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四十章 顺藤摸瓜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47 2020-11-11 00:05:00

  小心的种好了那些草药,楚云霓把双手洗洗干净,这才又赶去筑心亭。墨浔与卓迹早已离开,花围里的那些土也叫人重新填了回去。

  筑心亭外有个侍卫正在那候着,见她回来边说:“国师有要事,公主就请先回宫吧。”

  楚云霓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么晚了也确实做不了什么,便先告辞回去了。

  刚走出钦天监没多久,楚云霓就只听见嗖嗖两声冷音,她下意识一躲,速度却不及那两道冷音,但也正是因为她的动作,本该刺入心口的那支箭稍稍有了偏移,刺入了她的肩膀位置。

  肩上的疼痛刚刚袭来,右腿又是一阵刺痛。

  这两支箭力道极大,楚云霓跌到在地时又不小心碰到扎进肉里的羽箭,疼得一口脏话差点儿飚出来。

  不确定到底是谁在动手,又藏在哪里动手,又为了什么动手,楚云霓只知道现在保命要紧,退回钦天监里才是最重要的。

  她强忍着痛处,重新来到钦天监门口时已经是疼出了一身的冷汗,等钦天监的大门打开那一刻,楚云霓再也坚持不住,两眼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

  醒来时,楚云霓第一眼就瞧见了墨浔。

  屋子不是她熟悉的卧房,应该是钦天监的客房。身上的箭已经被除掉了,两处伤口也已经包扎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直接拔出来的,简直疼得要命。伤口有没有好好消毒,箭到底有多深,有没有伤到筋骨……

  墨浔正低声与卓迹吩咐着什么,见她醒来才稍稍抬了抬手,卓迹便退了下去。

  “如何?”

  楚云霓几乎是吼出来的,“我都要死了,你还问我如何?如何什么?疼的如何还是吓的如何?还是想问我京城治安如何?又或者想问我天下太平如何?”

  她语速极快,吼完这一通之后又被自己刚才的粗鲁牵扯到伤口疼得直哼哼而懊悔不已。

  墨浔先是愣了愣,最后竟又轻笑起来。

  楚云霓有些恼怒,“你笑什么?”

  “看样子也没被吓傻。”

  楚云霓:……

  想她一个大楚公主,好歹也是给太后治了两回病,身上算是有功的人。就算不论那些,她公主的身份还摆在这里,没想到在这京城里竟还有人对她暗下黑手

  别说是公主,就是京城里哪个小姐出门不是丫鬟家丁跟着走,也就是她这个没娘疼没爹爱的人,出门竟连个能够护着她的人都没有。

  如果今天受伤的是楚若澜,现在恐怕楚帝和皇后都赶过来,一个盛怒追究一个心疼安慰。

  而她,两世为医,自认为从未害过别人,更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事情,无故受伤不说,现在竟还要被墨浔取笑!

  她可是来钦天监给他治病才受的伤。心口这伤若是再往左边来个一两寸,她这条命就没了!

  楚云霓越想越委屈,最后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墨浔怔了怔,皱眉道:“呱噪。”

  楚云霓的哭声停顿了片刻后,又比刚才更大声的哭了起来,“墨浔你王八蛋,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墨浔抿唇不语,只是眉心皱得越发厉害,低垂眸子里的冷意也更加吓人。

  楚云霓哭停了之后,顺手拽着被子蹭了蹭眼泪鼻涕,无视墨浔那副要杀人的脸色,问:“这可是在你钦天监的地盘上,到底是谁想杀我?”

  “不是冲着你来的。”

  墨浔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在楚云霓心中轰然炸开。

  “什么?”

  杀人还认错人?搞笑呢?

  墨浔抬起眼眸,眸心幽深不见底,“是冲着我来的。”

  楚云霓:!!!

  墨浔道:“你两次与太后治病,医术还得到何太医称赞,你确实是有些本事。”他的语气顿了顿,“现在又要治我的腿疾,自然会招来仇恨。”

  她怎么越听越糊涂?

  楚云霓撑着身子想要半坐起来,可肩膀上有伤,根本就用不了力气。没起得来不说,又把自己疼了个半死。

  缓了好一会儿楚云霓才算是重新活过来,也慢慢的缕清了思路。

  “所以你说,是有人不想让我治好你的腿疾,所以才要杀我?”

  墨浔没说话,却已经是默认了。

  楚云霓紧握双拳,几乎是磨着后牙槽的质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在别人动手之前,你就知道有人要杀我了?”

  墨浔依旧没说话,却依旧是默认了。

  楚云霓又红了眼眶,“你……我好心给你治病,你既然早早就知道会有危险,不派人保护就算了,难道也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防备着?你……人命在你们这些人眼里就这么轻贱?”

  墨浔眉峰轩起,“话都被你说了,我还说什么?没提醒你是我想要看看幕后之人到底是谁,顺着你这个藤,一定能摸到那个瓜。若是我出手,必然是打草惊蛇。”

  “你……”楚云霓气极,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

  “再者……”墨浔声音低沉,“你不是还没死吗。”

  楚云霓死死咬住下唇,脸上的颜色犹如一张脆弱的白纸。

  长得一般些也就算了,这副模样指定难看的要死。可偏偏她生得好看……

  墨浔别开目光,可满脑子都是她苍白无力又委屈可怜的样子。

  要不是楚云霓还有一口仙气吊着,这会儿大概真的要被他给气死了。

  “这几日你就好好在钦天监里养伤,宫里我已经让卓迹去找招呼了。”

  丢下这话,墨浔就这么走了。

  楚云霓气个半死,却又无可奈何,就这么在钦天监里住了下来,衣食住行倒是没苛刻着她,只是身边两个伺候的丫鬟不及连翘,一个叫钟灵,高傲的像个主子,一个叫春雨,冷嘲热讽的像个怨妇。

  隔天楚云霓能稍稍抬起胳膊的时候就先给自己做了个检查,好在伤口不深,没伤到筋骨,修养一段时间就行了。

  平日里楚云霓就吃吃睡睡,再看看医书,为了打发日子,她时常往筑心亭那边去,看看药材,又跟墨浔斗斗嘴,日子过的也还可以。

  而今日,她才跛着脚的从筑心亭回来,正好就撞见钟灵和春雨两个丫头从客房里出来。

  见她回来,钟灵依旧是那副高傲,倒是春雨,神情有些不自然。

  楚云霓皱了下眉,“你们去我屋里干什么?”

  春雨轻嘲道:“奴婢们不就是来伺候公主的?公主这房里总是要打扫的吧,不让奴婢们进屋难道是里头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