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一章 贺姑娘?女主子?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208 2020-11-11 00:05:00

  这么多天楚云霓早已经习惯了春雨的嘴脸,自己身上有伤,也懒得跟别人起冲突。

  她要进屋去,钟灵是让开了,但春雨却死死的挡在客房门口。

  楚云霓睨着她,“让开。”

  春雨不动,反而有些得意的挺直了胸膛,胸前那傲人的四两肉亦是得意的颤了颤。

  楚云霓忍了忍,“你挡着我了。”

  春雨眉毛挑起来,“哟,这么大的路七公主看不见啊?公主是金枝玉叶,难道这眼睛都是往头顶上长的?”

  “让开。”

  楚云霓冷下语气,眸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怒气。春雨见了,轻哼一声后才不情不愿的让开。

  进了屋,楚云霓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倒是没见有什么不对。

  再往床榻一看,楚云霓怒了。

  “钟灵春雨,谁动我的医书了?”

  “哟!”春雨走进来,看了一眼刚才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床榻,道:“公主自己起床时候忘记顺手抖一下了吧?是你说不让奴婢们给你铺床的,你的床,我们可不敢碰。”

  楚云霓两侧太阳穴突突直跳,“为什么动我的医书?”

  春雨撇着唇角不说话了,倒是旁边的钟灵冷冷淡淡的开了口,“没人动你的医书。”

  楚云霓冷笑,她走过去将乱成一团的被子掀开,藏在被子里的纸张碎片被扬出来了大半,落在地上,狼藉一片。

  “没人动?你们是想说这是它自己想不开动手的?”

  钟灵把脸一转,“不知道。”

  楚云霓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

  这些医书可是她特地问墨浔找来的,与宫里头那几本不同,但绝对是几本好书。还未看完,但是已经做了不少笔记,是这几天时间里她在钦天监里最宝贵和珍惜的东西。

  从这两个丫鬟过来伺候的时候,楚云霓就吩咐屋子里哪儿哪儿都随便打扫随便搬弄,唯独这些医书不行。

  可今天……

  春雨冷笑,“七公主你自己魔怔了吧?既然腿脚不便就在屋里呆着别乱跑,天天往筑心亭那边去,玩性这么大,怕不是夜里头自己醒来撕碎的,最后还要来怪别人。”

  话音刚落,楚云霓依旧已经来到她的身边,扬手就是两个耳光,直接把春雨给打懵了。

  “你敢打……”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三个巴掌都打在同半边脸上,瞬间就红肿起来。

  旁边钟灵见了,声音尖锐起来。“你怎么打人……”

  啪!

  同样是一记耳光,打得钟灵差点儿站不稳。

  楚云霓甩了甩自己那只连打了四个耳光的手腕,“你们以为本公主伤了一只手,另外一只手也伤了?别说打你们,就是杀了你们我也能。”

  钟灵咬咬牙,说道:“你说杀了就能杀了?你当你是什么人?你又当这是什么地方?”

  楚云霓这是被气笑了。

  “这是钦天监,而我,是公主。”

  最后一个字音刚说完,钟灵就笑了起来。“你算是哪门子公主,公主有混成你这样的?你以为给我们国师大人治两天腿疾你就了不得了?我告诉你,我们国师所信任的就只有贺姑娘一个人。你想做钦天监的女主子,痴心妄想。”

  什么玩意儿?

  贺姑娘?

  女主子?

  见楚云霓没反应过来,钟灵越发得意,就是刚才被打懵的春雨也嚣张了起来。

  “贺姑娘医术比你高明厉害,等她回来,你只会滚得远远的。一点儿小伤又没死过去,还天天赖在我们钦天监,真不要脸。”

  “哦?”楚云霓轻笑起来,笑意却不及眼底,“不要脸?你这话说的我爱听,本公主,还真的就不要脸了……”

  此时,书房。

  “主子!”卓迹未经允许就直接闯进了书房,惹得墨浔不悦。未等墨浔怪罪,又听卓迹说道:“七公主那边……”

  墨浔眸光一凛,“又有人动手了?”

  卓迹颔首,但又摇了摇头。墨浔看着他,稍稍皱了下眉,“何意?”

  “动手的是七公主。”

  墨浔与卓迹赶过去的时候,楚云霓搬了个凳子端坐在客房前,正兴趣索然的看着地上两个丫鬟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哭过一阵之后又伏下身子,不知道在做什么,紧着又直起身子,朝着对方打上一耳光,口中带着哭腔说着什么。

  这样的动作周而复始。

  墨浔侧眸问卓迹,“这是做什么?”

  卓迹没说话,只是把墨浔的轮椅继续往前推了推。

  距离近了,墨浔才听见这两个丫鬟在说什么。

  “呜呜……贺姑娘医术……比你高明……厉害等她回来……你只会滚得远远的……”

  “……又没死……天天赖在钦天监……不要脸……”

  不用问也知道这话里说的是谁,墨浔那张冷峻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楚云霓眼睛又没瞎,只是故意当做没瞧见墨浔,倒是两个丫鬟,看见墨浔过来,一声声的哭诉起了委屈。

  “国师大人救救奴婢……”

  “国师大人为奴婢做主……”

  楚云霓用手指敲了敲木制的扶手,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冷冽的气势叫人不容忽视。“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

  看着她这样子,墨浔眼眸紧缩一瞬。

  七公主不得宠爱又如何?

  就墨浔见过的这些皇子公主里,就只有七公主这般神似楚帝,就连太子,也逊色两分。

  两个丫鬟双颊宫中,额前下巴甚至是双眼位置亦是带着青紫,不说墨浔根本就没见过这两个丫鬟,就是卓迹也认不出来谁是谁了。

  钟灵那张惨不忍睹的脸上满是隐忍,“国师大人,奴婢不知为何得罪了七公主,七公主不仅责打奴婢,还让奴婢受尽屈辱。求国师大人为奴婢做主。”

  春雨见钟灵只提她,忙着也要把自己加进去。只见她张开自己的嘴巴,露出缺了两颗牙还满带血渍的嘴巴,“国师大人,她……”

  见此,墨浔厌恶至极。

  “放肆!”卓迹一声冷喝,“主子不喜血污,你竟还让主子看这个?不想活了?”

  春雨吓得一跳,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钟灵赶忙把头低下,不敢冲撞了墨浔。

  楚云霓全程像个局外人,只在他们说完了这些后,又重新用手指敲了敲扶手。“继续。”

  墨浔突然瞧见两个丫鬟面前摆着一地的碎片,有两张已经拼凑好,其他还全散在地上。碎纸片上大多都写满了娟秀的笔迹,光这么看着就知道有多用心。

  可如今,都被人给撕碎了。

  “这是本国师给你寻来的医书?”

  楚云霓冷笑,“可不是,这些就是墨国师你给本公主寻来的医书。本公主只瞧了一半,正看到对国师伤势最有用的那一段。可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