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五章 再次结怨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8 2020-11-09 00:05:00

  离开了筑心亭,连翘才敢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吓死奴婢了。公主你这胆子也太大了,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什么?”楚云霓还在想着他奇怪的脉象,根本就没留意听连翘说了什么。

  连翘有些担心,“公主,你给国师治病……”连翘仔细的想了想,换了个比较隐晦的问法:“感觉怎么样?”

  楚云霓脱口而出,“保养的挺好。白白嫩嫩,甚至连腿毛都很少。”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连翘捂住她的嘴,“公主你怎么能说这个!”

  楚云霓把那只手拉下来,“我说的是实话啊。”

  连翘饱含热泪。

  国师没把她家公主杀了真是……心太善了。

  主仆二人刚要离开钦天监,又被人给喊停了脚步。楚云霓回身一看,是卓迹。

  卓迹赶过来,递给了她两本书。

  “给我这个干什么?”

  “我家主子说,公主若是不识药性,那就不能他治病。这本医书记载了大楚以及几个邻国的草药,公主带回去仔细看看,把药性都熟悉了才好。”

  楚云霓眼前一亮。

  这可是好东西啊。

  带着这几本医书回了云霞阁,楚云霓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那颗老树下就翻起了医书。连翘在院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她都像是感觉不到,心思就只在那本医书里。

  不知过了多久,看到一处不太明白的地方,楚云霓终于是想得起的喊连翘拿笔墨过来。

  久久不见动静,楚云霓又喊了一声,始终不见连翘后她才觉察不对,屋里屋外都找了一圈都不见连翘的影子,心里一急,只能去云霞阁外寻人。

  宫里找人找物可不能大张旗鼓,若是冲撞了哪个不得了的人,恐怕连翘人没找到,自己又是一身的麻烦。

  楚云霓把连翘有可能去的几个地方都找遍了,依旧没有连翘的影子。正想着先回云霞阁里去等着,没准儿小丫头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不曾想,却听见有人在说:“听见没,打的真惨。”

  “谁让她们云霞阁跟王贵妃有过节呢。啧啧啧,这宫女今天怕是要被打死了。”

  楚云霓脑袋里嗡的一声,身形不稳的慌了两下。扶着宫墙稳住身形,楚云霓忙冲了过去,一把揪着那小宫人的衣领子,“你刚才说什么?”

  自己才问完这一句,她就听见了两声凄厉的挨打喊叫。楚云霓手脚冰凉,甩开小宫人,寻声跑去。

  前头的宫道上,一帮人正堵在那里,那求饶喊叫就是从……

  连翘!

  从人堆里,楚云霓清楚的看见那一片衣角正是今天连翘穿在身上的衣服!

  “住手!”

  她一路跑过去,拉开挡在前头的宫女太监,看着已经后背双腿处都已经被打得渗了血的连翘,心疼又气愤。

  “连翘!”楚云霓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双眼通红,想要把她扶起,又怕弄疼了她。

  连翘虚弱艰难的抬起头,见是她,竟还扯开嘴角笑了笑。“公……主……”

  楚云霓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一道慵懒柔媚又裹挟着嘲讽,“真是主仆情深。”

  楚云霓猛地抬头,怒气满满的瞪着王贵妃。“你为什么打我的连翘?”

  王贵妃冷哼,身边宫女依旧是一副恨不得把鼻孔抬到头顶上的狗仗人势的姿态。“这宫婢冲撞了我们家贵妃娘娘不说,还出言不逊,受罚也是应当。”

  啪!

  楚云霓突然起身,一记耳光狠狠扇在那宫女脸上,把王贵妃一行人都给惊呆了。

  “你……”

  楚云霓打开她那只手,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宫女捂着两边脸躲到王贵妃身后,王贵妃脸色难看,“你竟敢打本宫的人。”

  “人?”楚云霓冷笑,“我还以为是只狗,主子还没说话自己就在那乱叫。”

  “大胆!你怎么骂人呢?”王贵妃瞪着楚云霓,“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你跟我说教养?”楚云霓冷笑,“我是大楚公主,父皇的女儿,被皇后养育,你说我没有教养,是在说我父皇不好?还是说皇后不好?”

  王贵妃脸色一变,一双眼睛赶紧往旁边看了一圈,“你得意什么?那天在御花园是没给你长教训?早知道就该叫人先给你扔到哪个冷宫里,让你自行断气也省得浪费宫里的粮食。”

  不说楚云霓倒真的就忘了,御花园里的事情她还没算账呢。

  “浪没浪费粮食,吃的也不是你家的米,是我们楚家的!怎么,皇后娘娘还健在,你就想着怎么顶上她的位置了?”

  王贵妃先是不屑的笑了笑,心中自然是得意。

  自己比皇后年轻,比皇后美貌,又得楚帝宠爱,总有一天能把皇后拉下后位。

  可转念又觉得不对,楚云霓分明就是在给她下套。

  “你胡说八道什么?”

  等的就是现在!

  楚云霓抓住那只手,稳住胳膊,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就听见王贵妃突然尖叫起来:“断了!本宫的手……断了!”

  众人惊呼中,楚云霓又扣住她的另外一只手腕,指尖扣在她的神门穴上,穴位的酸胀疼痛瞬间袭来,还未等王贵妃反应,楚云霓又顺势抓着她那只手见她拽到自己身边,一手抓住她腋下一寸,狠狠往里一扣,大指用力一按,只见王贵妃脸色瞬变,身子就这么软下去。

  众人大惊!

  七公主杀人了!

  王贵妃的人面面相觑,却无人敢上前去。楚云霓就这么站着,冷眼睨着无力躺在地上的王贵妃。

  “我的人,不是谁想打就能打的。再来找我云霞阁的麻烦,今天这样的,我楚云霓加倍奉还!”

  ……

  事情就这么闹开了去,在楚帝收到消息踏出御书房时,一眼就看见了跪在外头的楚云霓。

  楚帝勃然大怒。“你竟还有脸过来!”

  “女儿过来请罪。”说罢,楚云霓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眸坦坦荡荡,不卑不亢。“可女儿没有错。”

  “你放肆!”

  “王贵妃行事乖张,父皇也是知道的。王贵妃种白色海棠要给皇祖母送寿礼,女儿发现私劝,王贵妃还到我云霞阁闹事。今日又借口我云霞阁宫女连翘冲撞了她,动私刑,血染宫道。女儿知道父皇国事繁重一心为民,后宫事宜都是以皇后做主。可皇后娘娘心善,从来不舍得重罚,以至于王贵妃恃宠而骄。如今女儿僭越冲撞了王贵妃娘娘,所以前来请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