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六章 太医院里的小动作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02 2020-11-13 00:05:00

  回了钦天监,卓迹拿出个带着浓重药味儿的荷包,将楚云霓挑了半天的药渣倒出来。

  见墨浔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卓迹便将那些药渣呈了上去。

  墨浔只看了一眼,“那些药材,找个可信的大夫验验,看看她挑出来的是些什么。”

  卓迹眉头深锁,看着桌上那些药材不解道:“七公主这是什么意思?若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钦天监的药材,挑出来也就罢了,怎么在太医院里拿的药材也是先挑了几样出来?既然用不着,又何必写进方子里。另外,太医院里那些已经被挑出来的,最后又何必重新放进去在余温里泡上半个时辰?”

  墨浔眸心渐沉。

  这楚云霓,远比他以为要聪明。

  墨浔冷唇轻启:“那个荷包,拿过来。”

  卓迹将荷包递过去,见墨浔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心,瞬间才记起这荷包……不就是上回墨浔割断的衣袍料子,不正是被七公主做成了战利品拿来钦天监炫耀的荷包吗?

  因为墨浔的洁癖,不管是衣服还是其他都要整洁干净。而这荷包沾了药汁早就没了之前的颜色,卓迹这才忘记了这茬。

  这会儿想起来,卓迹都不知道自己是该跪下请罪还是继续装糊涂了。

  墨浔看着手心里的荷包,针脚和绣工烂的要命,简直就是白瞎了这块料子。

  他重新把荷包扔还给卓迹,“洗干净再拿来给我。”

  卓迹:???

  照着他对主子的了解,不是应该扔了砸了撕了,更甚至是用内力捏成粉末也成。

  可现在主子这意思是……洗洗还要?

  “这荷包,洗洗再送过来。”

  听到墨浔的这声吩咐,卓迹头皮又是一麻。“属下知道了。”

  云霞阁中,楚云霓一边催着连翘重新给她缝两个荷包,一边又懊悔自己千算万算,就偏偏算漏了这事儿。

  哪怕她当时让卓迹把衣服脱下来也不该脑子一抽用自己那荷包,原想着能炫耀一下,没想到炫耀不成,可能都已经被卓迹当成破烂东西给扔了。

  连翘被她催的都错了好几针,扎得手指头都冒了血。

  “公主,你让奴婢缝这么多荷包做什么?”

  楚云霓忍着心疼,“这两天蚊子有点儿多,带个荷包熏熏蚊子。”

  连翘不解:“都入秋了,哪还有多少蚊子。再说了,屋里头都放着驱蚊的东西,用不着这东西吧?”

  楚云霓盯着连翘那小脑瓜子,磨着后牙槽,“我图挂着好看。”

  第二天,楚云霓按照昨天那个时候再去太医院,刚踏进去抓药的小宫人就跑了过来,“七公主,昨天那些药材和东西奴才已经给公主准备好了。”

  楚云霓浅笑笑,“有心了,不过今天不用那些药材了。”

  小宫人愣了一下,“不用那些了?那今天想要那些药材,奴才先给公主准备好。”

  她依旧是浅笑,“一会儿等国师来了再说。”

  小宫人指了指里头,“国师大人已经在阳休殿里等着了。”

  到了阳休殿,墨浔果真在里头等着了。

  走到他的跟前,楚云霓二话不说先在他的腿上掐了一把。卓迹面色大变,“七公主这是做什么?”

  楚云霓没回答他,只是对上墨浔那双冷眸时干笑了两声,“我就是看看昨天那些药行不行,不行的话我再接着换其他的药材。”

  卓迹黑着一张脸,“那公主你也不能这帮莽撞。哪有姑娘家一上来就,就这般放肆的。”

  楚云霓摇头,极其认真的教育道:“在医者面前没有男女,也无分大小,更加没有放肆这么一说。”

  她朝着外头走去,心里已经想好了该用哪些药材。

  “有用。”

  楚云霓顿住脚步,“你说什么?”

  墨浔目光沉沉,“会痛。”

  卓迹老泪纵横,“主子你说……”

  只见楚云霓小跑过来,当着卓迹的面,又在他主子的另外一条腿上掐了两把,“这样呢?”

  卓迹:……

  墨浔不说话,两片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眼中已经带了一层薄怒。

  楚云霓一哂,“那看来还是有些作用的。”

  取药材的小宫人一直在门口候着,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却瞧见楚云霓在国师腿上泄愤似的掐了好几下,直接被吓在了原地。楚云霓与他说了两遍都没见他回过神来,便拍了拍他的肩头。小宫人腿一软,就这么跪下去,“奴才知错了!”

  楚云霓哭笑不得,说了一些药材,有些是与昨天相同,有些又是新加进去的方子。

  小宫人连连点头,几乎是屁滚尿流的跑开,生怕墨浔一个不高兴先把他给杀了。

  小宫人把药材送来之后并未离开,反而是站在一边看着。卓迹将他呵斥走远之后,才把昨天楚云霓吩咐的那几味从钦天监带来的药材拿了出来。

  像是昨天一样,针灸之后,楚云霓先把太医院里的一些药材挑拣出来,又把卓迹拿来那些加进去。墨浔蒸泡半个时辰,起身后把不能让人知道的捡出来,再把太医院里挑出来的干药材扔进去泡半个时辰。

  “你觉得那个人在宫里?”

  楚云霓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你怎么不直说那个人就在太医院里?或者说,那个人在太医院里有动作,有关系。”

  墨浔唇角抿开一抹弧度,“你知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云霓也就不装了。她直言,“钦天监里呆的好好的,你一个外臣来宫里看诊成何体统?另外,就算你看不上我那云霞阁,宫里头这么多空置的地方,你不去别处偏偏就来这太医院,听着倒是方便,但其实若不是有了什么把握你也懒得这么折腾。”

  她一哂,笑的人畜无害。

  “墨国师,我说的可有道理?”

  墨浔深看了她两眼,“有道理。”

  何止是有道理,且必须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我这伤……”

  “你这腿……”

  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完都看着对方愣了愣。

  墨浔喊来卓迹,卓迹便拿了几样东西过来。

  是医书。

  楚云霓翻看了两页正是在钦天监里被钟灵春雨撕碎的那些。

  这是重新抄好的。字体娟秀工整,连旁边的批注也一并抄了上去。

  “钟灵这丫头的字果真写的好。”

  话是夸着钟灵可楚云霓满脑子又都是那位从未见过的贺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