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道心渐乱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20 2020-11-01 22:24:35

  一开始众人都没有发现摔倒在地的清欢,顾自守着自己的位置。

  只是天衡子眼角余光撇到了清欢,但很快就撇走了。

  清欢倒在地上有些委屈,手方才蹭到了地上,可能是磨破皮了,现在是火辣辣的疼,若是往常,止辞早就上来把她抱起来了,她从来不用主动抱怨自己受伤了,因为止辞不会让她受伤。

  她就算是自己调皮蹭破了皮,他也会第一时间上来给她处理伤口,不会让她主动开口。

  更遑论如今她摔倒了。

  一想到这里,清欢大大圆圆的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她真的好想止辞啊……

  呜呜呜,她的亲亲夫君,那个眼里只有她的亲亲夫君。

  反正腿也麻着她也起不来,清欢索性就趴在地上了,故意让天衡子看见,要是他心疼了那就最好,要是他不心痛那也要让他羞愧死!!

  清欢恨恨的想道。

  然而她还没有等到天衡子羞愧,已经有人先一步走了上来:“清欢姑娘,你怎么了?”

  原来是那凌霄子。

  清欢的眼神瞟到了凌霄子身上,他看着约莫三十出头,在一众须发皆白或者胡子参差的道长中生的也算不错了,但是和天衡子一比立刻就明珠掩尘了。

  “无事。”清欢摇摇头,随即将目光投到了天衡子身上。

  清欢软软的一团趴在地上,小脸皱在一起,小嘴一撅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简直可爱到犯规。

  凌霄子都出来说话了,天衡子就是想忽略她也不行了。

  见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天衡子走到她旁边:“怎么了?”

  清欢眼里含着泪:“人家腿麻了。”

  其实这么一会儿清欢已经缓过来了,只是好不容易引来天衡子的关注,清欢就打算再装一会儿。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继续布阵。“天衡子话音未落,天上突然冲下来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众人还未看清到底是何物之时,天衡子已经左手掐诀,随着一道白光快速的闪过,那东西在半空中被剥去了漆黑的外壳,一粒雪白透亮的珠子就落到了天衡子的手里。

  饶是清欢再调皮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矫情的时候,她连忙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在看到那颗珠子的时候眼睛都亮了:“避尘珠!”

  “你知道这是什么?”凌霄子对清欢的恢复力感到有一丝诧异,但也没说什么。

  清欢从天衡子的手里拿过避尘珠:“当然啦,这是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清欢咳嗽了一下:“这东西我已经丢了很久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既是你的东西,就还给你吧。”天衡子眼神晦暗不明,那避尘珠里充满了魔障之气,看来,那东海里的东西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避尘珠虽不是什么罕见珍贵的东西,但也是难寻的,一颗避尘珠戴在身上可护住人周身的气息不被其他气息所侵蚀,换句话说,这东西原是可以帮他们避开浊气的。

  可它现在自己就充满了魔障之气,东海的事态已经严重到了何种程度,天衡子心里沉了沉。

  凌霄子一看就是个胆子很大的人,在明知道清欢和天衡子的关系的情况下还敢搭讪清欢。

  只是清欢不怎么愿意搭理他而已,他也不觉得尴尬,顾自和清欢说话。

  若是换在天界,清欢碰到不喜欢的人是半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的,如今碍着天衡子的面子,也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上几句。

  如果天衡子愿意为此吃醋就好了。

  清欢心里暗想。

  只是她想的还是太美好了,天衡子对此根本不为所动。

  众人看见凌霄子对清欢献殷勤,除了有几丝不敢置信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了,毕竟如今换道侣的事发生的实在太频繁了,况且天衡子还有一个师妹在,这清欢若是没点背景,最后估计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多少想要接近天衡子的女子被莫芸暗中处理掉了?

  再加上那清欢一看就没有去过上清宫,估计天衡子也只是见了她的美貌所以有几分动心,然后同她风花雪月一场罢了。

  要是真的喜欢她,早就将她带回上清宫见师尊了,怎么会让她连上清宫的门都不让她进呢?

  再看看那洞府,很有可能就是“金屋藏娇”了。

  估计清欢也是瞧上了天衡子这副皮囊,再加上他足以雄踞天下的实力,和那些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样对他趋之若鹜。

  清欢若是知道了众人的想法,也只能感叹一声,这丰富的想象力不去写话本真真是屈才了。

  “清欢姑娘,你当时为什么会在那里啊?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凌霄子和清欢聊了这么久,终于把话题引到了众人的心坎之上。

  清欢反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难不成是知观说的?”

  凌霄子一愣:“在上清宫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小童提起,说是有妖怪去闯了清欢姑娘的厢房,贫道记得当时观内的女眷只姑娘一人,便斗胆猜测姑娘的闺名便是清欢。”

  清欢眼里快速的掠过一丝讥讽,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天衡子却看到了。

  “原来如此。”清欢娇笑道:“道长还是要说清楚的好,免的知观以为我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万一吃醋了我可是不饶的。”

  天衡子早就已经转过身去,看着结界外越发浓重的浊气,心里亦是越发沉重。

  那东海附近,浊气早就变成了魔障之气。

  若是再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只怕到时候出世的就不是法器,而是魔器了。

  可这世间,已经有上千年未曾见过魔了。

  数千年前仙魔那一战,天界节节败退,临危之际横空出世一个实力强横的战神,一把轩辕剑重伤无数魔界士兵,魔界之人被逼的退回妖魔道休养生息,至今未敢露面,看来如今又是蠢蠢欲动了。

  这永无休止的战争,也不知何时才能停休。

  除魔卫道乃是修道之人的本份,天衡子突然有一丝迷茫,自己到底为何而生。

  他本是落云山脚下的一个弃婴,却慧根无双,有幸被九阳真人所救,带到了上清宫修道,所有人都称赞他是绝世奇才,说他生来就是要修道济世,平天下妖魔之乱的,久到甚至连他自己都已经默认了这个说法。

  

竹上弦

嗷,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更晚了,我保证,明天一定补上另一章!!如果没有你们就当我没有说[狗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