 2020-11-03 21:39:37

  清欢自然也注意到了天衡子身上的金光,一开始她还以为只是天衡子正神的仙气,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天衡子如今只是肉体凡胎,哪里会有这么明显的仙气护体?

  清欢光顾着看天衡子,一时分神竟被一支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箭给伤了,她将将回笼的理智一下子又失去了控制。

  而天衡子已经看到那法器冒出的尖角了,一个小小的,黑漆漆的尖角。

  看样子是座塔。

  天衡子眼睛眯了眯,百宝箓中曾经记载,仙魔大战之时,魔尊阡陌曾用一座叫浮生塔的法器收了天下亡魂为己所用,里面聚集了天下至阴至暗的东西,就是天界的瑶池都曾被它泻出的魔障之气污染过。

  而阡陌也就是借着它的力量,使得数万魔兵的实力瞬间提升,相当于拥有了上百万的兵力,天界和魔界战到最后都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事情还是以魔尊和战神大战了三天三夜,魔尊失败为告终,而浮生塔也从此不知所踪。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浮生塔?

  天衡子眼睛暗了暗,若真是浮生塔,那才是最棘手的。

  下面僵尸的攻势越发的猛烈,不少弟子都负伤挂了彩,这些僵尸身上都带有尸毒,若是不能及时的处理身上的伤,只怕他们最后都会落得个尸变的下场。

  天衡子的神情越发的凝重,身上的金光也越来越盛。

  越靠近法器,那些浊气离天衡子就越近,他们像是有灵识一般,知道天衡子不是好惹的茬,但那浮生塔却是可以帮他们的东西,所以借着浮生塔的力量,他们也越发的放肆。

  下面的人现在还勉强摆着剑阵,但随着如潮拥一般滚上来的僵尸,他们说不怕,心里还是有些慌的。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丢掉的不只是命,还有无尽的黑暗和折磨啊!

  僵尸这种东西是不能入轮回的,要么就是苟且的偷活下去,永远生活在不能见光的地方,要么就是魂飞魄散,消弭在这天地之间。

  无论是那种,都不是他们想尝试的。

  这世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你变成了你曾经最厌恶的人。

  洞虚真人担忧的往天衡子那里看了一眼,终于是让他看见了天衡子的法身,许是天衡子给他的鼓舞,他大喝一声:“我乃九阳观观主,平生斩妖除魔,解救天下黎民百姓,今日就是死,我也要守住!死,也要死得其所!”

  此话一出,不少弟子心里都震了震,尤其是当其中一个弟子指出了天衡子的实力,众人心里突然又生出了片刻希望。

  就在众人士气大涨之际,清欢已然化成了龙身,随着一声凄厉的龙吟,那浮生塔开始剧烈的颤动,天衡子意识到事情不妙,连忙加快了手里的速度,没想到的是那浮生塔的实力确实不俗,不愧是当初仙魔大战之时留下来的东西。

  饶是天衡子都被它的邪气震慑了心神。

  此刻不是分心的时候,天衡子拿出自己的佩剑纯钧,“噔”的一声剑鸣像是有意无意的在迎合清欢那一声吟叫。

  清欢只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如火烧一般痛苦,像是有刀片在一刀刀的割掉她身上的肉,连四肢百骸都为之颤抖,她实在忍不了这种痛苦,便化成了龙身。

  上古苍龙化形,方才士气刚刚涨上来的那群小弟子如今又焉了下去,就是那些僵尸都被清欢的龙气挤碎成了粉芥,修为低一些的弟子当场就七窍流血了。

  洞虚真人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清欢会莫名其妙出现在那里,因为那里就是她的洞府,或者说,那里只是她的一个藏宝地。

  天衡子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只是如今可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清欢的那声龙吟竟引来了天雷,天衡子正愁自己的剑劈不开这浮生塔呢,看到滚滚而来的天雷心里立刻便有了主意。

  如今清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现在痛苦的像是连鳞片都给人拔去了。

  那天雷是冲着清欢而来的,就在众人都以为这雷要劈到清欢的身上的时候,天衡子眼神一暗,举起手中的纯钧就开始念起了引雷咒,那天雷竟是硬生生的被引到了天衡子所在的地方。

  天雷所到之处,万物皆成灰烬。

  洞虚真人暗道天衡子的法身怕是不保的时候,清欢却朝着天衡子冲了过去,替他扛下了一部分的天雷,一转头就冲到了海里,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饶是他们离的这么远都闻到了皮肉烧焦的味道,这清欢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堂堂苍龙一族,怎么会挨不住天雷的一击呢?

  想起方才清欢的异样,洞虚真人眉头蹙了蹙。

  随着天雷的到来,周围的浊气都已经散的一干二净,而他们在周围布下的法阵也都毁掉了。

  天衡子一身白衣纤尘未染,丝毫未见狼狈之相,清欢替他扛住了天雷对他的攻击,剩下一半的天雷尽数打到了浮生塔之上,浮生塔还未出世就已经被彻底的销毁了。

  “知观,情况如何了?”

  洞虚真人上前一步问道,看到天衡子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反观其他人,形容狼狈,身上还占满了血迹,还有不少负了伤的,缺胳膊断腿的也不在少数,这一战,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

  “已经解决了。”天衡子往东海的方向看了一眼:“你们先收拾吧,我去看看。”

  “好。”洞虚真人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但又想不出。

  罢了,天衡子做事,他们总归是放心的。

  天衡子在东海寻了清欢一圈,却一直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方才她不是实体出现的,但能扛下半数的天雷也绝不是幻影能做到的,难不成……她又变回实体了?

  最后天衡子是在东海的海底找到的她,满身的血痕,以她为中心方圆数十里都没有生物敢靠近她。

  可现在的她虚弱的连老弱妇孺都能杀的了她,丝毫没有之前半分霸气的样子。

  天衡子叹了一声,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带回了上清宫。

  清欢迷迷糊糊的感受到了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下意识的往里面缩了缩。

  也许是在海里,天衡子没有发现清欢眼角快速流下的那滴泪,里面,还混着她的血。

  没有人看到的地方,那颗之前被清欢掏出来的心脏重新开始愈合,一下一下跳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