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下山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29 2020-10-30 20:08:22

  这可是夫君的手啊!!

  清欢眼泪汪汪的看着天衡子。

  这个男人脸长的好看就算了,身材好气质佳她也不计较,为什么连手都能这么犯规!!

  以前她和天衡子在一起的时候只知道他是万千女仙倾慕的对象,却从未如此认真的观察过他,现在一看,他能在万千女仙心里留下如此美好的印象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天衡子感受到了清欢灼热的视线,眉心蹙了蹙,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姑娘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几日好好休息便是。”

  清欢一只手撑着下巴,定定的看着天衡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话。

  “姑娘?”

  “哦哦。”清欢冲着天衡子笑了笑,方才他的手搭在自己手上时那温热的触感仿佛还没有消散。

  “知观唤我清欢便是了。”

  天衡子颔首:“方才容丰说你有事找我,不知是何事?”

  清欢一拍脑袋:“你看我这个记性,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清欢把手收回来:“不知知观那日找到我的时候,我洞府中的宝藏可还剩的多吗?”

  天衡子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那日我们匆忙赶到之后,只发现了一地的狼藉,那些财宝…贫道也不知原先藏了多少,只是贫道赶到以后看到的财宝已经所剩无几了。”

  清欢心里一痛,这些杀千刀的!

  她颤颤巍巍的问道:“所剩无几……是多少?”

  天衡子看了她一眼:“若是摆满了,大概三个箱子吧。”

  清欢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啪嗒”一声碎了一地,她原先那些宝藏可是可以挤满大半个洞府的啊啊啊!!

  要是让她抓到那些人,剥皮抽筋都是轻的。

  清欢无力的摆手,她现在很想杀人。

  天衡子来找清欢本是想说住宿一事的,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洞虚真人就找来了。

  “知观,知观!”洞虚真人一路来一路喊,天衡子就算是再怎么耳背也该听见了。

  天衡子还未做出什么回应,清欢已经率先一步将箩筐里的衣服收了起来,顺手藏到了衣柜里,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天衡子咳嗽了一声:“何事?”

  洞虚真人敲开门,气息还有些不太稳,明显就是方才一路跑过来的。

  “知观,我有要事要同你说。”

  天衡子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意思就是说在这里说便是了。

  洞虚真人下意识的看了清欢一眼,随后就坐到了天衡子的对面。

  清欢这个时候还是很识趣的:“知观,我还未逛过这上清宫呢,不如你同洞虚真人聊着,我出去逛逛。”

  “好。”

  等清欢走了以后,洞虚真人一脸严肃的说道:“知观,那法器还在东海附近,而且如今那里妖气冲天,普通人一旦靠近东海附近定然会被那里的浊气感染,轻则当场毙命,重则变成僵尸啊!”

  “可派人去查探过了?”

  “早上的时候我的两个徒弟一个死在了那里,还有一个回来的时候只剩了一口气,随后神志便被浊气侵蚀了。”洞虚真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眼角都忍不住泛出了泪花,语气沉重:“是我亲手杀了他,用三昧真火将他给烧了,骨灰就封在了坛中。”

  若是不杀了他,他只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永受无尽折磨。

  这段时间上清宫发生的事天衡子自然是知道的,不仅这些真人对清欢的试探从未停止过,就连外面的妖魅对也不停的想要溜进上清宫。

  天衡子不敢轻易的将清欢留在观中,当初若不是他为了救清欢受了伤,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闭关。

  天衡子沉吟了一下:“既然如此,等贫道将观中之事吩咐好立即同真人下山处理此事。”

  清欢,自然是要带下山的。

  她好歹也是一条龙,那地方又是她自己的洞府,去了那里怎么说也能派上一点用场。

  洞虚真人冲着天衡子拱了拱手:“既然如此,我也去通知一下其他几位道友,尽量早些出发,以免酿成大祸。”

  “嗯。”

  洞虚真人出来的时候清欢和容丰正躲在门口偷听,因为结界的缘故厢房里的声音很轻,清欢一时不察,洞虚真人打开了门清欢和容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幸好清欢及时扶住了门框才免了一场洋相。

  她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不认识路,所以来想找知观陪我一起去…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结束了,我刚想敲门呢。”

  天衡子也没有戳穿她拙劣的理由,而是吩咐容丰道:“你将明渠他们几个叫过来,我有事要吩咐。”

  “是,师傅。”

  清欢被忽略了也不觉得尴尬,径自走到天衡子旁边坐下:“知观,我也要去。”

  天衡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你去做什么?”

  清欢急了:“他们本就是冲着我来的,若是你们不在观里,他们得知风声定然会攻上上清宫的,到时候光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可制服不了他们啊。”

  天衡子就是担心这一点,万一他们到时候弄个声东击西这一出,他们也只怕是防不胜防,所以他才想着先在上清宫布下一阵,然后再去东海,毕竟这事的根源就在东海,若是要彻底解决,也只能去东海。

  “我是说真的,知观,我乃是上古苍龙一族,但不知为何我的灵力就是比我的同族要来的弱,就是化型都比他们来的迟。”清欢照着司命当时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原封不动的又告诉了天衡子。

  “当日我是在冲破一个大关的时候才被他们伤了,我灵力本就不强,如今折了一半,若是要我一人独当一面,只怕是不行的。”清欢看着眼里满是祈求和真诚。

  天衡子没有说话。

  清欢咬了咬牙:“若是我死了就算了,可这上清宫……知观也不想因为我所以给上清宫带来许多的无妄之灾吧。”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出去的风声,除了这上清宫内部不断出现的小妖怪,外面还有不少大妖一直蠢蠢欲动,再加上这段时间天衡子闭关,众人都没少忙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