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看病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07 2020-10-29 20:57:22

  清欢冲着两人笑了笑,提起裙子就要往外跑。

  明汜连忙拦住她:“夫人你要去做什么?”

  清欢一脸自然的说道:“我要去找知观呀。”

  容丰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师傅他现在……有事。”

  “哦……”清欢撅了撅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在天衡子面前的角色形象,应该是温婉娴淑型的,于是只能收起了自己的心思:“方才是我心急了,等知观忙完了再喊我吧,我有些事情要同知观说。”

  “好。”

  明汜和容丰同时松了一口气。

  清欢遂又溜回了房中。

  容丰同明汜对视了一眼,容丰左手屈拳伸出大拇指往后指了指,示意自己先走了,明汜点点头。

  清欢虽然法术被禁锢了,但是五感却比他人来的敏锐,除了睡觉的时候其他的时候都是很敏觉的。

  所以她也在第一时间听到了容丰离开的动静。

  视线落到桌上摆着的那箩筐衣服,清欢这才想起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没做。

  心里有几分稍许的气恼和不情愿,清欢默默的走到桌子旁边拿起衣服,没有什么味道,还能接受。

  清欢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己心地善良,天衡子这么对她她都能以德报怨给他缝衣裳。

  看了下衣裳上的破口,应该都是捉妖的时候留下的,如今的妖魅虽喜爱人间的繁华和昌盛,但老巢基本都是在深山老林里的,估计是天衡子去捉妖的时候被树枝野草划破的。

  因为按照天衡子现在的实力,要他亲自出手捉拿的妖怪已经很少了,同时能伤到他的妖怪也很少了。

  所以估计这两件衣服都是明汜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吧……

  清欢心里暗想。

  不过外面应该还有天衡子住的地方,或者说放天衡子东西的地方,不然他的衣柜就在这个厢房里,明汜是去哪里找的他的衣服呢?

  清欢撇了撇嘴,她倒是不怀疑这些衣服不是天衡子的,看明汜那个老实的模样就知道他做不出来这种事。

  算了,清欢再次叹了口气,缝吧缝吧,最好把他的心也给缝上。

  拿起针线,清欢发现这针上的线都已经给她穿好了,特别长的一根,估计她都不用自己穿新的线。

  看到这里,她不禁感叹一声,其实明汜的心还是很细的。

  清欢真正开始缝的时候才觉得其实缝衣服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虽然最后她缝的有几分惨不忍睹,但是至少这个过程让她感觉很满足。

  于是天衡子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清欢咬着线头拼命的扯,许是那线的质量实在是太好了,怎么扯都扯不断,手里是一件缝的比蜈蚣爬还要难看的衣服,看到他来了还冲着他笑了笑。

  天衡子第一次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清欢自以为温柔的笑容落在众人眼里却是要多憨有多憨。

  明汜还当原先清欢说的话只是客气话,没想到她是真的一点都没有谦虚……

  天衡子深吸了一口气:“不知姑娘在做什么?”

  清欢无辜的举起了手里的衣服:“在给你缝衣服呀,只是这个线……”

  清欢说着又扯了扯:“实在是太难弄断了。”

  天衡子闭了闭眼睛,若是可以赶出去…

  明汜闻言连忙主动揽下过错:“师傅,此事全是弟子的错……”

  天衡子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自去领罚。”

  衣服被清欢缝成了这个样子天衡子是绝对不会再穿了,就算拿去拆了重缝他也不会再碰这些衣服了。

  倒也不是什么其他原因,只是一看到这件衣服天衡子就想起上面曾经爬满的丑陋纹路,心里实在膈应。

  “是,师傅。”

  明汜也不敢多有怨言,来者是客,这些事本就不应该让清欢做的。

  清欢听到这话有些急了:“这是我让他做的,你罚他作甚?知观莫不是嫌弃我的绣工不好?”

  容丰跟在天衡子后面悄悄的探头看了一眼,随即把头缩了回去闭上了眼睛,活该明汜领罚!

  这衣服缝的还不如他一个大男人缝的呢。

  清欢说着还站起身把衣服抖开给天衡子看,她自认为已经做的非常不错了,然后尴尬的是……这件衣服居然抖不开来!!

  抖不开来!!

  清欢不可置信的上下翻了翻这件衣服,看完以后默默的把衣服放回了箩筐里。

  她把袖子和袍子缝在一起了……

  怪不得刚才看到的缝有这么大……

  清欢小脸红了红,声音都小了几分:“我会给知观弄好的。”

  她好像又闯祸了。

  天衡子早就收敛起了情绪:“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

  清欢心里“哼”了一声,你这就是迁怒!

  “知观莫要再怪罪明汜小师傅了,此事因我而起,是我主动要求帮知观做些什么的。”

  清欢确实没想着要连累明汜,这件事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她想要捉弄的就一个天衡子而已。

  谁叫他这么欺负自己!

  天衡子未置可否。

  清欢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明汜这顿罚是挨定了,很少有人能动摇的了他的决定。

  就是她,也不能。

  罢了,大不了以后补偿明汜就是了。

  清欢如是想着。

  “你们先下去吧。”天衡子微微偏了偏头。

  “是。”

  明汜自然是去领罚了,容丰就在门口守着,只是这耳朵却总是控制不住的往里面拐。

  只是可惜什么都听不到。

  天衡子在清欢面前坐下:“姑娘这段时间伤可有曾复发?”

  他将清欢救回之后就帮她治好了内伤,但是其他的伤还是要将养一段时间才能好。

  清欢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都在睡觉,哪里知道自己的伤有没有复发?

  于是她伸出手,一脸憔悴的看着天衡子:“也不知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总是胸闷气短,老是感觉自己喘不上来气,知观可否给我看看?”

  天衡子看着眼前雪白的皓腕迟疑了一下,她这伤主要是内伤,外伤…怎么也不会这样吧?

  “可是有何不妥?”清欢看出了天衡子的迟疑,皱起了眉毛。

  天衡子摇摇头:“没有。”

  说完,就伸出了手,轻轻搭在清欢的手上。

  清欢看着天衡子骨节分明的大手,心里一动。

  

竹上弦

嗷嗷,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应该还有一更,出意外的话就是我睡着了,明天再更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