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七章 毒发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79 2020-11-13 00:05:00

  依旧是一如昨日,楚云霓与墨洵一前一后离开,紧着就有人去将那些药渣都捡了回去。

  墨浔虽然有些权势,卓迹虽然有些能力,却不能把手伸到宫里头来。

  这太医院里每天出入这么多人,手里头的药材大包小袋的,根本就查不出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卓迹收集了些消息,刚要回禀给墨浔,又听墨浔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上官世子总去云霞阁找事儿?”

  卓迹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暗忖自家主子想问的怕不是上官睿的找事儿,真正想问的怕是上官睿最近见了楚云霓几次罢了。

  可楚云霓前段时间一直在钦天监里,也就是昨天才回了宫,算起来两个人今天才见着面而已。

  卓迹哪儿敢实话实说,只能顺着墨浔的话答道:“从太后寿辰之后今天应该还是第一回。”

  看着墨浔的神情,卓迹又说:“不过就七公主的脾气上官世子在她面前应该是讨不到好的,主子放心便是。”

  墨浔看着他,“你觉得,我在担心她?”

  卓迹被他的语气冷的一个激灵。

  不是担心楚云霓,难不成还是担心上官睿被欺负?

  “属下知错。”

  墨浔心下突然有些烦躁,将卓迹支开后又一个人在轮椅上坐了片刻,心境逐渐平和后又想起还有公事未完,便起身过去。

  谁知刚走了一步,鞋底才落地,一阵钻心刺痛袭来,接着便是浑身无力,身子轰然倒下。

  楚云霓回了云霞阁之后就一直在看着那几本新抄好的医书。前头自己看过的倒是有些印象,抄写的也没有出错,笔迹也都是全的。才把前头看过的复习到一半,云霞阁的门再次被人撞开。

  “有完没完了!”

  楚云霓是真的烦,这一个两个的在宫里头都这么嚣张的?改明天她整点儿什么东西涂在大门上,谁敢抬脚就先把谁给毒翻了。

  “七公主!”

  楚云霓站定脚步,眉心拧成了疙瘩。

  卓迹?

  正在疑惑时卓迹已经冲进了屋里,一把拽着楚云霓就往外走。

  楚云霓腿伤未愈,被他这么一拽,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卓迹顾不得这些,依旧是拽着她要往外走。连翘跑过来将他拦下,“大胆!你要拉着我家公主去哪里?”

  卓迹神情紧张,根本没空解释这些。楚云霓心下一沉,“连翘没事儿,大概是墨国师有些不适,我过去给他看看,桌上的医书不用管,就这么放……”

  话还没说完,卓迹就已经把楚云霓整个人都带出了云霞阁。连翘追出去,外头早没了这两个人的影子……

  卓迹拽着她,巧妙的避开了宫中的眼线耳目,到了流丹殿前,楚云霓更是不解,“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公主进去就知道了。”卓迹带着她,翻墙而入,在楚云霓惊魂未定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时,又拽着她一路朝着药泉而去。

  到了药泉的入口处,卓迹突然松开了楚云霓,运起轻功就飞了出去,等楚云霓反应过来的时候,卓迹已经从药泉里捞了个人出来。

  楚云霓倒吸一口,跑过去一看,果然是墨浔。

  墨浔全身都湿透了,衣服紧贴着身体,平时看着瘦弱,现在不用脱衣也能瞧见有肉了。

  再往下……

  楚云霓轻咳,收回目光时还感叹分量不错。

  “主子!”

  卓迹手慌脚乱的把墨浔脸上的发丝轻轻拨开,瞧见他那张被憋的有些发紫的脸色更是心惊胆战。

  “主子醒醒!属下把七公主带过来了!”卓迹扭头喊着她,“你杵在那干什么?快来给我主子看看。”

  瞧见墨浔那张本该赏心悦目的脸时,楚云霓刚才的美好幻想瞬间幻灭。

  “来了来了,喊什么喊,不是宫中禁地吗?不怕把人喊过来了?”

  楚云霓本想要先给墨浔把个脉,可手指才刚刚触碰到他的身体,又被惊的瞬间缩了回来。

  好凉。

  不,不是凉,是冷,深入骨髓的冷。

  “怎么会这样?”

  听她这么问,卓迹更是恼火,“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大夫吗?主子在你手里头诊治,为什么会这样你心里头没点儿数?”

  “我……”

  楚云霓还没来得及说话,卓迹又冷声质问:“主子半年毒发一回,距离上回到现在也不过才两月个多月。以前主子毒发只是走不了路而已,这次竟连昏迷不醒,这又是为何?从太医院回到钦天监不过才半个多时辰而已,怎会突然毒发?昨天好好的用药,今天你为何要换掉?”

  卓迹这一句接一句,说话时候恨不得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要不是得把你带过来,我也不能把主子一个人留在这,也不至于让主子……主子若是有个意外,十个你也不够赔的!”

  国师生死攸关大楚存亡,可不是十个楚云霓都不够赔的。

  “让开!”

  楚云霓才懒得理这些事情,她一把推开卓迹,先给墨浔把了脉象,一边问卓迹:“你刚刚说他毒发,他是中了什么毒?”

  卓迹冷哼,不屑与她说半个字。

  “他也不说你也不说,你当我是神仙还能自己掐算?”

  楚云霓把墨浔手一放,“姑奶奶我自己诊个寂寞啊?”

  卓迹脸色铁青,“不知道。”

  “什么?”

  卓迹缓了缓语气,道:“不知道。主子受伤时我不在身边。而且……”卓迹眉心紧皱,似乎在努力回忆。“当时主子身受重伤,就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中的什么毒,又是如何中的毒。”

  楚云霓顺势追问:“那……那位贺姑娘是如何诊治的?”

  卓迹的脸色重新难看起来,“你只管诊你的,管其他人干什么?”卓迹望着躺在地上的墨浔,神情急迫,“先把主子救回来,你想问什么我以后再告诉你便是。”

  一问三不知,饶是楚云霓再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会儿也一点儿主意都没有了。

  余光瞥见墨浔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楚云霓脑中灵光一闪。

  “你把他的衣服尽数除去,重新把他弄进药泉里。”

  卓迹这会儿是真想要杀人了。

  “你瞎了吗?主子刚才差点儿溺死在药泉里!”

  楚云霓倒是冷静许多,“这不是有你在吗?动作快点儿,若是耽误了你家主子的生死,一百个你也赔不起!”

  卓迹破罐子破摔,只能信了她。将墨浔的衣物尽数除去之后,又找了个能够依靠半坐的地方,小心的把人送回药泉里。

  只听旁边有噗通的下水声,卓迹回首一看,楚云霓竟也脱了外裳,下到这药泉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