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一条龙和一只虎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44 2020-10-31 21:47:08

  清欢平白得了一镯子,心里美滋滋的,自然也就不去计较方才天衡子把她丢下自己跑了的事了。

  “可是我的手还痛。”清欢看到自己手上的伤的时候,小眼神又委屈了起来,娇滴滴的说道:“知观你看,都要破皮了。”

  “怎么弄的?”

  清欢努力想了想:“就是破开这个阵法的时候被剑气划到了。”

  众人闻言倒吸一口凉气,这姑奶奶碰到的居然是剑阵。

  他们布下的阵法叫做破道阵,破道阵里有数十种不同的法阵,其中最为厉害的便是剑阵,就是大妖进去了也管叫它有去无回,只是这剑阵已经数百年未曾出现过了……

  而且她被剑气划伤居然只是红肿了一块……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不过你们放心,这阵法我没有给你们破坏掉。”清欢又继续在众人心里扔下了一颗雷:“还有啊,你们有一处阵法画错了,我已经给你们补好了。”

  怪不得方才感觉这阵法的威力加强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众人看向清欢的眼神变了又变。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破道阵乃是上古残留下来的法阵,就是他们也是从古籍里看到的,因为那本古籍流传至今已是残缺不全,基本都是他们的祖师爷一遍一遍实践补全的。

  他们虽不能保证这古籍上面的法阵完全正确,但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天衡子知她来历,所以也没有太过吃惊,毕竟也是苍龙一族,就算灵力低微也绝不是凡人所能比肩的。

  清欢知道这些自然是止辞教给她的,那时她顽皮不驯,止辞就用捆仙索将她捆了,强迫她听自己念书,若是她不好好听,就不给她东西吃,还要用戒尺打她的手掌心。

  在止辞日复一日的努力下,清欢终于长成了一条有见识的龙。

  凌霄子带着激动的心情问道:“不知姑娘如何得知这法阵的布画的?”

  清欢却不想理他,因为天衡子还没有关心她的伤势。

  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天衡子轻轻将手搭到了清欢的手臂上,指尖轻点了那处红痕,一阵轻柔的白光在他指尖若隐若现:“现在可还疼?”

  清欢摇摇头:“现在不疼了,还是知观对我好。”

  到了如今,众人对清欢的身份已经多了几分相信了,这天衡子何曾这么亲近过一个女子?

  就是他的师妹莫芸都近不了他的身。

  说起莫芸,那又是另一个人物了,除了生的好看,这出身也是不错,九阳真人唯一的女儿,又被当今圣上亲封为渔阳郡主,无论是谁能攀上这门亲事估计梦里都要笑的合不拢嘴。

  而这上门提亲的人都快踏破上清宫的门槛了,偏偏只有这天衡子对莫芸从来就是不冷不淡的。

  没办法,谁叫她只喜欢天衡子一人呢?

  不过她也说了,愿意等天衡子主动喜欢她,不想强迫天衡子,不然依着她的身份,求一道圣旨岂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吗?

  后来皇上给莫芸赐了一座府邸,修的那叫一个恢弘气派,因为太后喜欢她,每年她都要去京城陪太后一段时间,估计再是半个月她就要回上清宫了。

  估计等那莫芸回来,这清欢的日子也不好过了,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不是?

  只是他们没想到,清欢是条龙。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如今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清欢一人身上。

  能孤身闯进这里,绝非一般人。

  只可怜了明渠,先是没有拦住洞虚真人,现在又让清欢溜了出来,等天衡子回了上清宫估计也少不了他的罚。

  “嗯,好生休息。”天衡子淡淡的应了一声,遂又坐下开始打坐了。

  清欢咬了咬嘴唇,天衡子如今对她这么亲近无非就是要坐实了她道侣的身份,打消众人对她的念头罢了,她和止辞在一起这么多年,对他的心性再了解不过了,若是他真的喜欢她,绝不会对她如此冷淡。

  就是冷淡,也会透露着一股别人不懂的亲昵。

  现在的感觉要怎么形容呢……总是感觉两人之间的相处透露着一股尴尬。

  也许旁人感觉不出来,甚至还觉得两人之间处处都是亲近,但是她和天衡子两人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清欢转过头看向众人,然后微微一笑:“知观告诉我的。”

  随后就在天衡子身边坐下了,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开始打坐。

  只是清欢实在不是一个打坐的料,往日在天界的时候止辞都没有难为过她打坐,如今她打坐也不过是贪图个新鲜罢了。

  打着打着,她的身子就开始往天衡子身边倾斜,打到最后,她已经斜倒在了天衡子的怀里,甚至还主动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环住了天衡子的劲腰,睡着了……

  天衡子:“……”

  若是现在把她丢回龙宫也不知她会不会变成一条恶龙?

  其实根本不用丢,她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龙。

  那衣服是她故意缝成那样的,而且不止袖子缝在了一起,衣领也是扯不开的。

  “师傅……”容丰见状上前一步。

  天衡子额角跳了跳:“无事。”

  如今所有人都看着呢,他若是把她推走了,落在众人眼里还不知是个什么样子。

  一阵冷风吹过,清欢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下意识的寻找温暖的泉源,于是就开始往天衡子的怀里缩。

  天衡子再一次忍住了将她丢出去的冲动,抬手让容丰拿了一件披风给清欢盖上,免的她再往自己身上蹭。

  众人眼里不就是郎情妾意的表现吗?

  你看这天衡子对自己的道侣多好?而且这个清欢比莫芸好看多了,身材也比莫芸来的好,也难怪天衡子忍不住对她动心。

  真是让人惊羡不已的艳福啊。

  好在子时就快到了,浊气也越发的浓重,破道阵已经开始急速的运转,想来已经开始有东西在往里面闯了。

  天衡子叫醒了清欢,清欢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只是呆愣愣的坐在原地,看着天衡子施法掐诀。

  她每次睡醒都要渡过一个很长的反射期,众人都已经站起身准备御敌了,她才看见天衡子给自己披上的披风。

  心里正喜滋滋呢,觉得天衡子心里其实也是关心自己的,就看到结界外浓重的快要遮住月亮的浊气。

  她连忙起身想走到天衡子身边,结果因为她方才的睡姿压到了腿,如今腿都麻的不能动了,一起身腿一软就摔倒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