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记仇的龙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38 2020-11-02 21:31:37

  “清欢姑娘说笑了。”凌霄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清欢没有继续接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现场的氛围也越发的凝重,那几乎要逼死人的浊气已经围满在了他们的四围,众人毫不怀疑,只要一出去就会被浊气侵蚀。

  “知观,若是我们再出不手,只怕这浊气都要入侵人间了。”七玄子说道。

  “是啊,我们乃是修道之人,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人间沦陷!”散云真人也跳出来凑了这个热闹。

  清欢翻了个大白眼,这群只知道说风凉话的人:“若是没有知观在这里布下的结界,你觉得你们还能平安无虞的待在这里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自己的生死都要仰仗天衡子,还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干嘛。

  七玄子脸色臭了臭,清欢说的确实没错。

  洞虚真人义愤填膺的说道:“依我看,实在不行就只能拼死一搏了,集我们这么多人的力量筑一个结界,总能平安到达东海的。”

  “贫道也觉得不为不可。”凌霄子搭腔。

  清欢摇摇头:“这是避尘珠,里面充满了魔障之气,连避尘珠这等宝物都被这浊气侵蚀了,你们不过是凡胎肉体,就不要给知观添乱了。”

  清欢说话是毫不客气,知观做什么一定都是有他的用意的,这些浊气一直想要侵到这里,天衡子现在顶的压力是所有人中最大的,他们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法术厉害就可以不把他当人看了吗?

  还有,知观的命是他们随便说赔就赔的吗?自己要作死也不要带上他们家知观好不好?

  清欢心里再次翻了个白眼。

  “不可无理。”天衡子终于开口了,前头这话是对清欢说的,但后面这句明显是在警告他们:“离开这个结界,生死难保。”

  “可是一直蛰伏在这里那我们来干什么?参观吗?”

  七玄子的戾气有些重。

  “你要去你大可以自行离去,何苦扯上我们家知观?”清欢也分毫不让:“我告诉你,别想扯我们家知观!”

  “哼,我当这天衡子是什么心怀天下苍生的人,原来事到临头也不过是个畏首畏尾的胆小之辈。”说完,七玄子就率先离开了结界,他的几个弟子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只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七玄子这一出去,不仅赔上了自己的命,还给大家招来了祸端。

  没有一丝惨叫的声音,众人皆以为七玄子平安的出去了,只是随后而来空气中腐朽到令人牙齿发酸的气息,让众人知道,事情才刚刚开始。

  结界内已是如此,结界外更不用说了。

  这种没有硝烟的未知恐惧,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有僵尸,是数不清的僵尸,而且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怪物,就藏在外面黑的能滴的出墨来的环境中。

  一时间,结界内静的连心跳声都能听见。

  几位真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再做这个出头鸟。

  清欢冷哼了一声:“现在你们还要出去吗?”

  最后还是元慎真人出的头:“不知知观可有何高见?”

  “等。”天衡子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子时将近,现在是浊气最浓重的时候,我们不可能在法器出世以前找到它,就只能在它出世之时将它毁了。”

  说完,天衡子指了一个方向:“就在那边。”

  “那我们要怎么做?”

  若是他们现在出去,外面那些东西分分钟就能将他们撕成碎片。

  “拖住这里的东西。”

  清欢其实很讨厌这些僵尸,又臭又恶心,没有灵智连痛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把它的脚砍了它还能爬过来找你,总之只要它没有死,它就不会放过你。

  几位真人深吸了一口气:“好。”

  清欢自然是要跟着天衡子的,她的实力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其他不说,就是她上古苍龙的那层龙鳞就足以抵挡这世间千万种兵刃了。

  天衡子走到清欢旁边:“避尘珠如何了?”

  清欢不满的嘟嘴:“我就知道你动机不纯。”

  天衡子温声劝道:“反正它也被魔障之气侵蚀过了,留着也无太大用处,倒不如拿出来祝我们一臂之力,我观里还有一颗避尘珠,事情结束以后我回去取了送你。”

  清欢这才不情不愿的拿了出来:“你又不惧这些浊气,还不是给他们用的。”

  是了,天衡子乃是正神转世,天生自带祥瑞之气,这些浊气是不可能侵蚀的了他的。

  避尘珠在清欢身上藏了一会儿,已经变成了漆黑的一颗珠子。

  “这……”凌霄子有些惊讶:“方才不还是清澈透明的珠子吗?”

  清欢心里正不乐意着呢,她是个小气的人,方才那群人这么自以为是,还要欺负她们家知观,知观还让她拿避尘珠出来救他们……

  “爱要不要。”清欢把珠子往天衡子手里一丢,气呼呼的转身和容丰说话去了。

  其实容丰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徒弟。

  清欢对容丰越发的满意了。

  “这避尘珠原本的颜色就是这样的,方才那般才是它内里污浊的样子。”天衡子说完就将避尘珠打散了,又经他灵力的催动,漆黑的碎片像雪一样纷纷扬扬的洒在了众人身上。

  “这东西可保你们半个时辰不被浊气入侵。”等碎片都撒完了天衡子才说话。

  清欢又生气了,这避尘珠原来就是她的东西,又是天上的灵物,虽被魔障之气所侵蚀,但她方才身上的龙气已经将这避尘珠洗涤干净了,而且避开浊气的力量比往日更甚。

  天衡子一直迟迟没有动静,估计就是在等避尘珠。

  “多谢知观,多谢知观。”

  几个真人这才反应过来,天衡子看来也是个面冷心热的。

  “等会儿我会直接撤了这个结界,你们先准备好吧。”

  方才天衡子指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异常,那种浓厚的压迫感简直就是要催人命一般。

  “好。”众人纷纷附和。

  清欢虽一直斜对着天衡子,但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往他那边瞟,这个臭男人,等他渡完劫了看她怎么报复回来!

  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