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青玉镯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33 2020-10-31 19:48:44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透露了清欢在上清宫的消息。

  其实想想应该也就只有那些真人会说出去了,因为若是按照正常的说法,众人找到的应该是身受重伤的天衡子的道侣,而非那个知道法器下落的清欢。

  不过如今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到了东海多防着点,总能看到那人露出来的蛛丝马迹。

  天衡子最后看了一眼那厢房,确定无异之后便带着容丰一众人下山了。

  而洞虚真人和其他几位真人已经在道观门口等着了,见到天衡子出来犹如见到亲人一般激动。

  只有元道观的观主七玄子脸色有些异常,天衡子见状面上不作,但心里却已经默默有了计较。

  这群真人里面,天衡子应该是最年轻的,但实力却是最强的,年纪轻轻又当上了上清宫的观主,如今的上清宫地位和实力在一众道观中拔地而起,俨然有了几分道界之首的趋势。

  再加上如今圣上崇道,甚至将上清宫的掌教师尊纯阳真人,也就是天衡子的师傅尊为国师,因此这上清宫在道界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

  若是说众人都不嫉妒那是假的,因为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不服气。

  天衡子自然也是知道这个理的,只怕那些闯去找清欢的妖怪中,除了有觊觎法器的,还有想要推翻上清宫的。

  说来也是,这世上能有几个人愿意别人骑在自己的脑袋上呢?

  天衡子倒是不惧这些,只是到底人心难测啊。

  “走吧。”洞虚真人面上堆着笑。

  天衡子淡淡的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其他的。

  众人早就习惯了天衡子的冷淡,他向来都是如此,高高在上,像是从不沾染俗世凡尘。

  待众人赶到东海之滨的时候,附近的浊气已经很浓了,饶是众人早就有了心里准备,看到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吃惊。

  如此浓重的浊气…怕是他们都难以接近。

  “依我看不如趁着现在那些妖怪还没有到,我们先冲进去找到那件法器,免得到时候还要和那些妖怪打架。”

  最先说话的是元慎真人,他脾气是最差的,但胜在为人耿直,从不弄虚作假搬弄是非,所以到还算受欢迎的一列。

  天衡子看着冲天的浊气,眼里意味不明:“若是就这么莽撞的闯过去,只怕我们还没靠近那法器就已经走火入魔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嘛。”元慎真人也有些无奈,这么重的浊气要他怎么办嘛。

  “我闭关时推算出这法器约莫是今夜子时出世,我们现在这周围布下阵法,不让其他人闯进这附近,若是能解决的了外患,这内忧就好处理了。”天衡子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一致同意了天衡子的提议。

  原因无他,因为他们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于是众人就选了个地势比较平坦,离东海不远但又可以避免被浊气伤到的地方暂时安扎。

  天衡子还贴心的布下了一个结界。

  洞虚真人有些复杂的看了天衡子一眼,这人的修为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结界这东西和阵法不一样,阵法的威力主要是以施术者的修为作为加持的,可结界却是不停的消耗施术者的灵力,若是修为不济一点的,恐怕连一炷香的时辰都坚持不了,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灵力的消耗更大。

  天衡子不仅在上清宫给清欢住的厢房里布下了结界,如今还能在这里布下结界,其实力也可见一斑。

  而且他现在的这个结界…恐怕换了他们,要好几个人才能撑起来。

  想到这里,洞虚真人苦笑,不愧是当今第一道界奇才啊,他们果然老了。

  刚刚入夜,正当众人都在静静打坐的时候,树林里突然传出来了一声异动。

  众人皆都警觉起来,只有天衡子还静静的坐在那边,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就在众人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的时候,一个身穿淡粉色衣服的娇小身影快速的掠过来,直直冲进了结界之中。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结界里就响起了女子的呜咽声,她一边啜泣一边指责道:“呜呜呜,你明明说好带我一起走的,为什么又抛下我。”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后院起火了。

  看到这里,众人望向天衡子的眼神又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原来这般出尘的人也会被儿女情长所纠葛啊。

  不过其实也不能怪他,这女子生的这般好看,饶是仙人都要忍不住动心吧。

  “我是见你人不舒服,所以才没有将你叫起来。”天衡子岿然不动的坐在那边,清欢就扑在他的怀里也不起来。

  因为当着众人的面天衡子也不好做什么,只能强忍着将她丢出去的冲动耐心解释。

  清欢才不管这么多呢:“可是你食言了,而且还不许我出来。”

  “外面妖孽众多,你若是孤身一人出来很有可能遇到危险。”

  清欢小嘴一瘪:“方才那阵法也伤了我。”

  众人在外面布下的阵法虽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阵法,可胜在阵法繁琐多变,对付一般的妖孽足以,就是大妖闯了进来都要被削去半条命呢,可清欢居然能闯过这阵法还不让他们发现。

  一行人心里又惊了惊,此等修为只怕不亚于天衡子,若是两人强强联手,只怕这道界真的要成上清宫的天下了。

  暗处,有一双眼睛快速的掠过了一丝怨毒。

  “伤着哪里了?”天衡子轻轻的将清欢推开,然后站了起来。

  看样子她的灵力已经完全恢复了,天衡子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离开之前给她戴的玉镯是用锁魂玉打造的,可以隐蔽人的气息的行踪,温养主人的魂魄。

  清欢委屈的伸出手给他看,那雪白的手臂上赫然有一道红痕,在她娇嫩细腻的肌肤上显的格外突兀。

  “唉,这个玉镯是什么时候戴上去的?我怎么不知道?”清欢后知后觉的看到自己手腕上的青玉镯,惊讶的说道。

  “不过还挺好看。”清欢举起手,盈盈的玉色衬的她的手格外的好看:“知观是不是你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我戴上的?”

  天衡子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索性不说。

  这番落在大家的眼里便是默认的意思了,识货的人自然一眼就看出那玉镯的来历,心里不禁感叹,不愧是天衡子,出手就是不一样。

竹上弦

土大款送脑婆东西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