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七章 最恰当的时机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29 2020-11-10 00:05:00

  等在外头的楚若澜与皇后两人听到楚帝的这一句话,心下皆是一沉。楚若澜拉着皇后的衣袖,“母后,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皇后没说话,只是冷瞪了她一眼。楚若澜抿着唇憋着泪,忍了一会儿又悄声问皇后,“母后,这也没我什么事儿,要不我就先回去……”

  “皇上!”里头的王贵妃突然一声哭嚎,紧着就看见楚帝沉着一张脸出来了。

  用不着楚帝质问一句,楚若澜就自己跪下了,“父皇,女儿知错了。”

  只听楚帝冷哼一道,“是朕太宠你,所以你也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楚帝从未对楚若澜发过这样大脾气,且她从很少见过楚帝这样严厉。

  “父皇……女儿只是……”

  “闭嘴!”楚帝勃然大怒,“谎话张口就来,你是觉得朕好骗,还是觉得你很聪明?往日你怎么胡闹都行,今天你竟还敢算计到朕的头上来?”

  越来越高扬严厉的语气早把楚若澜吓得手脚发软,不敢反驳顶嘴,就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泣。

  以前楚帝还有些心疼,怒气自然也消了下去,可今天有楚云霓在前,相比较起来,楚若澜这样哭哭啼啼的性子楚帝真真不喜欢。

  皇后知道楚帝的脾气,看出楚帝越来越不耐的神情,忙站出来替女儿说两句话。谁知,楚帝的怒火又铺天盖地的朝着她撒过来。

  “还有你!朕让你做皇后,让你掌管后宫之责,你竟这般纵容王贵妃在后宫目中无人肆意妄为?你这皇后当了有什么用?”

  皇后一惊,忙跪下请罪。

  楚帝正在气头上,现在皇后说是都不好使。

  “云霓还说皇后你仁慈心善,依朕看,你这皇后之位不想坐了就赶紧让开。连个女儿都教养不好,还怎么给朕掌管六宫?”

  皇后脸上的血色退得是干干净净,“皇上,你……”

  楚帝双手负在身后,收回目光,冷漠道:“王贵妃恃宠而骄,出言不逊,去贵妃位,打入冷宫。皇后掌管六宫不善,收回掌管六宫之权。太后身子不适已久,皇后你就带着若澜去子岚庵为太后尽心祈福。”

  楚若澜哭的早已经没了样子,“父皇,那子岚庵要去多……”

  皇后扯了她一把,拉着她跪下谢恩。

  此时,云霞阁。

  楚云霓把连翘带回去,亲自给她看了伤势之后又急匆匆的赶去太医院里拿药。从前太医院都是连翘去跑,今天是楚云霓亲自跑了这一趟,这才知道连翘有多不容易。

  宫里都是看人下菜碟,太医院里也是一样。

  今天楚云霓需要的也不是多名贵的药材,那些个抓药的小宫人一会儿说这个没有,一会儿又说那个没有,要么就是缺斤少两,可一副药里头每一样统共也才一二钱而已,这再缺点那还治什么病?

  她这边连连碰壁,旁边却来了个小宫女,抓的方子里四五样都与她相同,可人家就是齐的。

  楚云霓不满质问,人家却说宫里头的规矩就是这样,不是分前来后道,而是讲究位置高低。

  “不抓是吗?那本公主就自己来!”

  说着,楚云霓闯到药柜前,熟练快速又准确的抓好了自己需要的药材。小宫人急得要去拦,不想楚云霓一个过肩摔,直接将那小宫人摔了个七荤八素。

  拿了药材刚回云霞阁没多久,王贵妃宫中的事情就传出来了,再过了片刻,太医院就有人将楚云霓需要的药材又重新抓了一份,仔仔细细的包好了拿过来。来的还是那小宫人,只是态度明显要殷勤的多,一口一个七公主,听得楚云霓眼皮子直跳。

  小宫人离去前,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七公主以后若是有吩咐直接让人过来说一声就是了,奴才会紧着给公主送过来的。”

  楚云霓都被气笑了。

  她跟前唯一侍候的人就只有连翘,连翘受了伤,她还有谁能使唤的?

  卓迹将消息回禀给墨浔,墨浔丝毫不见意外之色,显然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些。

  并非是料到,而是卜出来的。

  这两年皇后一势太盛,楚帝为了平衡朝廷与后宫才选了个王家的女儿宠至贵妃,一边又将王家给提了上来。可前段时间皇后胞弟犯了错热了圣怒,楚帝已经重罚了皇后娘家。而王家也确实有些能力,在朝中越发得势,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王家会超过皇后一势。

  楚帝已经稳了皇后一势这么多年,心里已经有了把握。可王家,楚帝却没有把握。

  既然没有把握那就早早扼杀,免去后患。

  这就是一国之君,这就是朝廷。楚云霓此番就是个最恰当的时机。

  见他一直在沉默,卓迹犹豫许久还是开口:“主子,要不要属下进宫去请个太医,给七公主那宫婢瞧瞧?”

  墨浔抬起眼眸,“她自己就是个大夫,还需要别人给她的宫婢瞧?”自己说完这一句话,墨浔又冷冷一哼,“她自己这么本事,还能看得上别的大夫?”

  卓迹紧皱眉心,“主子觉得七公主真的能治好你的腿疾吗?”

  墨浔眼眸微陈,良久之后才低沉一句:“她愿意试,那就让她试吧。”

  当天夜里楚云霓就是在连翘屋里头睡的,小丫头半夜还烧起来,楚云霓用冷水浸了手巾给她覆在额头上,没有作用之后又跑去太医院里头抓了些药,又问人家拿了一壶酒,折腾到天亮时候连翘的烧才算是退下去了。

  看着连翘的情况稳定下来,楚云霓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睡了不大一会儿,楚云霓又惊醒过来,赶紧的摸了摸连翘的额头。

  果然,又烧起来了。

  顾不上别的,楚云霓匆匆的又跑出了云霞阁。

  楚云霓有些后悔,自己昨天就该多抓上一些药,省得今天又要跑去太医院。若是这路上再有人找麻烦耽误了她,连翘跟前又无人照顾……

  “楚云霓你站住!”

  听见这个跋扈的声音,楚云霓有些不耐。她脚步不停继续朝着太医院赶去,身后的上官睿却直接跑了过来,伸手一拦,挡住了她的去路。

  “本世子叫你你没听见?”

  “没听见。”楚云霓绕开他,他又继续往前头挡住。楚云霓站定脚步,忍着心里头的浮躁,“上官睿,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官睿冷笑,“楚云霓你还真长本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