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九章 挖坑给自己跳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04 2020-11-11 00:05:00

  七公主医术确实好。

  这是何太医在楚帝面前的原话。

  而仅仅只有半个月的时间里,楚云霓就已经把太后的病症治好,不仅如此,太后整个人也越发精神,瞧着都比以前年轻了几岁。

  七公主楚云霓两次治好了太后,这可是大功一件,更是让宫里所有人都点头承认她医术了得这个事实。

  楚云霓从太后宫中离开时特地交代了阿楠嬷嬷,“以后皇祖母但凡有什么情况都要先通知到我那边去,可千万不能这么耽误着了。”

  阿楠嬷嬷颔首,“太后听说你在忙着给国师治病,也觉得自己是小毛病,说不用麻烦太医,也心疼公主钦天监和这边两头跑,这才不小心给耽误了。谁知道一个小毛病竟能严重成这样。”

  又与阿楠嬷嬷交代了一些事情,楚云霓才回了云霞阁。

  还不及与伤势痊愈的连翘好好叙叙旧,楚云霓这小小云霞阁的门就差点儿被人给挤坏了。有打招呼的,说好话的,送礼的,最后还有几个悄悄求诊的。

  当然,来的都是各宫娘娘的宫里的奴才,还有几个是楚云霓从未见过的皇子公主派来示好的。

  活了两辈子的楚云霓哪里会对付这些,连翘就更不懂,看见这么多人早就懵了,主仆二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这么尴尬有不自在的站在云霞阁这小小的院子里。

  “七公主。”

  云霞阁外一道男音,声音有些低沉,又带着些许的力量,轻松的就穿破了进去。

  楚云霓都忘了这个声音,还是连翘认出来,“是卓侍卫。”

  经连翘这么已提醒,那些人都安静了下来,齐齐朝着门口方向望去,想看看既然卓迹来了,那国师墨浔也来了?

  果然,卓迹踏进云霞阁,先是与楚云霓行了个礼,“属下奉国师之令前来叨扰公主,我家主子说公主既然已经给太后诊治过,那明日是不是就能上钦天监来了?”

  众人一惊。

  对了,楚云霓身上还肩负着给国师治腿疾的大事儿呢。

  如此,这帮人面面相觑,自觉的告退离开。

  卓迹把话带到了之后就走了,人一走,楚云霓才反应过来,逮着连翘问:“你这一声卓侍卫叫的有点儿亲密啊。”

  连翘小脸涨得通红,“公主你误会了……只是公主去太后宫中这么多天,我们云霞阁都是卓侍卫来关照的。”

  楚云霓皱眉,“关照?关照我们云霞阁的不是上官睿那小子吗?”

  连翘摇头,“上官世子只来了一天就被国师给撵走了,之后就一直都是卓侍卫在关照着。”

  楚云霓眉心跳了两下。

  撵走?

  上官世子那纨绔又张狂的德行被人给撵走,脸色一定很好看……

  等等!

  楚云霓神情一滞,“你说,墨浔来过了?”

  “来过了,好几次呢。”

  楚云霓像是没听清,“好几次?”

  连翘点头,“墨国师来了好几回,只是公主在太后那边不知道而已。连奴婢身上的伤也是国师亲自带着太医来给奴婢诊治的。”

  楚云霓抿唇不语,心里头又有些计较。

  墨浔能有这么好心?给连翘找太医?

  既然都来了云霞阁也不晓得去太后宫里头看看她?

  回过神来的楚云霓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晃了晃脑袋拍了拍心口,暗叹自己是不是有了被虐倾向,更是打定主意等墨浔那双腿治好了之后就与他划清界限。

  打定了主意,楚云霓又把这几天都快要被她翻烂了的那几本医术翻了出来,端个小凳子,就在院子里的那颗老树下又埋头苦读起来。

  卓迹过来打了招呼之后确实没人再来云霞阁了,无人打扰,楚云霓也乐得清静。

  第二天用过早膳,楚云霓就赶去了钦天监。

  听说墨浔今日被召到了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让楚云霓先等一等。想起上回在筑心亭旁边瞧见的那些药材,楚云霓又找了过去。

  墨浔下朝回来,行至筑心亭的时候,正看见楚云霓卷着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徒手正拔着那些草药。

  “做什么?”

  墨浔这一声裹挟着些许的怒气,楚云霓冷不丁的被吓得一跳。

  她转身,朝着正往这边过来的墨浔挥了挥满是泥土的手,“墨国师下朝了啊。”

  墨浔脸色阴郁,“我就不在钦天监一会儿,你就想把我钦天监的好东西都被拔了?”

  楚云霓赶紧把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全都拔了。”她指着剩下的另外一半,“那边不还留着的嘛。”

  墨浔脸色更加难看。

  卓迹忍不住站出来,说道:“七公主,这些草药可是主子千辛万苦寻来养育多年的,你这一来就给拔了,主子自然心疼。”

  楚云霓浑不在意,“心疼什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两人逐渐升腾起怒气和杀气的目光中,楚云霓悠然解释道:“东西是好东西,但这些与那些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种植。一方是良药一方是毒药,你种在一起,虽然是各活各的,但根茎在土里相连,早已没有了各自的药性。”

  她指着其中一株,又指了指另外一株,“就像这毒蛛,单独一株药性极强,但与碧云花种在一起之后药性会被压制,你叶片上的毒液早就失去了作用,相反却能释放出有毒的气体,像你这样体质虚弱的人闻多了多多少少是会出现问题的。”

  墨浔眸心紧缩了一瞬。

  卓迹神情有些紧张,“七公主所言,这些药材全都不能要了?”

  “不是不能要。”楚云霓指着剩下的那一片未曾动过的草药,说:“这些养在这里对你家主子的伤势就很好。至于那些……找个你家主子不常去的地方重新种起来,以后若是树了什么仇敌还可以拿出来用一用。”

  刚说完这个,楚云霓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这算不算是给自己挖坑跳?

  稳了稳心神,楚云霓大手一挥,“罢了罢了,还是我亲自来吧,免得到时候又出岔子。”

  说罢,楚云霓便问卓迹哪个地方合适,卓迹喊了个人把楚云霓带过去,人刚走远,卓迹就皱眉沉声道:“当初她亲手种下这些草药,还让主子常在筑心亭中静坐修养,可如今七公主这话……我们该信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