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三章 造反两字说不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5 2020-11-12 00:05:00

  见楚云霓回来,连翘先是一喜,瞧见她不方便的腿脚,眼眶又是一红。

  “公主受苦了。”

  楚云霓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小事小事。”顿了顿,她问连翘,“皇祖母那边……”

  连翘抹了抹眼泪,乖巧回答:“是国师向皇上请旨,让七公主住在钦天监里给他治腿疾。所有人都知道,太后自然也没有怀疑。”

  那就好……

  “对了公主。”

  连翘这一会儿一句把楚云霓的心又给提了起来。

  “皇祖母身体不适?”

  连翘摇头,“皇后与五公主今天要回宫了。”

  楚云霓眉心一跳。

  还真是冤家路窄。

  快到戌时的时候皇后与五公主就回了宫,听说两人风尘仆仆的刚进宫门就要急着去看太后。到了太后宫外,被阿楠嬷嬷借口给打发了回来。

  楚云霓听了心中只有冷笑,这母女俩去子岚庵里呆了大半个月倒是变聪明了不少。

  楚若澜回宫,连翘一直担心她会过来找事儿。果然隔天清早,楚若澜就过来了。

  “公主真的还未起身,五公主要不先回去,稍晚些再来?”

  “稍晚些再来?”楚若澜的声音骤然提高,伴随着一记响亮的耳光,将楚云霓从睡梦中吵醒。

  “你把她当个人物还是她把自己当跟葱了?让开!”

  话音刚落,楚云霓就打开了房门。她身着里衣,任何首饰装扮都没有,显得清秀舒服。整个人身上还带着些刚醒来的迷糊劲儿,连楚若澜这个同为女子的人都觉得讨喜可爱。

  这同样也是楚若澜最恨她的地方。

  “楚云霓,你还有没有规矩了?”

  楚云霓有些嫌恶的掏了掏耳朵,“刚刚我做了个梦,说我这云霞阁里飞来只乌鸦,叫得烦死了。原来是五皇姐你啊。”

  “你骂人?”楚若澜一把拽开挡在前头的连翘,见连翘捂着半边脸低着头,楚云霓才想起迷迷糊糊间听见的那一耳光,顿时火大。

  “你打了连翘?”

  楚若澜满是不屑,“不过一个低贱宫女本公主打了就是打了。怎么,你还要打回来给她出气?”这一边说着,楚若澜还把自己的连凑了过去,挑衅道:“那你来打。”

  楚云霓抿起唇角,那一抹冷笑让总在她手里吃亏的楚若澜有些心有余悸的想要往后退。

  可还未等她有动作,楚云霓就一把将她推开,楚若澜防备不及,差点儿就这么一屁股坐下去。

  啪的一声,楚云霓已经那连翘挨的那一耳光重重的还给了楚若澜的贴身宫婢翠茵脸上。

  这一巴掌用的劲儿太大,楚云霓整个手臂都给震麻了。看着翠茵那张错愕不及的脸,她又有些想笑。

  这些天医术没进步,别的也什么长进,就是这打人耳光的功夫见长了。

  “贱人你要造反了吗?”

  楚若澜冲过来,高高扬起手臂冲着楚云霓就要打下来。她稳稳截住那一只手,冷笑提醒:“五皇姐,那两个字可不是随便就能说说的。”

  后知后觉的楚若澜脸上神色一变,“我什么时候说了?明明就是你说的!”

  说罢,楚若澜瞪向自己带来的那些个宫女,“你们说,这话是谁说的?”

  挨了打的翠茵下意识的张口要指认楚云霓,可其他那些宫女却怕的齐齐把头低下,根本就不敢回答这个脑袋的问题。见此,翠茵也就不敢说什么了。

  倒是连翘,“奴婢听见了,这话是五公主说的,就算到了御前,奴婢也只会实话实说。”

  楚若澜两眼怒瞪,面色狰狞,“你个贱婢!”

  楚云霓将她那只手甩开,“本以为五皇姐去子岚庵里呆了这么久,青灯伴佛,给皇祖母祈福的同时也能修身养性,没想到你这浮躁的性子竟是一点儿也没变,皇祖母和父皇知道了怕是要失望。”

  “你少拿他们来压我!”楚若澜恨的是磨牙切齿,“你以为我会怕吗?”

  楚云霓没说话,就只是抿唇望着她笑。

  每次楚云霓不说话,光只有一个面部表情的时候楚若澜心里头就有些不安,总觉得她在给自己下套。

  “你给我等着!”

  咬咬牙跺跺脚,楚若澜放下狠话,带着自己的人又走了。

  人走光,连翘就赶紧过去把院门关上,又折回来到楚云霓的跟前,紧张的把她上上下下都看了个遍。

  “公主你怎么样?伤口有没有痛?要不要去找太医来瞧瞧?”

  楚云霓心口一暖,安慰道:“我没事儿。倒是你,痛不痛?”

  连翘傻笑着摇头,“奴婢是个粗人,不觉痛的。”

  楚云霓看着她脸上那巴掌印子,轻叹道:“以后那样的话万万不能再说了,会掉脑袋的。”

  已经走远的楚若澜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脸色难看到无法形容。又看见翠茵脸上那巴掌印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又往翠茵另外那半边脸打了过去。

  “你不是说她在钦天监外受了伤?现在她手脚健全,不是还能打人?受的哪门子伤?”

  翠茵忙跪下请罪,连带着那些宫女都跪了下来。

  “奴婢确实是这么听说的。听说手上腿上都受了伤,就连她昨日回宫都是跛着一条腿自己走回来的。”

  “那她今天怎么又好好的了?你……”

  “五公主。”

  听见这一声,楚若澜怒火更盛,可转了身过去,又完美切换了一副柔弱的模样。

  “上官世子进宫来看太后?”

  上官睿往云霞阁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目光后又顺着她的话点了头。瞧见她眼里挂着泪花,顿时心疼起来。“是谁惹得五公主不高兴了?”

  他指着跪在地上的翠茵等人,“是你们伺候不周?惹得公主生气了?”

  翠茵眼眸一转,替楚若澜回道:“回世子,我们公主是被七公主给气着了。”

  “楚云霓?”上官睿面上有些狐疑,“你又去云霞阁了?”

  听出他话里的不对,楚若澜挂着的泪花瞬间就崩落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就只会去找别人麻烦?”

  上官睿皱了下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太后寿宴那一回,再有从前那些事情,哪一桩不是楚若澜主动去找楚云霓的麻烦?

  楚若澜咬咬牙,语气越发哽咽委屈,“没想到我在世子眼中是这样的小人。”

  说罢,楚若澜转身就跑了出去。上官睿再往云霞阁的方向望了望,叹了一声,又朝着楚若澜追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