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五章 太医院,阳休殿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01 2020-11-13 00:05:00

  上官睿骂娘的心都有了。

  “国师误会了,我……”

  墨浔突然冷笑出声,“本国师没聋没瞎。”

  上官睿急得都有些手脚发麻了。

  “国师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那个胆子,也更加不敢有这等忤逆心思。”他回头看着楚云霓,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感觉都带了些哭腔。“七公主你倒是说句话啊。”

  谁知楚云霓就杵在那儿,反倒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分明就是个看热闹的局外人。

  上官睿真的恨不得两眼直接翻过去当场死了算了。

  “太后这般喜欢世子,皇上又这般信任德亲王,世子年少无知贪图一时口快,可知道这会害了多少人。”

  墨浔依旧没抬眼看他,可话语却俨然在教训。一直在旁边站着没吱声的连翘适时说:“世子也是学的五公主,方才五公主过来就已经指着我家公主大声嚷嚷过这两个字了。公主好心劝诫她,她心中大概是气不过,才又把世子给骗了过来。”

  楚云霓忍住不笑出声来,心叹连翘这一个“骗”字用的极好用的极秒。

  果真,上官睿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尴尬愤恨,却又一口都反驳不了。

  “五公主?”墨浔语调微扬,“本国师知道了。”

  说完这话,墨浔打了个手势,卓迹转动轮椅,推着主子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上官睿脑袋里轰的一下,又煞白着一张脸的重新追了出去。

  连翘忍不住的想笑,余光瞥见楚云霓正盯着自己,心下一沉,低着头又不敢说话,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了。

  只听楚云霓叹了一声,摇摇头,又重新进了屋里。

  不多时,卓迹又重新回来了。

  只是卓迹,而不见墨浔。

  “主子说,云霞阁总归是公主的地方,主子总是不方便过来。且以后公主都不必再去钦天监了。”

  楚云霓愣了愣。

  墨浔果真是恼羞成怒不让她治腿了?还是经过昨天那么一闹,他想起了白月光朱砂痣的好,所以现在要叫人寻来那位贺姑娘,这才用不着她了?

  那正好,她才不想去呢!

  “但公主需每日到阳休殿为主子诊治腿疾。”

  楚云霓:???

  卓迹又道:“主子已经向皇上请过旨了。”

  楚云霓眉心狂跳。

  “卓侍卫你说话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卓迹颔首,“已经说完了。”

  楚云霓:……

  沉默了片刻后见卓迹还杵在这里,楚云霓眉心又跳了两下,“现在就要过去?”

  卓迹点头,道:“主子已经在等了。”

  楚云霓紧了紧袖下的两个拳头,忍着想要锤死这块木头的冲动。

  “你回去钦天监取两味药材来,除了你家主子之外别让别人知道就成。我换身衣服,等你回来一道去阳休殿。”

  阳休殿说是个殿,其实不过就是云霞阁般这么小的地方。地方小,却是归属在太医院中,用个什么东西倒是方便的多,且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楚云霓也不怕墨浔会对她下什么黑手。

  到了太医院,楚云霓没急着去找墨浔,而是先去找抓药的小宫人拿了些药材,又做了一些吩咐。等她慢悠悠的踏进阳休殿,果真见墨浔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太医了。

  太医院的太医楚云霓都见过,年轻的年老的也都多多少少的在太后那里打过交道,谁有多少本事心里都有些底。

  可她还是想要听听这帮人是怎么说的,多个意见也能多个诊治的方案和结论。见此便没出声,而是悄悄站在角落,听了这么一小阵。

  然而这些人说了半天却没人敢像她一样的掀开国师的衣摆,扒了国师的裤子,再脱了国师的鞋袜,就只是站在那空口白嫖。

  “还不过来?”

  墨浔见她进来却只是站在那,大概也猜出了她的意思。只是这帮太医却连个把脉都不敢上来,嘴上又争论个不休,墨浔已然是忍耐了半天了。

  听国师出声,众人往后一看,这才瞧见楚云霓就站在身后不远。

  想着在太后那边打过的脸面,众位太医神情各异。

  楚云霓朝着他们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她来到墨洵身边,正准备先问诊,却见墨浔冷眸一扫,本还想杵在这里看看楚云霓是如何诊断的太医们瞬间就散了个干净,就连卓迹,也跟着退了出去。

  不是说要避嫌?

  孤男寡女的,这跟在云霞阁里有什么区别?

  “愣着干什么?本国师还有要事……”

  “知道了知道了。”

  殿门虽然是敞开的,却没人敢往里头看一眼,只听见楚云霓不耐烦的打断了墨浔的话。

  果然,敢跟国师这么说话的,也只有这位七公主了。

  殿内,楚云霓刚给他下了针,趁着这个时候,楚云霓问他:“那个人……你们还没查出来?”

  墨浔抿唇不语,目光投向殿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云霓还想再问,见之前吩咐过的小宫人拿了她需要的东西进来,便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小宫人把东西送进来之后规规矩矩的就退下去了,不敢多看,更加不敢多问。

  人才刚回去,就被别人揪着一顿询问。

  小宫人实话实说:“七公主叫了送了这么几味药材,又喊我提了只大木桶进去,之后我就退出来了。”

  有人又问:“那七公主问你要了什么药材?”

  “你进去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正在干什么?”

  众人望向那个提问的,那人脸上有些羞赧,“就是问问……七公主是怎么给国师诊治的。”

  小宫人把殿内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后,几位太医簇在一起讨论开来,无人注意角落中有一人早已悄悄将这些话都记下来,再悄然离开。

  除针之后,楚云霓又把让宫人准备好的药材,以及卓迹从钦天监里拿来那两味都丢进了木桶,倒上热水之后让他把双脚进去泡着。

  之前墨浔总是晾着她,算起来这还是楚云霓第一次给墨浔真正意义上的诊治。没有现代先进的仪器做检查,楚云霓也只能先这么摸索着,如果今天的诊治能有效果,后期就能逐渐加大诊治力度。如果今天这个治疗方法,那就得赶紧换其他的方法了。

  一个时辰后,墨浔与楚云霓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太医院。有小宫人立刻跑进阳休殿内,在那堆药渣里翻找了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