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妖孽!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13 2020-10-28 12:49:01

  现在睡意已经清明,清欢干脆抱着被子听外面的响动。

  “大胆妖孽,居然敢在上清宫里放肆!还不快束手就擒!”洞虚真人手握拂尘,怒目而视。

  那声音不慌不忙:“道长,如今才想着来捉我,是不是有些晚了?”

  清欢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方才那个声音不是什么道士,而是一个作恶的妖怪。

  随后天衡子也赶到了,清欢光听声音就脑补出了天衡子大战妖怪的场面,只可惜她现在没有鞋子,不然她一定第一个冲出去围观。

  不过那妖怪好像是冲着她来的?

  清欢没时间去想这些,外面的打斗声愈发的激烈,不过有天衡子在,拿下那妖怪不还是手到擒来的事?

  清欢对于天衡子有一种盲目的自信。

  不过幸好天衡子也没有辜负她对自己的这番信任,不消片刻,那妖怪就被天衡子抓住了。

  清欢猜下一刻天衡子就要来敲自己的房门,所以故意把自己的衣角拉开了一些,做出一副刚刚从梦中惊醒衣鬓散乱的样子。

  美人侧卧,睡意惺忪,眼波朦胧,她就不信天衡子这都不动心。

  果然,下一刻天衡子就敲了她的房门:“你还好吗?”

  听到天衡子如此生硬的问候,清欢心里只想笑,这男人怎么那么可爱。

  清欢吸了吸鼻子:“嗯。”

  “方才那只妖怪应是趁着禁制大开的时候溜进来的,现在已经被我们抓住了,我的房中有结界,他们进不来的。”天衡子顿了顿:“我们也会加强防备,门口会有小童守着,你若是有事直接喊他便好。”

  “嗯。”清欢继续用鼻子出声:“知观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天衡子以及门外的众人这才放了心:“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走了。”

  “???”

  你不是应该乘机进来再关心我一下的吗?

  你真的不确定一下我到底舒不舒服吗??

  清欢急的都想冲出去了,最后还是理智告诉她不能急于一时,有些事得徐徐图之。

  等等,她是不是还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没有鞋子穿?

  唉,算了,反正门口还有一个小童守着。

  于是她咳嗽了一声:“道长,道长?”

  那小童显然是知道天衡子和清欢的真实关系的:“姑娘有何吩咐?”

  清欢摸了摸肚子:“我有些饿了…可否给我拿些斋菜?”

  那小童想到妖怪之前说的话,她一连昏迷了好几日,昨日又没有用膳,想来也是饿极了:“好。”

  只是因为清欢的事,如今观中上下都不可随意进出观,就是几个真人都还留在观中不能出去,好在观内本就有粮食,再加上众人都是辟过谷的,所以少吃几顿都是无碍。

  不过清欢不同,她是女子,生来就是要被男子保护的。

  清欢这才点头:“还有一事,我…没有鞋子穿。”

  “好,我这就吩咐人给姑娘去准备。”小童说道。

  “那就多谢道长了。”清欢目光落到窗户上,窗户是用朱纸糊的,看外面还算看的比较清楚。

  这厢房的周围……是一片竹林?

  这是天衡子的厢房,他又是这上清宫的知观,不管有什么都不奇怪。

  想到天衡子的举动,清欢不知该气好还是该庆幸好。

  他此举无疑是要软禁她,看来他对自己的怀疑一直未曾打消。

  清欢叹了口气,自己连他的面都见不到,这可怎么办。

  而且看天衡子的样子也没有完全把她放在心上,不然怎么可能直接把她丢在这里然后不闻不问的,还要人家妖怪来了才记得她?

  要是没有这个妖怪,她是不是就要一直一个人呆在这里了?直到死都没有人发现她……

  清欢有些委屈。

  小童动作很快,才片刻的光景就给清欢端上来了热腾腾的斋菜还有一双白底黑履的鞋子,若是放在以前,这种鞋子清欢连看都不想看,如今却是激动的不得了。

  这小童就是昨日守着她的那个,模样也算是端正,看上去憨憨的。

  “姑娘,您要的鞋子……”那小童挠了挠头:“我忘记问姑娘的脚多大了,这观里都是男鞋,尺寸都偏大,于是我就拿了一双最小的鞋子给姑娘。”

  清欢笑着点头:“无事。”

  天衡子这结界,不仅外面的妖物进不来,她在里面也施展不了法术。

  清欢心里哀叹,这天衡子到底防备她防备到了什么程度?

  不出意外,这鞋子确实大了一圈,清欢索性就拖着这鞋到处走了。

  那小童看见清欢行走间不经意时露出的赤足,耳朵尖都红了。

  清欢自己自然是没有这个自觉的:“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童看着清欢在桌子旁坐下,乖巧的回道:“小道明汜。”

  “明汜?”清欢若有所思:“我瞧你年纪也不大,日后我便直接唤你道号如何?”

  明汜点点头。

  清欢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心虚的,毕竟这是四千年前的人间,她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出生呢。

  “我可以出去走走吗?日日呆在这厢房之中实在闷的慌。”清欢撅了撅嘴。

  “自然可以,姑娘想去哪里都是可以的。”明汜脸涨的通红,他很少同女客说话,尤其是生的这么好看的女子。

  清欢间明汜一副害羞的样子,心里顿生一趣:“那我也可以回我自己的洞府了?”

  “啊?”明汜脸色一苦:“这…外面不太安全……”

  清欢笑道:“可是方才明汜师傅不是说我可以随意去哪里的吗?”

  明汜结结巴巴的说道:“可…可是……”

  “好了好了,你且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跑的。”清欢看着明汜的样子就觉得好笑,遂也不再逗他:“我一定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明汜这才松了一口气:“姑娘莫要再逗小道了。”

  清欢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你们这里的斋菜味道真不错。”

  清欢发誓,这真的是她发自内心的赞扬。

  明汜冲着清欢“嘿嘿”一笑,表情十分骄傲:“那是自然,我们这儿的烧饭的道友未出家之前可是在皇宫里做厨子的。”

  “哦。”清欢了然的点点头,心里对这上清宫的喜爱又多了几分。

  只是天衡子现在还不信任她,这可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清欢又觉得眼前的食物味道都寡淡了几分。

  果然,天衡子还是比这些吃食重要的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