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二章 国师恼羞成怒了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26 2020-11-12 00:05:00

  两个丫鬟不以为然,卓迹却神情大怒,抽出腰间佩剑当即就想要杀了这两人。

  春雨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钟灵之前多高傲的一个丫鬟,现在一样是腿脚发软,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楚云霓深看了墨浔一眼,又看了他身边的卓迹一眼。

  卓迹追随墨浔多年,是知晓墨浔的脾气的。现在墨浔还未有表示而卓迹反应却这般大,楚云霓心里并不觉得这两本医书能把他激怒成这样。

  要说治病这事儿……

  墨浔自己都不上心,否则也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今天来明天不来,这么治也没什么效果。

  这么看来,能让卓迹替主子这么生气的事情怕只有那位贺姑娘了。

  莫非这位贺姑娘是墨浔心中的朱砂痣,提都不能提?

  想起春雨所言,说那位贺姑娘的医术比她还好,可却不管墨浔腿疾也并没有在身边陪伴,难道是贺姑娘嫌弃墨浔是个瘸子,所以把墨浔抛弃,卓迹为主子鸣不平,所以大怒要杀了两个多嘴的丫鬟?

  一时之间,楚云霓脑袋里已经想好了一场相爱不能的男女故事。

  “什么……”

  楚云霓醒过神来,望向钟灵那张不敢置信看着墨洵的脸。

  什么什么?她错过了什么?

  墨洵脸上是风雨既来的阴沉可怕,“继续说,继续打,继续把那些医书都拼凑完整。”

  楚云霓心口一窒,眉心拧成了疙瘩。

  难道说这些医书是那位贺姑娘留下的?

  钟灵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咬咬牙,“国师大人,奴婢……”

  “嗯?”

  只一个语调上扬的单音,钟灵就不敢再说话。刚才是互打嘴巴,现在春雨晕过去,钟灵低头看着自己早已发麻红肿的巴掌,刚狠了心要朝自己脸上扇过去,而刚才离开的卓迹已经回来,将手里的一捅冰冷井水猛地泼在春雨脸上。

  春雨惊醒,还没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拽起,紧着,钟灵那一巴掌就打了过来。

  医书这么厚,撕得又很碎,一时间根本很难拼凑成完整的纸张。就算是拼凑好了放在旁边,风起一阵,又被吹散。

  两个丫鬟那张脸这会儿是真的不成样子了,两双眼睛呆滞无神,血沫夹杂着口水从嘴角留下来,身子亦是摇摇晃晃支撑不住。

  楚云霓不止一次的心软,可每次想开口时墨浔仿佛总会先看穿她的想法,一字不说,却只是轻蔑一笑。

  他这一笑就彻底打消了楚云霓的心软,人家既然是他的丫鬟,他不心疼,那楚云霓更没必要心软了。

  本以为墨浔待一会儿就会走,没想到他竟一直在这熬着。春雨终于是受不住,再次晕死了过去。只见钟灵身子晃了晃,也要跟着倒下来。

  “钟灵。”

  墨浔一声冷沉,吓得钟灵一个激灵重新跪好。

  “本国师记得你的字写的很好。”

  钟灵挨了这么多耳光都没见真正哭一下,就因为墨浔刚刚这一句没忍住的痛哭起来。

  可三两声之后又憋住了眼泪,啜泣着点头,“是,奴婢会写字。”

  又是一声轻笑,笑得钟灵整个身体再次颤了颤。

  “既然会写字,那这些医书你这两天抄好了再送还给七公主。”

  两个人拼凑一整天也才三四页纸张,这整整一天要两天抄写好?

  钟灵硬着头发,“国师大人,可否再……”

  她的话还没说完,墨浔便出声打断了她,“你之前跟着她,别的没学会,这些本事倒是学的一点儿不差。这医书……也是你教唆春雨撕碎的吧?”

  钟灵猛地抬头望向他,“奴婢没有……”

  “嗯?没有什么?”

  墨浔眼眸紧缩一瞬,透露出危险。

  钟灵紧咬下唇,摇摇头,紧着又磕了个头,“奴婢知道了。”

  楚云霓内心崩腾过一万头草泥马。

  她还好奇一个丫头怎么能有这么高傲。高傲也就算了,春雨竟然一点儿意见都没有,反而事事都以她马首是瞻。原来钟灵竟然是那位贺姑娘留在墨浔身边的丫鬟……

  不过既然是白月光朱砂痣的丫鬟,干什么不留在自己身边,反而让她做个伺候外人的丫鬟?

  春雨被人抬走,钟灵被人拖走,地上的狼藉都清理干净之后,墨浔还是没走。

  楚云霓皱着眉,“国师大人还有吩咐?”

  墨浔目光沉沉,“本国师刚给你出过气,你现在又把没撒够的气往本国师身上撒了?”

  “国师千万别这么说。”楚云霓语气凉凉,说:“这可是你钦天监的地盘,我撒谁的气也不敢撒国师你的气。”

  墨浔面上难得的带了一层薄怒,沉沉的又看了她两眼,转动轮椅自行离去。

  卓迹自然是要跟上去的,楚云霓站起来,动作间牵动了腿伤的伤口,疼得倒吸了一口。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轮椅像是被主人暂停了瞬间,卓迹会意,停下脚步问:“七公主有何吩咐?”

  楚云霓一哂,“也没什么吩咐,就是想问问那位贺姑娘……是谁啊?”

  卓迹神情微妙,“七公主不必知道。”

  楚云霓一脸的八卦,“春雨说那位贺姑娘医术了得,话语间还说她与你家主子……”

  “卓迹?”

  已经走远的墨浔突然传声过来,只见卓迹神情一变,告辞都没说直接就这么跑了。

  楚云霓动了动唇,最后又有些许无奈的把目光收回来。

  “还想问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宫去……”

  片刻后卓迹又跑了回来,“主子说,七公主若是想回宫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楚云霓:???

  这人是偷听到了他刚才的那些话,还是恼羞成怒了才这么说?

  人家都这么说了,楚云霓自然也没有再赖着的道理。

  “那就麻烦卓侍卫安排了。”

  卓迹明白她的意思,直言道:“钦天监与宫里不过就区区距离,现在天色尚早,公主走过去就便到了。”

  楚云霓:!!!

  刚刚是谁说外头危险?天色尚早?她被刺杀那一日天色比今天更加尚早!!

  简直没人性!

  楚云霓气哼哼的跛着腿脚离开,刚走出钦天监,看着那条自己受袭的街道又后悔起来。

  要不回去低个头讨个好,让墨浔派个人在身边给她壮壮胆?

  不!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她跑快点就是了。

  等人回了宫,隐在暗处的卓迹才回了钦天监,“主子,人已经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