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佯装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085 2020-10-28 12:48:31

  不过清欢也不在意这些,她本就没想着天衡子能那么快信任她。

  他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想要接近他,总要一步步来。

  “既然如此,我就多谢知观了。”清欢说道。

  天衡子微微颔首:“那贫道就先走了,姑娘好好休息。”

  看着天衡子的背影,清欢宛然一笑:“知观日后莫要‘姑娘,姑娘’的叫我了,若是让人听去也显得生分,我叫清欢。”

  天衡子的脚步一顿,轻轻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清欢躺回床上,开始慢慢消化这里的一切。

  她用的是自己的身体不错,而那洞府也是她专门用来藏宝贝的地方,按照方才夫君说的,那她的宝贝应该大多数还在洞府之中。

  只是奇怪的是,她明明回到的是四千年以前的人间,那这里怎么会有她的东西呢?

  那司命也只是同她说了个囫囵,再多的,便不肯告诉她了。

  清欢打定主意等事情一了,一定要回洞府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角瞥到房间一侧的书柜上,上面放了不少书,清欢向来对读书没什么兴趣,若是让她到处作乱倒还有可能。

  在天界的时候,仗着有夫君撑腰,她平日里除了祸害瑶池旁的花花草草,就是去扯月老的红线,或者去偷吃太上老君的丹药,有一段时间她迷上了冥府附近的彼岸花,日日跑去看花,甚至还偷偷打晕了孟婆给去投胎的鬼倒孟婆汤喝。

  结果谁知那孟婆汤是要孟婆的灵力加持才有用的,一时间人间多出了不少带着记忆投胎的鬼魂,闹的人间又是一阵不得安宁,最后每次都是止辞给她善的后。

  用天帝的话来形容,她就是一个只知道捣蛋的小恶龙,止辞养了她这么多年,也是辛苦他了。

  这天地间不知有多少仙子倾慕于止辞,但止辞却偏偏只喜欢她一个,也不知道这般会闯祸的小蠢龙到底好在哪里了。

  清欢头一次听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恨不得立刻就回上一句,我能给夫君暖被窝,你能吗?

  后来她悲哀的发现,好像别人也能被夫君暖被窝,于是她灰溜溜的收起了自己的愤懑。

  如今夫君既然来人间渡劫了,那她一定要好好对夫君!

  这厢房…等等,有谁会在给客人住的厢房之中放那么大一个书柜,上面还摆满了书?

  清欢立刻就嗅到了不对,以她一条龙的直觉,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夫君自己住的地方!

  就算不是夫君住的厢房,肯定也是什么重要的地方。

  想起方才他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清欢就猜到了几分。

  带着审视的心态,清欢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这间房子,越发觉得这可能就是天衡子的住所。

  他不喜奢华,屋中的陈设都是以简单为主的,他喜欢下棋,在天界的时候,她要是犯了错,夫君就会用捆仙索将她捆住,然后倒吊在房屋的横梁之上看他下棋。

  有时候他兴趣来了还会让她同他一起下,当然,一般这个时候夫君都会稍稍放开一点她的灵力让她能动动棋盘上的棋子,若是她赢了,就让她下来,不然就再吊两个时辰。

  清欢平日里坐着都下不过止辞,如今倒立着更是下不了棋,只能乖乖的认罚。

  果然,在一方小塌上清欢看见了一副白玉棋盘。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衣柜之上,到底是不是天衡子的房间,打开衣柜一看便知。

  不知为何,清欢总感觉自己这么做很猥琐,但转念一想,这天衡子在天界的时候是她的夫君,虽然到了人间……以后肯定也是自己的夫君,那她做妻子的看一下夫君的衣橱有什么不对的呢?!

  清欢不断的给自己做心里暗示,最后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掀开了被子就下了地。

  地上没有她穿的鞋子,她的脚刚碰到地就感受到了一股钻心的凉气,但是一探究竟的心催促着她往前,索性掂着脚尖一路猫了过去。

  真的是冻死龙了。

  打开衣柜,里面放满了衣物,主要还是白色的,其中也有烟青色的,清欢随手抖开了一件衣服,放在自己身前比了比大小,嗯,应该是天衡子的房间没错了。

  想到这里,她又把衣服整齐的叠好放回了衣柜,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回了床上,一把用被子裹住自己,感受到暖融融的热意,清欢顿时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解放。

  随之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困意,她也不坚持,往床上一趟就这么睡了过去,再睁眼已是被门外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谁啊?”清欢的起床气很大,这主要也是她的亲亲夫君给惯出来的。

  虽然每次她闯了祸止辞都会给她善后,平日也算宠着她,但是每次该罚的都不会少,不过都不是什么很重的惩罚,后来他们成亲了,止辞便将她宠的连下限都没有,更遑论什么罚不罚的了,清欢的脾气也被养的一天比一天大。

  门口的敲门声在听到清欢不耐烦的声音以后顿了一下,随后便响起了一个清朗的声音:“贫道昨日听说姑娘一日未曾用膳,担心姑娘出什么事,便来看看姑娘。”

  清欢眨了眨眼睛,这不是她夫君的声音。

  “不必了,我很好。”

  清欢困意还很足,睡了一天一夜还没有睡够。

  既然不是她夫君,那也就没有给面子的必要了。

  清欢如是想着。

  “姑娘,这铁打的身体也架不住一直不用膳啊。”那声音丝毫没有自己不被待见的觉悟。

  清欢不耐烦的皱起眉,要不是怕毁了自己在天衡子心目中的形象,她早就把那人赶走了。

  “多谢道长关心,等会儿我会出去用膳的。”

  但这等会儿是等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

  “姑娘不用担心,贫道已经给您带了吃食。”那声音依旧不依不饶。

  清欢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尽了,正准备施法把那人赶出去突然门口响起了一阵打斗的声音。

  得了,这下不用睡了。

  清欢深吸了几口气,一切为了夫君,一切为了夫君。

  她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刚准备下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没有鞋子穿……

  没有鞋子……

  清欢复又躺回床上,没有鞋子穿,那她起床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