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四章 奇怪脉象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2 2020-11-09 00:05:00

  大概也是看出了她的紧张,连翘安慰道:“公主你放心过去,若是国师敢对你乱来你就大声喊,奴婢能听见的。”

  听见有什么用,你又打不过他……

  楚云霓稳了稳心神,一步步走向筑心亭。

  越靠近,楚云霓就越好奇。

  这钦天监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不过一个偏远亭子,两侧的花围里种的并非是花草,而全是草药。

  而这些草药有些她认识,有些又从未见过,不知道是个什么药性。

  “这是东英草,可以活血化瘀。”亭中墨浔突然出声。见她望向自己,他修长好看的手又指向另外一株叶片圆润却微微泛墨色,背面带霜的药材,“那是毒蛛,听着可怕,却是一味解毒的良药。”

  楚云霓好奇的蹲下来,伸手要去摘,又听那道清冷悠悠道:“它叶片自带毒液,虽然能解毒,但它其实也是一味毒药。”

  卧槽。

  楚云霓赶紧把手收回来,怒瞪着墨浔。

  “你故意的?”

  墨浔轻嘲:“怎么这些东西你都没见过?你不是个大夫吗?还用得着本国师来提醒?”

  大夫是正经大夫,但这些稀奇古怪的药材她确实是没见过……

  她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再实话实说,“我没用过这些药材,自然不知道药性。”

  她走上筑心亭,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好奇的打量着地上的药材。

  墨浔等了片刻不见她有什么动作,稍稍皱了皱眉心,“公主不是来给本国师治病的?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

  “啊?”楚云霓愣怔的看着他,怕是自己听错了。“你愿意让我给你治腿?”

  墨浔眼中多了几分冷意,“你以为本国师请你来钦天监是为了赏花的?”

  楚云霓笑起来,“那倒不是,赏花我去御花园就是了,何必大半夜的巴巴跑来你的钦天监。”

  后头这一句话被她说的是磨牙切齿,倒是又让墨浔心里头畅快了一些。

  见她一脸怨气的走到自己身边来,墨浔睨着她,“做什么?”

  “做什么?”楚云霓一把将他的手腕抓起来,“给你治病!”

  脉象……

  墨浔突然把手给收了回去,猛地力度和猝不及防的动作让楚云霓差点儿从他面前摔出去。

  “不必了。”

  楚云霓:!!!

  不必了?

  “国师大人。”楚云霓指了指自己还缠着纱布的脑瓜子,“我是个病人,大半夜的赶过来给你看病,等到了现在才终于见着你的大驾,给你看了病我还要回去养伤呢,你别任性了好不好?”

  任性?

  墨浔都要被她给气笑了。

  不管是从小到大,又或者是站在今天这么高的位置上,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对他说“任性”这个词语。

  “你……”

  未等墨浔把话说完,楚云霓又再次把他的手给拉了过来,温暖有柔嫩的手指触碰到他的冰凉时,让墨浔下意识的把手缩了缩。

  楚云霓有了些燥意。

  一个大男人,皮肤怎么这么好……

  “别动。”

  这脉象……好奇怪……

  可要说哪里奇怪她又实在说不上来。

  算着她已经诊完了脉,墨浔便把手收了回来。楚云霓眉心拧成了疙瘩,“你这腿是怎么伤的?”

  刚问完这一句,楚云霓就瞧见墨浔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眼中倏然变得森冷。

  楚云霓心口一窒,“我就是随便问问,如果能知道是怎么受的伤,治起来也方便一些。”

  墨浔冷眸望着她,又一言不语,看得楚云霓后背有些发凉。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腿?”

  楚云霓动了动,还没等说什么,又听他紧着问:“你有几分把握?”

  她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没把握。”

  墨浔笑得有些嘲讽。“你在消遣本国师?”

  楚云霓正了颜色,“你这脉象实在奇怪,我从未遇到过。另外……”她盯着墨浔那一双腿,“你把鞋袜脱了,再把裤腿拉起来给我看看。”

  墨浔直接黑了脸。

  “怎么,原来你是借着看病的幌子,想要占我便宜?”

  楚云霓神情微妙,“你当我是楚若澜那个花痴?你长得是漂亮,但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高大的威猛的真男人,而不是你这种娇滴滴的小白脸。”

  她蹲下身子,伸手就要去帮他脱鞋,谁知在她还未触碰到那只脚时,墨浔已经抬脚,作势要把她踢出去。

  楚云霓抬手将他的膝盖摁住,又在他的腿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

  “都说了让你别动。”

  ……

  筑心亭外的卓迹,以及不远处的等着的连翘瞬间脸色大变。

  七公主刚才是打了国师大人?

  国师,被七公主给打了?

  别说卓迹跟连翘两个人,就是墨浔自己也不敢相信,他堂堂一国国师,连楚帝也要客气三分的墨浔,被人给打了?

  还是个女人?

  一个草包女人?

  怒气升腾而起,墨浔运起一掌,只要这一掌下去,楚云霓天灵盖都得给震碎了。

  “莫非是毒性所致?”

  墨浔已经抬至半空中的手猛地僵住,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霓,“你刚刚说什么?”

  楚云霓尚在疑惑,并未注意到他的动作,“就刚才的初步诊断来说,你这腿脚并不像是外伤所致,骨骼发育健全,也不能是先天就这样。如此,那就可能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中毒所致。”

  说罢,她又摇摇头,“不过还不能下定论,还得要再仔细诊一诊再说。”

  这一番结论说完之后,楚云霓也没歇着,竟是又在他那一双腿伤上上下其手。一会儿捏捏这里,一会儿又摸摸那里,美曰其名,治病。

  连翘离的远,没有卓迹这么近的距离能清晰且强烈的感受到墨浔要杀人的气息,但他们都看见,七公主不仅打了国师,现在还占了国师的便宜。

  “够了。”

  在她那只手无意的想要继续攀升,继续探究病症原因时,墨浔突然甩开了她的手,动作极快的将衣裳扯下来盖上自己的腿脚,一边又转动轮椅背过身去,“今天就这样,你滚吧。”

  滚?

  楚云霓绕到他跟前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那张脸,“你脸怎么红了?”

  墨浔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几乎是磨着后牙槽,渗渗的冷音从嗓子里挤出来,“再盯着我看,我现在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楚云霓轻咳一声,“不看就不看,凶什么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