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六章 请罪之名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0 2020-11-10 00:05:00

  这一番话说的是滴水不漏,就连楚帝也意外三分。

  他对这个女儿从未留意过,第一次留下印象还是在祭台上。而今天,她这一口伶牙俐齿不仅奉迎了楚帝,还完美的给自己洗脱了罪名。

  真是一点儿错处都挑不出来。

  可王贵妃是贵妃之位,身后有王家支撑,而楚云霓只是个不得宠的公主,打了人家王贵妃,怎么样都要给王家一样交代。

  楚帝眼眸微深,“听说王贵妃都要被你打死了?只剩下一口气了?”

  楚云霓从容达道:“父皇是听谁说的?女儿确实是碰到了王贵妃,可女儿空着两手,只有一个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爬不起来满身是血的贴身宫婢,而王贵妃身边却有十几个宫女陪着。王贵妃金贵,这么多人护着,女儿再有本事也没办法打过这些人吧?”

  说罢,楚云霓磕了个头,“父皇明鉴,如果云霓真的是伤到了王贵妃哪里,女儿死不足惜。”

  此时宫道上,有两行人脚步匆匆正往这边赶来。

  一人身着端庄华贵眉头深锁,一人又是个少女却眼含恶毒。

  “不管那王贵妃现在是死是活,母后你就该趁着这个时候狠狠告上楚云霓一状。毕竟楚云霓那张嘴的本事母后你也见识过了,别到时候让她抢了先机,先在父皇面前把我们给告了。”

  皇后的脚步顿下来,脸色越发难看。楚若澜疑惑道:“母后,你怎么不走了?”

  “不行。”皇后突然往后折去,楚若澜将她拦下,“母后要去哪儿?御书房在那边。”

  皇后摇头,“既然你知道楚云霓那张嘴厉害,那我们现在就不能去你父皇那边。我们现在过去了,反倒不仅仅是她与王贵妃之间的事情了。”

  楚若澜无法理解,“母后你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机会若是错过了,指不定下一回她楚云霓又得多得意呢!”

  皇后却有些恨铁不成钢,“王家在朝中可算是老臣了,就算这事儿楚云霓再有理,你父皇也一定会给王家一个交代的。倒是现在,本宫要先去王贵妃那里。若澜,你先回宫去好好呆着,这事儿别想着再掺和了。”

  看着皇后一行人已经走远,楚若澜不甘的跺跺脚。

  “不让我掺和我偏要掺和。”楚若澜望着御书房的方向,咬牙切齿,“楚云霓,你死定了!”

  楚若澜赶到御书房前,一眼就瞧见了楚帝正在与跪在地上的楚云霓说着什么。楚若澜快步走上去,面上有些惊惶,“父皇,听说王贵妃娘娘她……”

  她斜眼瞪着楚云霓,哼道:“若澜刚从王贵妃娘娘那边过来,王贵妃娘娘她……”

  说着,楚若澜还挤出两滴眼泪来,“父皇,这次七皇妹做的太过分了。”

  楚帝脸色一沉,威严更甚。

  “楚云霓,你以下犯上不识礼数,打伤王贵妃,简直是不把朕放在眼里。按照大楚律例,你当斩。但念在你为太后治好了旧疾,为国师诊腿疾,今就罚你重责二十,禁足一月。”

  听到“以下犯上”这四个字的时候楚云霓都要笑出来了,她知道这一顿罚是少不了的,只是她原以为自己说的这般圆滑世故,且错处也不在她,楚帝想必不会罚的太重。

  但没想到楚若澜来之前楚帝还未有表态,现在因为楚若澜一句话,楚帝真的是一点儿骨肉亲情都不顾,黑白是非都不分了。

  真是可笑。

  更是可悲。

  被压制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楚云霓自行站起来,凛然道:“在哪里行罚?我自己过去。”

  “七皇妹!你怎么敢这么跟父皇说话?你刚刚才犯了错,这会儿竟还敢……”楚若澜一脸惊惶,却掩饰不住嘴角泛起的笑意,戏可谓是足的很。“父皇,七皇妹她其实……”

  “大楚是我们我们楚家老祖宗当年带军踏遍了敌国国土,亲手打来下的。父皇是天子,九五之尊,做父皇的女儿,做楚家的子孙,从来没有畏畏缩缩之人,受罚而已,我自己有腿,可以自己走过去。”

  楚帝皱起眉,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起了这个女儿。

  楚若澜却浑然不管她话中的意思,就只瞧见了她在楚帝面前一点儿不谦卑敬畏的样子,逮着这个又说:“七皇妹你怎么……”

  “罢了。”楚帝冷沉开口,“今日多长些教训,以后在后宫之中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再有下次,朕决不轻饶。”

  楚云霓眉间落下轻松,低头谢恩的时候庆幸自己赌对了。

  看着楚云霓毫发无损的离开,楚若澜恨得差点儿咬碎那一口银牙。

  “父皇你怎么……”

  楚帝侧眸冷睨着她,“你刚从王贵妃宫中过来的?”

  楚若澜神情稍稍一顿,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女儿确实是才从王贵妃宫中过来的。”

  楚帝抬脚往前走,“那正好,你与朕一道再去看看她,顺便给朕讲讲,王贵妃伤成什么样子了。”

  楚若澜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嗯?”

  一个单音,吓得楚若澜再不敢说话,只得跟着楚帝前往王贵妃宫中。

  此时,皇后正在王贵妃殿内端坐着,听见外头的请安声忙站起来,给楚帝请了安,抬起头,瞧见跟在身后的楚若澜后端庄贤淑的神情瞬间变了变。又见楚若澜乖乖巧巧,一点儿也不像是往日的撒娇迎欢,心更是往下一沉。

  楚帝都未曾看过皇后一眼,直接就要去看王贵妃。皇后看似大方,手上却死死的揪着袖子。

  王贵妃见楚帝过来,哭着从床榻上跑了下来,连鞋子都没穿,就这么扑进了楚帝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皇上……七,七公主她,她欺人太甚……”

  “哦?她怎么打你了?”

  王贵妃没注意楚帝冷沉严穆的语气,只顾着哭委屈。“七公主差点儿拧断了臣妾的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就敢行凶,还把臣妾打倒在地上。皇上,臣妾一个柔弱女子哪里是她的对手……皇上,臣妾好怕……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随着一个“啊”字,王贵妃直接被楚帝甩扔在了地上。王贵妃惊慌抬头,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了圣怒。

  楚帝冷冷看着她,“佩凝,起来,把衣服脱了给朕看看,朕的女儿到底是伤到了你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