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0-10-28上架
  • 56504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上清宫

大佬又在知观心上点火了 竹上弦 2174 2020-10-28 12:48:09

  “姑娘,姑娘您终于醒了!”

  清欢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道”字,她拥着被子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意识还没有回笼:“我…我这是……在哪里?”

  就在她醒来的前一秒,她还在和天上的那些神仙说话,怎么下一秒自己就在这里了?

  身边那个小童说道:“您现在是在我们道观的厢房之中,您身体…可还舒服?”

  清欢没有搭理那小童,她抱着被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哦,她是来救她们家夫君大人的!

  于是清欢一拍床板:“我夫君呢!”

  “啊?”那小童愣了愣:“您夫君是谁?”

  清欢还没来得及说,厢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清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是她的夫君!

  清欢眼眶一红,她的夫君止辞是天界的战神,因为在神魔大战中被细作暗算身负重伤命垂一线,天帝算出他有一劫未渡,这才将他的魂魄投生到了人世之中。

  清欢为了帮助止辞渡劫,主动要求来人间帮他,于是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他,他就是我夫君。”

  清欢红着眼睛指着天衡子。

  天衡子显然没有料到清欢会这么说,还不及他反应,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道士眼里就已经露出了暧昧的神色。

  前几日他们推算出东海之滨将有一法器现世,而那法器未来将会为祸天下,为了天下人的安危,他们几个便央了天衡子一起去东海之滨寻找,结果找了一圈都未曾有所发现。

  最后众人在东海之中发现了一个小洞府,里面藏了不少宝贝,最深处还有一个结界封着,众人都以为那法器就藏在那里面,因为越靠近那地方,罗盘转动的就越厉害。

  天衡子打开结界之后发现里面居然只有一个女子,躺在里面身受重伤,生的亦是无比美貌,就是仙人看了只怕都要心动。

  众人从未见过如此绝色,一致认为这女子就是那法器的化身,就在他们动了杀机的时候天衡子却主动救下了她。

  一开始他们还只当是天衡子看上了这个女子,如今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茬。

  在众人暧昧的眼神中,天衡子走到了清欢身边:“身体可好些了?”

  清欢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我还难受。”

  于是天衡子将眼光投向了众人,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快滚。

  洞虚真人一行人本还想着吃瓜,但是碍于天衡子的实力还是不敢说什么,万一吃瓜被瓜砸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遂带着弟子和其他几位真人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给两人关上门。

  方才伺候的小童在天衡子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退出去了,原先他还以为天衡子是要审问这位姑娘,想着有些事他最好还是装不知道便先下去了,如今诺大的厢房也只剩下天衡子和清欢两个人了。

  清欢近乎贪婪的看着天衡子,他的眉眼,他的身姿,都是她所眷恋的。

  “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海涵。”

  天衡子指的自然是“夫君”一事。

  清欢实在是太清楚天衡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看似温润如玉很好接近,实际上却比那冰川中万年的寒冰还要难以接近,要是她太过着急,反而还会引得天衡子反感。

  “不碍事的,还应该是我多谢知观才是。”清欢虚弱的笑了笑。

  追夫君嘛,简单,她不要太有经验哦。

  先要了他的身子,再占了他的心,最后他就是自己的了。

  清欢如是想道。

  但是现在首要之急是获得夫君的信任,不然她连碰夫君的机会都没有。

  “此事全因我们而起,我自然是要负责到底的。”

  天衡子刚破开那结界就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龙气,但是看洞虚真人和其他几位真人的样子,却像是没有发现。

  这世间的龙所剩下的龙屈指可数,多的还是蛟龙,但蛟龙要化成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百条蛟龙之中能有一条蛟龙化龙便是天大的机缘了。

  而且若是让别人发现了龙的踪迹少不少了要藏祸心,这龙女本应该安安稳稳的呆在她的洞府里,如果因为他们的缘故招来杀生之祸,才是他们的祸端。

  所以天衡子没有揭穿清欢的身份,甚至在清欢喊他“夫君”的时候也没有拒绝,他是修道之人,对于男欢女爱之事没有什么兴趣,等时间久了,该散的流言也自然会散掉,但若能因此藏住这龙女的身份,倒也是一桩机缘。

  “此事倒是应该我感谢知观才是。”说着,清欢还咳嗽了几下:“连累了知观的名声,是我的错。”

  所以赶紧把生米煮成熟饭啊,这样就不会连累知观的名声了!

  清欢心里这般吐槽,但说还是不敢说的。

  “姑娘身体哪里不舒服?”天衡子心里对清欢有愧:“贫道略懂些医术,可以帮姑娘把上一脉。”

  清欢自然是不会让天衡子给自己把脉的,她哪里是不舒服,她就是想装病留着:“倒也不是多大的事,自小带出来的病罢了。”

  清欢勉强拥着被子直起身:“前几日我正在洞府修炼,突然有一行人破了我布在洞府外的结界,闯进我的洞府将我打成了重伤,还说是来找什么法器的。”

  “不过最后他们没有找到,本想直接杀了我的,但幸好我命大活了下来,强撑着身体布下了最后一道结界护住自己的气息,再度醒来的时候不知为何,身体四肢皆动弹不得,唯有五感能探知外界。”

  说到这里,清欢微微叹了口气:“昏沉之际听见了知观同他人的交谈,所以是我要多谢知观救命之恩才是。”

  想到这里,清欢不禁有些庆幸,幸好前些时候发生的事情司命都告诉她了,但是日后会有什么事情却是一点都不肯透露,只说是天机不可泄露。

  要是她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情,那帮夫君渡劫一事不就是时机的问题了吗?

  这个迂腐的司命!

  天衡子顿了顿:“姑娘可知他们的来历?”

  清欢苦笑着摇摇头:“我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贫道天衡子,乃是这上清宫的观主,姑娘且先放心在上清宫安住,这是这段时间要委屈一下姑娘了,等事情都水落石出了,姑娘便可自行离去。”

  这就是要扣押她了。

  清欢心里翻了个白眼,虽说他也确实是出于对她安全的考虑,但最后这句话就是在警告她不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看来,他对自己还是有怀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